梁静飞律师网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梁静飞律师

  • 服务地区:河南-郑州

  • 主攻方向:债权债务

  • 服务时间:00:00-23:59

  • 执业律所:河南焕廷律师事务所

在线咨询 收藏 3人关注

法律咨询热线|

15538185925点击查看

打印此页返回列表

平静安详中的震撼——注射死刑的执行全过程

发布者:梁静飞律师|时间:2018年03月12日|分类:律师随笔 |636人看过

一、验明正身

       

   今天,4月2日,为期三周的实习的倒数第二天,我有机会跟着检察院的检察官观看了注射死刑的执行全过程。  
   济宁十二县市死刑犯今天集中统一行刑,在曲阜的注射死刑刑场进行。昨天我的指导老师程处长问我要不要跟她一起去执行,负责案件的检察官要去验明正身、监督死刑的执行,我毫不犹豫又带好奇的答应和她一起去。但心里还是有一些小小的不安,也许死亡本身并不可怕,死亡带给人们的冲击才是最恐怖、最震撼的。  
   7点半,我跟着4位检察官乘坐两辆“检察”警车从检察院出发去看守所提犯人和验正身。去往看守所的路上,多了好多喷着“检察”、“公安”或“法院”字样的警车,程处长告诉我,死刑一般每年集中执行两次,规模很大,参加人员非常多,一会去刑场的时候,会有非常长的警车车队,沿途会有许多围观的人,还会有罪犯家属追着警车跑的情况,那场面是相当壮观。所以我在实习期间便有机会参加执行,运气真的很不错,有很多检察官工作好多年,因为接触不到大案子,还没有机会参加。这一点来说,我作为一个实习生,的确很幸运!  
   来到位于济宁市北郊的看守所,远远望去已经是人山人海,周围的居民把道路两旁全部挤满,一向紧闭的看守所大门也敞开了迎接公检法的人员,大门口站着的那些望眼欲穿的人们,程处说他们大多数是犯人家属,来见亲人最后一面的。看着那些焦急等待的人们,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抛开那些人是死刑犯的因素,作为亲人,他们的内心一定也是痛苦和不舍的,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他们很可怜。  
   提审等候区和外面广场上到处是背着实枪核弹候命的法警和武警。程处他们负责提中区和任城的犯人,剩下的由各县市提出之后押往刑场。在那些拿着许多粗麻绳的法警进入羁押区之后,等了大概15分钟,三名五花大绑的犯人被带了出来。现在济宁市的做法是提前不告诉犯人执行时间,只在执行当日才向其宣布最高院批准的执行令(不知道其他地区的法院程序是怎样的)。第一个被押入提审室的犯人是一个年龄不大的男生,在核实了他的身份向他宣布执行令之后,我突然发现他竟然比我还小1岁,当时心里咯噔一下,这样的年龄,居然已经是一个杀了两个人的杀人犯,已经是一个即将被执行死刑的人。不大的小房间,我就站在他的正前方,当我在记录完核实情况之后,我看了他的一眼,他的眼中没有恐慌,但是有不服气的神色。宣读完毕执行令之后,中级法院院邵庭长问他还有没有最后要说的,他说他不应该死,他前两天刚把两封检举信递交上去,他有立功行为。接着,他要求所有法警全部离开这间提审室,只留下邵庭和负责他案子的程处以及我这个记录人员,然后向我们说明了他检举的情形。这时,我忽然明白了他眼中的那抹不服气的神情的原由。我想,内心深处的求生欲还是很旺盛的吧,他还是不想死的……这一刻,我很同情他,我不知道当时我是否希望他有机会被免除死刑,但却确实的感受到了他对生的渴望。是啊,他才21岁。那一瞬间,我好想问他,你举起杀人的砍刀时,可曾想过生命的美好呢?  
   邵庭和程处去核实检举事情之后,我便跟着张处长、刑二庭庭长去核实第二名犯人。这名犯人是一个中年男子,罪名是持枪杀人。他对执行死刑的事情没有异议,庭长问他有没有什么要求,想不想抽烟或者吃点什么,他很平静,对所有人笑了笑,只要求见一见自己的家人,和监狱一名负责看守他的警察。庭长拍拍他的新西装,安慰他说,看老婆买的新衣服多合身,一路上走好啊,下辈子好好做人。他在笑,但是眼里却有泪……不一会,家属被带了进来,是他的妻子和二哥。哥哥紧紧抱着弟弟,说,没事,没事,走好,二十年后又是一条汉子。这让我想起了阿Q行刑的情形。犯人笑着流泪说,下辈子还想做你弟弟。他的妻子也在一旁流泪,一句话都说不出口。这时,看守的警察进了房间,他却突然向那名警察跪了下来,谢谢您的照顾,对我这么好,来生再报恩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时,大家仿佛不再强调他是一个杀人犯,而是一个马上要死去的人。我实在受不了当时的那种环境,做好记录之后连忙出了提审室。第三名犯人,我实在没有勇气再去看再去做记录再去经历那种生离死别的场面。他们是可恶可恨但也是可怜的,至少在这一刻,他们是可怜的……  
   在等候区见到程处,我告诉她我实在不想再看了,顺便问了一下第一个犯人的情况。第一名犯人在法律上不构成立功,因为他的检举无法核实真实性,我心里又沉痛了些,挣扎了,但终究还是要死。程处说我第一次参加执行,心理上承受不住很正常,于是派了法院的一名书记员跟去记录。看着门外那些哭着的等着的人们,心情实在很阴郁。  
   验明正身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9点钟,犯人们带上头罩分别被押上了法院的警车。这时,门外等等候的人们突然大哭起来,想冲进看守所内部却被一排法警们拦住。公安局的开路警车打开警笛呼啸而去之后,各单位的警车也开始一辆接一辆驶出。那些家属边哭边追着警车跑,法警拦都不好拦。我坐在警车里看着他们,内心的震撼让我忍不住想哭……张处说,你想想那些被害人。我心里明白,在判处死刑如此严格的现在,这些犯人一定是罪大恶极才会如此,那些被害人,他们遭到了更残忍的杀害。比起悲惨死亡的被害者们,他们的死已经是非常仁慈,不应该在同情他们。所以我一直不明白,我同情他们的原因是什么……  

 

二、开赴刑场

                 

   市区共有20辆车左右去刑场。一路警笛不断,没有停红灯,没有任何停顿。一向很喜欢警笛声的我,此刻只能认为警笛是在为他们送行。沿途果真有许多围观的观众,出了济宁市区之后便没有围观人员了,也有那名死刑犯的妻子和兄长开车在旁边跟着车队。我们走的这条路一路旁边开满了各种花,但是那些被戴上黑色头罩的犯人们,再也看不到了……  
       这次执行死刑,我带了照相机准备拍些照最为实习的记念,但是由于在看守所、刑场以及执行室的照片不能外泄,所以只能贴一些在路上拍到的照片。照片全部使用了高速镜头,可能不清晰。(略)  



三、注射死刑的执行

 

身心俱疲,明天写吧。受苦难的灵魂啊,安息吧!

0 收藏
在线咨询

律师号码归属地:河南 郑州

点击查看完整号码 15538185925

相关阅读

  • 全站访问量

    3113758

  • 昨日访问量

    5168

技术支持:华律网 - 版权所有:梁静飞律师

Copyright©2004-2018 ICP备案号:蜀ICP备05003493号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会员介绍、亲办案例等信息,由会员律师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其本人负责,华律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