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8帮助人数
  • 100%好评
沈诚律师 入驻1
分享
18516707377 (电话咨询律师请说明来自华律网)
律师随笔>Successful Cases

公报案例「银行办理业务应尽到最大的注意和风险提示义务」

2018年08月15日 | 发布者:沈诚律师 | 点击:30次 | 0人评论
摘要: 公报案例「银行办理业务应尽到最大的注意和风险提示义务」|民商法咖啡豆伊立军与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盘锦分行银行卡纠纷(2017)最高法民再174号判决:伊立军与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盘锦分行银行卡纠纷“银行作为办理金

公报案例「银行办理业务应尽到最大的注意和风险提示义务」| 民商法咖啡豆

伊立军与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盘锦分行银行卡纠纷


(2017)最高法民再174号判决:伊立军与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盘锦分行银行卡纠纷


 银行作为办理金融业务的专业机构,在为自然人办理储蓄等业务时,居于明显的、支配的优势地位,而自然人则处于相对的、被支配的弱势地位,故银行工作人员在为客户办理业务时,理应严格遵守工作流程和业务操作规范,尽到最大的注意和风险提示义务。




01

本案的基本事实


2011年4月份,伊立军经人介绍认识李某,李某伙同刑事案件被告人周某等人以给付高额利息为诱饵,编造工商银行回报高额利息吸纳储户存款、工商银行有投资项目需要吸纳资金的虚假事实,骗取伊立军的信任,授意伊立军在工行盘锦分行盘山支行××路储蓄所开立账户。

    

伊立军于2011年4月26日15时44分在××路储蓄所开户(账号为07×××××即卡号为62×××××),该账户于当日15时50分被开通网银(该网银储户签名并非伊立军本人所签,而且工行盘锦分行称没有领取U盾手续)。

    

当日伊立军向该账户内存入400万元人民币,2011年5月13日,伊立军向该账户内存入200万元人民币,共计存入600万元人民币,该账户内的600万元存款自2011年4月26日至2011年5月14日通过网银转出599.901万元,余额601.07元。

    

伊立军又于2011年6月28日10时55分在××路储蓄所开户(账号07×××××,卡号为62×××××)。该账户于当日11时7分被开通网银,但伊立军仅在开通网银的《中国工商银行个人客户业务申请书》上签了字,并未签字领取U盾。(伊立军开户之前,原网银被注销,注销手续上的签名也不是伊立军本人所签,该手续上“卡丢失注销网银”几个字系工行盘锦分行负责为伊立军办理开户业务的柜员赵某承认是其所写)。

    

伊立军于2011年6月28日至2011年11月11日期间先后九次向该账户内存入共计850万元人民币,通过网银共计转出849.946万元,余额256.12元。

伊立军在同一储蓄所开立两个账户共计存入人民币1450万元。

    

伊立军于2011年4月26日和2011年6月28日开立的均是活期储蓄存款账户。

    

李某以网上银行转账或支付的方式将伊立军的存款取走共计1449.847万元。

    

李某共计向伊立军支付“利息”310万元。伊立军在工行盘锦分行处开立账户时李某是工行盘锦分行的工作人员,后被工行盘锦分行解除劳动关系。


02


本案判决

一审判决:

一、工行盘锦分行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给付伊立军存款人民币1139.847万元(1449.847万元-310万元)的60%即683.9082万元,并按中国工商银行同期同类活期存款利率支付上述存款利息(其中:400万元从2011年4月26日起计息,199.901万元从2011年5月13日起计息,840072元从2011年11月11日起计息,至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如工行盘锦分行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驳回伊立军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判决:

一、撤销一审民事判决主文第二项;

二、变更一审民事判决主文第一项为:工行盘锦分行于二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伊立军存款人民币923.8686万元,并按中国工商银行同期同类活期存款利率计付上述存款至二审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的利息(其中400万元自2011年4月26日、199.901万元自2011年5月13日、323.9676万元[(849.946-310)×60%]自2011年11月11日起计息);

三、驳回伊立军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工行盘锦分行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108800元,由工行盘锦分行承担69310元,伊立军承担39490元;鉴定费用的承担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108800元,其中75554元由工行盘锦分行承担,33246元由伊立军承担。


再审判决: 

综上所述,伊立军的再审请求部分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判决如下:
一、撤销辽宁省盘锦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盘中民一初字第00035号民事判决;
二、撤销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辽民终502号民事判决;
三、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盘锦分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伊立军人民币1134.4475万元,并按中国工商银行同期同类活期存款利率计付上述存款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的利息(其中400万元自2011年4月26日、199.901万元自2011年5月13日、534.5465万元[(849.946-310)×99%]自2011年11月11日起计息);
四、驳回伊立军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盘锦分行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08800元,由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盘锦分行负担107712元,伊立军负担1088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68474元,由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盘锦分行承担166789元,伊立军负担1685元;鉴定费47700元,由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盘锦分行负担47223元,伊立军负担477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03


