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国珍律师网

以法律的智慧服务人 以法律的知识帮助人

曹国珍律师

  • 服务地区:全国

  • 主攻方向:房产纠纷

  • 服务时间:09:00-21:59

  • 执业律所: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在线咨询 收藏 0人关注

法律咨询热线|

13699268779点击查看

查看案例文书

王X与金X等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者:曹国珍|时间:2019年11月19日|86人看过

律师观点分析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京02民终668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X,女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国珍,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真慧,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金X,女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X

原审第三人:杨X,男,1962年9月17日出生。

原审第三人:杨X,男,1955年12月7日出生。

原审第三人:崔X,女,1984年12月6日出生。

原审第三人:杨XX(崔XX之母,兼崔XX之委托诉讼代理人),女,1959年10月29日出生。

上诉人王XX因与被上诉人杨XX、金X及原审第三人杨XX、杨XX、杨XX、崔XX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8)京0102民初925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5月2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XX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对方一审诉讼请求;2.案件诉讼费用由金红、杨XX承担。事实和理由:1.一审判决程序严重违法,明显超出审理期限。2018年6月20日,一审法院开庭时,当事人系被动适用简易程序。2019年1月3日,一审法院第二次开庭时适用普通程序审理。一审法院的上述作法违反法定程序。一审法院在各方当事人没有调解方案且不同意进行和解的情况下,询问当事人是否同意按照调解方式扣除案件审理期限。该作法亦违反法定程序。2.《致西城区广义里2-10号楼居民的一封信》(以下简称《致居民信》)表明腾退协议不需与安置等腾退手续同时签署,王XX获取腾退房款与杨XX、金XX无关。3.腾退协议中所有补偿、补助、奖励费没有任何一项是需要安置指标等腾退手续签署后方能确定的,二者之间无任何关联。4.一审法院认定签订腾退协议、获得腾退款的前提是所有户籍在册人员就安置指标达成一致意见,该认定缺乏依据。腾退协议中仅有“提前搬迁奖”、“工程配合奖”会因为签约逾期而减损,共计117万元,而一审法院却将腾退房款减去高龄补助后的七分之一全部视为王XX因金XX、杨XX签字方获得,显系错误。5.如果按照一审判决的观点,高龄补助款项也应当按照七分之一进行分配,但一审法院并未如此分配,逻辑混乱。另外,补充上诉意见如下:分配方案中只约定了王XX将其所有的部分拆迁款给予本不享有任何拆迁利益的金X和杨XX,故该约定系不附条件的赠与。王春蕙是补偿款的所有权人。金XX和杨XX系“空挂户”,且在本市拥有一套经济适用房,以此不应得到任何安置补偿。王XX蕙已经按照法律规定就其赠与行使了任意撤销权,作出了《关于对腾退补偿款分配的意见》(以下简称分配意见),重新分配了安置补偿款,因此金XX与杨XX无权要求王春蕙支付该款项。

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二审法院支持王XX的上诉请求。

杨XX、金X辩称,同意一审判决,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杨XX述称,同意王XX上诉意见,不同意一审判决。一审法院未向北京宣房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宣房公司)有权进行解释的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而是向该公司不具备答复资格的人了解情况,故一审法院得到的答复不具有证明力。一审判决未体现王XX在庭后提交的对其陈述意见作出的更正说明。关于金X空挂户一事,杨XX曾要求金XX、杨XX将户口迁出王XX房屋。

杨XX述称,涉案房屋的承租人为王XX,根据宣房公司的腾退政策,王XX有权支配全部补偿款项,金红无权分得补偿款。杨XX和金XX在签订本案分配方案之前约定如果不答应他们的条件(含分房和钱)就不予配合,该做法系对王XX的要挟行为,该行为不合法。我因被威胁,违心签订了分配方案,故分配方案应属无效。分配方案存在改动痕迹,不是有效合同,应予撤销。金XX和杨XX对王XX未尽赡养义务,金XX于离婚后应当迁出户口,现金X与杨XX以在册人口为由要求得到补偿款没有依据。

杨XX、崔XX述称,不想参与纠纷,无论法院如何判决,杨XX、崔X不应承担任何责任,进行任何赔偿。

杨X、金X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求法院依法判决王X向金X、杨X分别支付腾退房款暂估907142元;2.该案诉讼费用由王X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杨X、杨X、杨X珠系王XX之子女。金X与杨XX于1987年7月11日登记结婚,杨X系二人所生之女,2009年10月20日,金X与杨XX离婚。崔XX系杨XX之女。


