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渊跃律师网

重大合同纠纷律师网,以敬业服人。专注提供合同纠纷的多维度解决方案。

金渊跃律师

  • 服务地区:查看服务地区

  • 主攻方向:合同纠纷

  • 服务时间:00:00-23:59

  • 执业律所: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

在线咨询 收藏 0人关注

法律咨询热线|

18817562738点击查看

打印此页返回列表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可向售假的平台内经营者索赔(案例评析)

发布者:金渊跃律师|时间:2018年09月13日|分类:律师随笔 |30人看过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可向售假的平台内经营者索赔(案例评析)


    在网络平台开店铺的时候,作为店家往往需要点击勾选《服务协议》或者《平台服务协议》,否则无法进一步注册。

    多数情况下,包括平台在内的合同主体均会选择忽略该协议。对平台而言,该协议的目的在于规避法律风险。而并没有意识到,该协议自一定时期可以作为维权的法律依据。

    现在我们看一则最高院公布的典型案例((2017)沪01民终13085号)。看看淘宝平台是如何基于《服务协议》向平台内售假的用户维权索赔的。

2009年许某在淘宝平台注册为用户,开设一家名为“XX酒坊”的淘宝店,该店铺以优惠价格出售某知名品牌白酒。

    后来,经过某知名酒厂通过取证,发现该酒坊存在售卖假冒其商标的白酒的行为。因此,酒厂通过诉讼,最终确认该酒坊售假行为,并向该“XX酒坊”所有人索赔数万元赔偿。

    期间,淘宝平台成为连带的被告。虽然最终没有承担侵权责任,但是淘宝也花费了3000元律师费。

      为此,淘宝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以自身的商誉受损,并且为维权支付了合理的律师费为理由,起诉“XX酒坊”的店主许某。主张损失赔偿10万元,合理的律师费支出等2.3万元

      本案一审在上海松江区人民法院处理,松江法院以许某已经因商标侵权支付赔偿款为由,综合法院判决许某向淘宝公司赔偿损失2000元,判令许某向淘宝公司支付合理律师费等合理的成本13000元。

      淘宝公司和许某均不服,上诉至上海市一中院。最终,法院判决许某向淘宝公司赔偿损失20000元,支付合理支出23000元。中院的理由是,本案是基于《服务协议》作出的索赔,并非基于侵权,因此,知名酒厂向许某的索赔与本案的赔偿没有关系。

      一中院支持索赔的依据是:根据《服务协议》的约定,1、许某已经接受《服务协议》的约束:《淘宝服务协议》特别提示用户完成全部注册程序或激活程序后,或以其他淘宝允许的方式实际使用淘宝平台服务时,即表示已充分阅读、理解并接受协议的全部内容,并与淘宝平台达成协议。该协议内容具体确定,表明经用户承诺,淘宝公司即受该意思表示约束,故协议内容已构成合同法上的要约。许某自2009年注册为淘宝用户后,一直使用淘宝平台服务,通过其行为作出承诺,接受《淘宝服务协议》,与淘宝公司建立合同关系。

上述《服务协议》中的格式条款,不存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之情形,亦未免除义务人的责任、加重权利人的责任或排除权利人的主要权利。为有效约定

许某在服务协议条款变更后仍继续使用淘宝平台服务,应视为其对变更后条款的认可。在本案庭审中,许某亦自认上述协议的效力。基于此,本院认为,2014年的《淘宝服务协议》和2015年、2016年的《淘宝平台服务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之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

      关于淘宝公司的索赔依据:一中院认为——2015年的《淘宝平台服务协议》第6.3条约定,如用户的行为使淘宝及/或其关联公司、支付宝公司遭受损失(包括自身的直接经济损失、商誉损失及对外支付的赔偿金、和解款、律师费、诉讼费等间接经济损失),应赔偿淘宝及/或其关联公司、支付宝公司的上述全部损失。

      上面已经明确了商誉损失、律师费均属于可以追索的损失范围。

许某在使用淘宝平台服务时,应当预见售假行为会对商品权利人、消费者以及淘宝公司产生损害。商誉和品牌是经营者本身以及经营者提供商品或服务过程中形成的一种积极社会评价。商誉可以体现在商品、商标、企业名称上,能够在生产经营中变现为实际的商业利润,具有显著的财产属性。因此,淘宝公司要求赔偿商誉等损失的主张具有相应的依据。

但因为原告的商誉损失计算依据不足,因此综合考虑淘宝平台淘宝公司的市场知名度,许某经营时间、规模、商品种类、价格与利润等因素,酌定20000

另外,一中院认为,打假和净化网络购物环境不单是第三方交易平台经营者的责任,平台内经营者和平台经营者均有规范经营的义务。许某销售假冒的品牌白酒,影响公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妨害市场秩序,损害公平竞争,本院综合考虑淘宝公司的市场知名度,许某经营时间、规模、商品种类、价格与利润等因素,酌情确定许某赔偿淘宝公司损失20,000元。

许某不履行《服务合同》合同义务,在履行义务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后,对方还有其他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淘宝公司因许某售假而在徐汇法院被诉,产生律师费3,000元,该支出在合理范围内,也不因知名酒厂公司撤回对淘宝公司的起诉,费用就消失。鉴于淘宝公司与许某签订的合同中明确约定律师费等间接损失由违约方承担,淘宝公司提供了相应发票佐证本案律师费支出为20,000元,系争的律师服务收费亦不违反相关禁止性规定,许某作为违约方,应当承担该笔费用。

最终,法院判决许某承担20000元的损失赔偿,同时向淘宝公司支付23000元的合理支出。

案例评析:

本案的公布,实际上解决一个问题,在平台内售假的商家,作为平台方可否基于《平台服务协议》进行索赔。

根据本案例,自协议作出明确约定的情况下,是可以向售假的商家进行索赔的。

另一个值得借鉴的是,售假商家在向知识产权权利方承担责任以后,是否可以减轻其对平台的违约责任。根据本案例,也可以得出,两者的索赔依据不同,主体不同,因此不存在综合考虑的情形。

以上是关于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相关案件的案例评析。

 

金千恒2018913日星期四


0 收藏
在线咨询

律师号码归属地:上海

点击查看完整号码 18817562738

相关阅读

  • 全站访问量

    29176

  • 昨日访问量

    45

技术支持:华律网 - 版权所有:金渊跃律师

Copyright©2004-2018 ICP备案号:蜀ICP备05003493号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会员介绍、亲办案例等信息,由会员律师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其本人负责,华律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