案件评析


再审审理归纳了三个争议焦点,分别为:

    

一、工行盘锦分行与伊立军是否存在储蓄存款合同关系。

    

最高院的论述值得赞同:

本院认为,伊立军的真实意思表示是将款项存入银行以获取高额利息,伊立军与银行之间的储蓄存款合同关系从银行接受伊立军的存款并交付存款凭证之时起即告成立。虽然伊立军是在李某通过编造存款有高息回报诱骗的情形下将案涉款项存入银行,但该情形并不影响伊立军与工行盘锦分行之间储蓄存款合同的合法有效……工行盘锦分行向伊立军出具的银行借记卡,即为双方间储蓄存款合同关系成立的直接证据。根据伊立军向工行盘锦分行申请开立活期储蓄账户,工行盘锦分行为其开立账户并出具银行借记卡,伊立军向该银行卡存入款项的事实,本院认定工行盘锦分行与伊立军之间的储蓄存款合同关系成立。

 

    

二、案涉存款被转走的责任应如何划分。

    

二审法院认为对于存款的转走,双方均有责任,在最终判决时,认为一审法院认定2011年4月26日开通的网银发生的损失存款损失,由储户按40%比例承担相应责任,依据不足;但对于2011年6月28日开户后的存款损失,认为银行承担60%的责任,储户承担40%的责任比例并无不当。

 

对此,最高院并不认同,以长篇而又详实的说理,论述了银行作为办理金融业务的专业机构,在为自然人办理储蓄等业务时,居于明显的、支配的优势地位,而自然人则处于相对的、被支配的弱势地位,故银行工作人员在为客户办理业务时,理应严格遵守工作流程和业务操作规范,尽到最大的注意和风险提示义务。最高院认为:“本案中,伊立军于2011年4月26日并未开通网上银行业务,不应对该日开通的网银造成的损失承担责任;但对2011年6月28日开通的网银,伊立军没有尽到理应与其自身预期获得收益业务相应的、合理的、谨慎的注意义务,其对该次存款中大部分款项被犯罪分子通过网银转走应承担1%的责任,而工行盘锦分行在对储户存款负有严格安全保障义务下,没有尽到严格内部管理的义务,致使内部管理出现漏洞,工作人员严重违规操作,没有尽到最大的注意和风险提示义务,其应承担99%的责任。”

    

说理部分颇为精彩,现全文摘录如下:

“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六条规定:“商业银行应当保障存款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侵犯”。银行对储户存款具有安全保障的法定义务。在信息化、电子化、科技化时代背景下,社会得以迅猛发展,社会分工越来越精细,社会关系越来越复杂,社会公众对专业化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现代商业银行作为吸收公众存款、发放贷款、办理结算等业务的企业法人,专门的金融机构,其不仅具有传统的经济功能,而且承担了大量的社会功能;借力科技,开拓了许多新业务,既提高了自身的竞争力,又服务了社会和客户,在普通的社会公众中享有极高的信赖度和诚信度,进而享有极高的信誉和声誉。普通的储户到银行办理储蓄业务,营业的环境、规范的服务、科技的手段,一方面让缺乏金融知识的普通客户获得了安全感,相应的注意义务也会降低,另一方面普通客户在繁琐的流程、大量的专业化术语、复杂的科技化服务面前,再加上可能身后还有许多客户在等待办理业务的情形下,普通客户想尽到最大的注意义务,客观条件也难以允许,更多时候只能是被动地听从银行工作人员的安排,按照银行工作人员指示的流程办理业务。更多的义务意味着更大的责任,银行应该尽到更多的注意义务,对储户的存款负有严格的安全保障义务,应当制定完善的业务规范,加强内部管理;在银行与普通储户办理业务过程中,银行工作人员代表银行应该更加严格地遵守工作流程和操作规范。本案中,对于2011年4月26日伊立军的网上银行业务未经伊立军本人申请和2011年6月28日工行盘锦分行的工作人员违规操作擅自办理U盾业务,将U盾交给他人,这些严重违规的事实,直接导致案涉存款损失,工行盘锦分行应该对案涉存款损失承担主要的、绝大部分的责任。其次,李某在工行盘锦分行工作期间,利用其工作身份,编造高息揽储谎言,诱使伊立军将案涉款项存入工行盘锦分行,并利用工作便利从同事赵某处拿走U盾,导致案涉款项损失。以上事实能够证明工行盘锦分行内部管理出现漏洞,工作人员操作严重违规,工行盘锦分行应对造成的案涉损失承担管理不力的责任。在银行工作人员参与金融诈骗案件犯罪时有发生的背景下,银行更应预防此类案件的发生,强化内部管理,为客户提供更加优质安全放心的服务。再次,伊立军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在工行盘锦分行工作人员李某高息揽储的诱惑下,听信犯罪分子李某的谎言,到工行盘锦分行柜台办理开户、开卡并开通网银业务,并将总计1450万元巨额资金存入账户。在犯罪分子利用网络进行诈骗,涉银行卡诈骗案件频发,公安机关在银行营业场所等公众场所进行广泛宣传防止犯罪分子利用银行卡进行诈骗的背景下,伊立军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在享有高回报、涉及巨额资金的存款时,应当尽到最大的注意义务,但其不仅没有尽到最大的注意义务,反而降低了风险防范意识,放松了对账户内资金安全的注意义务,导致其在2011年6月28日开户和办理网银业务时,没有认真仔细阅读开通网银申请书的提示,没有向银行主动索要U盾,导致犯罪分子利用该U盾将其卡内的存款转走造成案涉存款损失,其在办理该次开户、存款业务中,没有尽到相应的、合理的、谨慎的注意义务,应该承担对2011年6月28日自开户日起至2011年11月11日先后九次向该账户内存款共计850万元款项被转走的次要的、小部分的责任。”

