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恒瀛律师团队
以法律的智慧服务人 以法律的知识帮助人
18516669450
咨询时间:07:00-23:00 服务地区

驾驶员撬车、无证且酒后驾驶车主依旧要担责?

发布者:盈恒瀛律师团队 时间:2021年07月15日 460人看过举报

律师观点分析

驾驶员撬车无证且后驾驶车主依旧要担责


一、基本案情:

2019113241分许,罗驾驶车牌号为沪Hxxxx的小型轿车,沿上海市静安区中山北路由西向东行驶,绿灯驶入事发路口适有麻某驾驶电动自行车沿中山北路由西向东逆向行驶在南北向信号灯为红灯的情况下麻某驾驶电动自行车沿普善路由北向南行驶至此轿车车头正面与电动自行车右侧发生碰撞,造成两车不同程度受损,麻某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经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认定罗某未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且酒后(血液酒精含量为27.19mg/100ml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麻某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逆向行驶且未按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均是造成本起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因此罗某承担本起交通事故主要责任,麻某承担本起交通事故次要责任。

事故发生后麻先生被送往上海市某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开放性腓骨骨折肋骨骨折肩胛骨骨折腰椎骨折等

二、案件办理:

在接到麻先生的委托后,笔者团队经过分析,认为案件最大难点为执行难,难在如何将平台公司拉进来做赔偿主体、如何让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我们首先,帮助麻先生进行委托伤情鉴定经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右胫骨近段粉碎性骨折右腓骨近段骨折右腓骨神经损伤2右锁骨肩峰端骨折右肩胛骨骨折右肩锁关节脱位上述损伤评定分别为十级十级伤残

之后笔者团队依据鉴定结论,确定好诉请金额代麻先生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我们认为上海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作为Hxxxx小型轿车的车主应当妥善保管车辆其允许罗某无证且酒后驾驶车辆显然未尽管理之责因此对事故的发生具有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另外,沪Hxxxx小型轿车在上海某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应先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开庭审理的过程中上海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辩称,沪Hxxxx小型轿车公司是向社会公众提供分时租赁服务的共享汽车罗某未经注册审核下单其无权使用车辆并且公司在事故发生后被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告知需要出面处理事故才知道车辆被违规使用以及事故的发生因此公司不存在过错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

保险公司向法院提交了罗某在公安部门所作的两份询问笔录第一份询问笔录中罗某表示系由案外人通过平台远程帮助开锁第二次询问笔录中罗某表示自己系用铁钩深入涉案车辆将车门够开后进入车辆拿钥匙开车保险公司辩称罗某系盗用车辆属于盗抢期间使用车辆不同意在交强险下进行赔付

罗某两份询问笔录前后不一经法官调查询问罗某表示自己确实是用铁钩深入涉案车辆将车门够开后进入车辆拿钥匙开车

法院审理认为虽然罗某系无证且酒后驾驶但麻某要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下先行赔付于法有据保险公司抗辩罗某盗用涉案车辆属于盗抢行为应由罗某自行承担赔偿责任但涉案车辆属于投放于市场的分时租赁车辆车辆具有特殊性并无证据证明罗某有将涉案车辆据为己有的盗抢意图且事故发生后罗某也到公安机构配合调查亦无证据证明公安机关对罗某行为作出了盗抢认定故保险公司的抗辩意见缺乏依据不予采纳

另外法院认为机动车的社会风险性较大对驾驶人员也存在资质等相应要求故上海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作为专业对租赁运营机构将机动车投放于市场交于不特定的用户使用时理应尽到审慎管理义务对于非正常使用的情况也应采取预警应对措施本案中罗某通过非正常手段打开车门进而使用涉案车辆但上海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对此毫不知情显然未尽到管理义务因此上海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酌情认定罗某与上海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在机动车一方分别承担70%30%的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后保险公司与上海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均不服一审法院判决向上一级法院提起上诉

保险公司上诉认为一审法院认为盗抢期间的“盗”系盗窃但保险公司认为根据文义解释应系盗用罗某通过非法手段盗用了车辆未经允许使用即是盗用其次刑法上的“盗”确实有将标的占为己有的意图但本案是民事纠纷若规定一定要占为己有才算“盗”那盗用别人车辆就不属于违法行为显然违反公序良俗原则因此保险公司不应在交强险内承担赔偿责任

上海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上诉认为公司大多数在停车场租用固定车位基于共享汽车通过网络平台下单结算并且自助用车还车的特点公司无法在每个网点都安排专门的看守人员公司会对取车还车及故障进行确认与维护已经尽到合理的看管义务因此公司不存在过错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

