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办案例当前位置:首页 > 亲办案例

成功案例:未登记结婚,彩礼是否应当返还?

2021年10月14日 | 发布者:何立武 | 点击:294 | 0人评论举报
摘要:案情简介原、被告于2018年8月份经人介绍认识,于2018年10月份确定恋爱关系开始同居生活,××××年××月××日按照农村习俗摆酒,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也未生育有孩子。2020年8月份,双方分手...

律师观点分析

案情简介

原、被告于2018年8月份经人介绍认识,于2018年10月份确定恋爱关系开始同居生活,××××年××月××日按照农村习俗摆酒,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也未生育有孩子。2020年8月份,双方分手,被告搬离原告家。

2019年4月9日,原告给予被告彩礼60000元,2019年4月22

日,原、被告共同前往贺州市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被告名义购买一辆车牌号为桂X×××××东风XX家用轿车,该车车款为108000元、车辆保险费(2019年度)5258.21元。原告给予被告的彩礼60000元,被告全部用于购买该车。

原告于2019年4月22日通过银行转账方式支付购车款30000元、通过微信转账方式支付购车款20000元,被告于2019年4月22日通过微信转账给原告21000元、现金支付原告9000元用于支付购车款,即2019年4月22日原告支付的购车款中有30000元系属于被告出资。2019年4月18日,原告微信分两笔转账被告5200元用于支付车辆保险,被告于当日通过微信缴纳车辆保险费5258.21元。被告认可除了彩礼60000元、双方另出资的合计50000元外,购买该车的所需的剩余全部费用(含车辆保险费、车辆购置税等)均由原告出资。2020年8月21日,被告将该车以90000元价格转让给他人,并在转让款中支出1000元过户费用,现该车转让款89000元受让人已支付被告。

双方恋爱同居生活期间,原告通过微信、支付宝转账方式向被告转账如下:2018年10月29日28700元、11月10日900元、1100元、11月20日4000元,2019年4月12日1000元、4月18日4700元、500元、5月28日4200元、9月30日4500元、10月31日4560元、12月9日3000元,2020年3月15日1000元。对于上述款项,双方均认可2018年10月29日的28700元用于归还被告因整容所欠银行的债务,2018年11月10日的两笔合计2000元属于赠与,2018年11月20日的4000元用于支付被告学习化妆的报名费,2019年4月12日的1000元用于购买床,该床现存于原告家中,2019年4月18日的4700元、500元合计5200元用于购买车牌号为桂X×××××车辆2019年度保险,2019年5月28日的4200元用于支付被告父亲为原告家装修防盗网及铁棚的人工及材料费,2019年12月9日的3000元当日已经返还。被告认为原告2019年9月30日及10月31日转账的两笔款项系其个人工资,是因其身份证过期暂时无法办理,在其要求下用人单位将工资转入原告账户后再由原告转付;原告2020年3月15日转账的1000元是对被告母亲生日的赠与。

法院认为:

按农村习俗,男方给付女方彩礼主要是用于女方办理婚宴和购置嫁妆。

原告给付被告的60000元彩礼应属于附条件的赠与,其所附条件应是双方以“夫妻身份”共同生活。原、被告经自由恋爱后同居生活,并按照农村习俗摆酒设宴,购置了嫁妆,后双方与原告家人共同生活了一年多时间,被告实际已对外宣示其系原告“妻子”身份,双方同居生活时间较长,应视为原告给付被告60000元彩礼所附条件已成就,且双方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均有过错,因此,对原告诉请被告归还彩礼60000元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对于原告诉请被告返还购车款的问题。原、被告系共同出资购买车牌号为桂X×××××车辆,而非被告向原告借款购买该车,虽车辆登记在被告一人名下,该车实际属于原、被告共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零三条“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没有约定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除共有人具有家庭关系等外,视为按份共有。”的规定,该车辆应属于原、被告按份共有,原、被告已解除同居关系,原告诉请被告归还购车款,实属请求分割该共有车辆,现该车已转让他人,所得车辆转让款89000元应按双方出资比例予以划分。现双方均认可车辆车款为108000元、

2019年度车辆保险费5258.21元,但购置该车所需支出的购置税等其他费用双方均未向法院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双方均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法院酌情确认购买该车总出资额为120000元,其中90000元(60000元彩礼+30000元)属于被告出资,剩余30000元(120000元-90000元)属于原告出资。车辆转让款已由被告全额收取,被告应支付原告车辆转让款22250元(30000元÷120000元×89000元)。

对于原告诉请被告归还其所转账款项的问题。原告认可其转账的2018年11月10日的两笔合计2000元属于赠与,2019年5月28日的4200元用于支付被告父亲为原告家装修防盗网及铁棚的人工及材料费,2019年12月9日的3000元被告当日已经返还。原告诉请被告归还上述款项没有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原告认可其转账的2019年4月12日的1000元系用于购买床,该床现存于原告家中,对原告诉请被告归还该1000元,法院不予支持。原告认可其转账的2019年4月18日的4700元、500元合计5200元用于购买车牌号为桂X×××××车辆2019年度保险,该数额已经计入车辆价值,且车辆价值已作划分,原告诉请被告归还该两笔款项,没有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原告转账的2018年11月20日的4000元,虽系用于被告学习化妆的报名费,因当时双方已同居生活一段时间,且双方初衷是希望两人能携手一生,被告学习化妆技术是为了两人日后更好的生活,因此,对该笔费用性质法院采纳被告的抗辩意见,该笔费用属于原告对被告的赠与,对原告诉请被告归还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原告转账的2019年9月30日、10月31日两笔款项,被告抗辩属于其个人工资且提供相关证据予以佐证,对其抗辩意见,法院予以采纳。对原告诉请被告归还该两笔款项主张,法院不予支持。原告2020年3月15日转账的1000元,被告抗辩称系对被告母亲生日的赠与,被告该抗辩主张符合日常生活常情,对该抗辩意见,法院予以采纳,对原告诉请被告归还该款项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原告转账的2018年10月29日28700元,双方均认可系用于支付被告在认识原告前因整容所欠银行的债务。被告虽抗辩主张该费用系原告为追求被告的赠与,但未提供证据支持该抗辩主张,法院对该抗辩意见不予采纳,且该费用系用于归还被告个人所负债务,完全由被告个人受益,因此,对原告诉请被告归还整容费28700元的主张,法院予以支持。

法院判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零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车辆转让款22250元;
被告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整容费28700元;
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更多
我要评论共有0人参与 , 已有0人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华律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最新评论
何立武律师 入驻8 近期帮助过:7934 积分:20147 好评率:100%

温馨提示:
尊敬的用户,您可以通过华律网的一对一咨询单咨询何立武律师。如果您的案件比较紧急建议您直接拨打何立武律师电话(18978437704)寻求帮助。

法律咨询热线: 18978437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