该案中,各方争议的焦点为《关于腾退房款的分配方案》的效力。第一,王X表示其对该分配方案内容不清楚。法院认为,杨X、金X提供录音可证明,在《关于腾退房款的分配方案》签订前,各方已就方案中的内容进行了沟通,王X本人也在场,其未提出反对意见,因此,应当认定系其真实意思表示;第二,即便王X表示其耳聋,没有听清子女们的协商内容,但王春蕙意识清醒,其并非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在《关于腾退房款的分配方案》签字,亦可代表其认可该方案的内容;第三,杨万鹏主张签署分配方案系受杨X、杨X要挟,但依据杨X自述,杨X珠、杨X均系就腾退款项提出自己的要求,尚不能达到要挟、胁迫的程度,且2018年1月24日签订分配方案前,各方也进行了沟通,杨X、杨X未有要挟的言语,分配方案的部分内容还系杨X口述,因此,杨X主张系受要挟签署,缺乏依据,法院不予采纳;第四,关于王X、杨X、杨X提出《关于腾退房款的分配方案》应属无效或被撤销。法院认为,依据腾退政策及经办人的答复,腾退款虽只针对王X,但王X签订腾退协议、获得腾退款的前提是所有户籍在册人员就安置指标达成一致意见,《关于腾退房款的分配方案》正是在此情况下签署,因此,《关于腾退房款的分配方案》的签署并非系王春蕙无条件将属于自己的房屋腾退款赠与给杨X、金X。综上,涉案七位当事人签订《关于腾退房款的分配方案》应属合法有效,各方都应按照约定履行各自义务。涉案房屋腾退款已发放给了王X,现杨X、金X要求王X按照《关于腾退房款的分配方案》的约定支付腾退款,于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但计算数额时应当从总金额中扣除专属王春蕙的高龄补助2万元。

王X在领取到款项之后重新分割了腾退款,但未经《关于腾退房款的分配方案》签署人中杨X、金X的同意,因此,对杨X、金红不发生效力。

杨X、崔X经一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一审法院依法缺席审理。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四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王春蕙支付杨X腾退房891254.71元;二、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王X支付金红腾退房款891254.71元;三、驳回杨X、金X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王X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院二审认定事实,本案一审中,王X在其答辩意见中表述:当时户口在涉案房屋内的人员均需要签字,在期间内不去签字就不给钱款,逾期会扣款,后来所有户口在的人员均前往签字了,然后给了我一个存折。当时房屋户籍人口有杨X、杨X、金X杨X、杨X、崔X和王X。

本案一审庭审后,王X曾向一审法院提交《更正说明》,其上载明有:分配方案与本人所签腾退协议没有关联性。……对于腾退款的分配,只要4名子女意见一致,本人同意按照子女的意见进行分配。在近一个月时间内4名子女为了个人私利始终未能达成一致。为了不使腾退款受到损失,直到2018年1月23日晚间(24日11时为截止时间)才相互妥协达成初步一致,确定次日到宣房公司签署腾退协议。分配方案属于家庭内部协议,宣房公司没有要求我们签署这样的协议。

二审中,王X、金X、杨X、杨X鸣称,宣房公司就涉案房屋的腾退给予王X1套安置房指标,给予杨X和杨X套安置房指标。金X、杨X称,自2008、2009年间,其二人居住在金X名下的一处房屋内,该房屋的性质为经济适用房。

本院二审认定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二审中,王X向本院提交《致西城区广义里2—10号楼居民的一封信》(即本案所称《致居民信》),欲作为新证据,用以证明虽然金X、杨X的户口在涉案房屋,但是根据腾退补偿政策的规定,补偿事宜仅与腾退房屋面积有关,与户籍人口数无关。

本院认为,一、一审法院经询问本案当事人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案件,后又依法将本案转为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作法未违反法定程序。本案各方当事人在一审中确认因调解扣除案件审理期限,故一审法院就此不存在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二、根据本案查明事实,分配方案系签订各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上并不存在影响文意的书写改动,亦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一审判决认定该分配方案合法有效,本院不持异议。三、根据本案当事人的陈述结合法院调查的事实,王春蕙签订腾退协议、获得腾退款的前提是所有户籍在册人员就安置指标达成一致意见,因此分配方案的签署有其背景和原因,根据诚实信用原则,王春蕙应当按照分配方案的约定向金X、杨X履行给付腾退款的义务。鉴于此,王X主张分配方案中约定向金X、杨X支付的款项系王X对金X、杨X的无条件赠与的意见,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四、因腾退款中高龄补助一项系王春蕙专属,故一审法院将该款项从总款中予以扣除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王X的上诉请求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1129元,由王春蕙负担(已交纳)。


  • 全站访问量

    816

  • 昨日访问量

    11

技术支持:华律网 - 版权所有:曹国珍律师

Copyright©2004-2020 ICP备案号:蜀ICP备05003493号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会员介绍、亲办案例等信息,由会员律师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其本人负责,华律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