我们辩护意见从法律依据和法理基础方面,向法官前调交强险是基于法律强制性规定对机动车辆投保的保险,其目的是为了保障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赔偿。交强险是法定保险,具有社会公益性和救助性,它区别于一般的商业保险。保险公司对保险事故承担无过错赔偿责任,即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第三者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不论交通事故当事人各方是否有过错以及过错程度如何,保险公司均应在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免除该义务的唯一事由是受害人的故意行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存在无证驾驶、醉酒驾驶、盗抢期间等情形之一,对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未明确规定保险公司对人身伤亡可以免责。因此,即使存在无证驾驶、醉酒驾驶、盗抢期间等情形之一,发生交通事故的,保险公司仍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对人身伤亡承担赔偿责任。

我们同时辩护指出,上海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对于非正常使用的情况应采取预警应对措施,即使罗某具备驾驶资质,通过正当手段解锁供租赁的汽车,但上海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依旧无法核实驾驶员是否为饮酒、醉酒后驾驶的情形。其次上海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以其营业网点分布较广,无法在每个网点安排专门的看守人员为由,减轻其管理义务的主张不能成立。而正因公司业务规模较大,其给社会带来的风险更大,管理的注意义务应当更高。公司不能仅以审查用户的驾驶资质作为尽到合理的管理义务,还应审查用户的精神、身体状态,以保证驾驶员用车当时是否具备驾驶汽车的资格。另外公司将启动机动车的钥匙直接放置于车内,使得被上诉人在开启机动车门后,能轻易的启动机动车,公司预防措施不足。因此,上海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未开展审查驾驶员的状态的措施,在无人看管的场所,对于用户非正常手段取得驾驶条件的情况亦未保证足够的预防、预警应对措施,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保险公司认为罗某事发时系盗抢涉案机动车的主张一审法院对此主张不予支持已做详细阐述二审法院予以认同不再赘述保险公司主张无需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的主张缺乏依据且与交强险制度的本意相悖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还认为共享汽车在给人们出行带来便利的同时共享汽车平台作为服务提供者和租金受益方在保证汽车本身的质量和安全之外更有义务加强对租车人对审查义务及非正常情况下的预警应对措施本案中罗某通过非正常打开车门在无证酒后驾车的情况下使用涉案车辆并导致事故的发生但上海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对此并不知情故一审法院认定其存在过错并不不妥予以维持

本案经过法院两审程序最终确定下来各方应负的责任本案除了各方应负的责任比例外,对于麻先生各项的赔偿金额也存在较大争议一是麻先生系经营早点门店其误工费难以计算二是麻先生系农业户口参照上海城镇标准计算赔偿伤残赔偿金存在证据不充分的问题最终经过笔者团队的专业及努力法院以行业标准支持麻先生的误工费并认可上海城镇标准计算伤残赔偿金经过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现当事人麻先生已经收到了25万余元的赔偿款

本案中驾驶员撬车无证且酒后驾驶机动车如若一般车主尽到妥善保管车辆的义务自然不需要再承担责任但上海某汽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系共享汽车的经营者在获取收益的同时自然需要承担更高的责任应当尽到更高的管理注意义务其对于撬车的行为可以安装更为有效的报警应对程序及异常使用的监管程序在车辆被盗用的情况下及时制止车辆的后续使用其次不应将启动车辆的钥匙直接放置于车内对于撬车后启动车辆提供了便利的条件另外对于酒后驾驶应当建立审查驾驶员的精神状态的制度确保车辆转交给精神状态正常的驾驶员手中避免事故的发生

三、案件亮点

通过法律专业知识将执行难风险降到最低,在委托之初就分析透彻案情,运用法律和法理将不可能的被告拉入诉讼分担责任,解决了几乎无法执行的难题,让委托人赢了官司同时拿到钱。

专业的律师团队给客户带来的价值往往是超出期望的,愿您的法律需求也能够有我们这样专业尽责的律师团队为您服务。

盈恒瀛律师团队 已认证
  • 18516669450
  •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
咨询律师
  • 入驻华律

    5年

  • 用户采纳

    123次 (优于98.63%的律师)

  • 用户点赞

    45次 (优于97.76%的律师)

  • 平台积分

    77640分 (优于99.54%的律师)

  • 响应时间

    一天内

  • 投稿文章

    52篇 (优于97%的律师)

版权所有:盈恒瀛律师团队IP属地:上海
技术支持:华律网蜀ICP备11014096号-1 个人网站总访问量:54825 昨日访问量:17

华律网提示:本页面内容信息由律师本人发布并对信息的真实性及合法性负责,如您对信息真实性及合法性有质疑,请向华律网投诉入口反馈,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