综上,本院认为,银行作为办理金融业务的专业机构,在为自然人办理储蓄等业务时,居于明显的、支配的优势地位,而自然人则处于相对的、被支配的弱势地位,故银行工作人员在为客户办理业务时,理应严格遵守工作流程和业务操作规范,尽到最大的注意和风险提示义务。本案中,伊立军于2011年4月26日并未开通网上银行业务,不应对该日开通的网银造成的损失承担责任;但对2011年6月28日开通的网银,伊立军没有尽到理应与其自身预期获得收益业务相应的、合理的、谨慎的注意义务,其对该次存款中大部分款项被犯罪分子通过网银转走应承担1%的责任,而工行盘锦分行在对储户存款负有严格安全保障义务下,没有尽到严格内部管理的义务,致使内部管理出现漏洞,工作人员严重违规操作,没有尽到最大的注意和风险提示义务,其应承担99%的责任,二审法院对该次存款损失责任的承担认定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三、伊立军所获310万元高息应否予以扣除以及案涉存款利息的计算方法。

    

最高院认为:本案中,伊立军与李某之间不存在借贷关系,伊立军从李某处获取的310万元款项,没有合法依据,属于李某为骗取伊立军信任,进而骗取网银U盾控制账户而支付的高额利息,故该款项应在工行盘锦分行返还存款本金时予以扣除。至于伊立军主张案涉存款利息应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付利息的问题,由于伊立军办理的是活期储蓄存款业务,故该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上述观点,笔者持不同看法。伊立军和工商银行盘锦分行之间系储蓄存款合同关系;而伊立军从李某处获得的310万元款项,系李某为骗取伊立军信任,支付给伊立军的款项,系李某犯罪行为的一部分,与伊立军和工商银行盘锦分行之间的储蓄存款合同关系并无关联。

    

伊立军存入工商银行盘锦分行1450元人民币,依据储蓄存款合同,伊立军可以在任何时候提取该1450万元,银行应随时准备清偿债务。银行由于过失导致存款被李某提走,这并不能构成对伊立军的清偿,因此银行仍旧承担对伊立军的债务。此时,李某支付给伊立军的310万,其目的并非代银行清偿债务,而是骗取伊立军的信任,因此并不能产生代银行清偿债务的效果,银行在诉讼中,也就不得主张予以扣除。李某支付给伊立军的310万,系为犯罪所用,依法应当予以收缴。进一步说,即便不收缴,按照最高院的论述“伊立军从李某处获取的310万元款项,没有合法依据”,也应该是由在李某和伊立军之间成立债之关系。

    

关于利息计算方法,笔者同样不认同最高院的观点,最高院认为:“伊立军主张案涉存款利息应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付利息的问题,由于伊立军办理的是活期储蓄存款业务,故该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笔者认为,如果银行能顺利的履行合同,在伊立军提取存款时,给予其所需要提取的款项,那么伊立军确实只能主张活期储蓄存款的利息。但实际情况是,这笔钱因为银行的过失,被银行员工取走挥霍,银行在伊立军主张提取存款时,未能履行合同,清偿债务,因此此时银行已经陷于给付迟延,属于违约根据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应当赔偿伊立军损失。逾期支付金钱债务导致的损失的计算方法依据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符合惯常做法。与此同时,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规定:“买卖合同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或者该违约金的计算方法,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百七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五条规定,法律对其他有偿合同没有规定的,参照买卖合同的有关规定。

    

因此,银行应当自伊立军向银行主张提取存款时,承担给付迟延的违约责任,赔偿伊立军的损失,损失计算标准可以是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如伊立军不能证明其向银行主张提取存款,则应当自一审起诉状副本送达之日起,由银行向伊立军赔偿损失。

「民商法咖啡豆」

由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沈诚律师团队运营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更多
上一篇:公报案例:缔约过失责任包含可得利益损失?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了,没有更多文章。
我要评论共有0人参与 , 已有0人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华律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