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得彪律师
牛得彪律师
综合评分:
5.0
(来自218位用户的真实评价)
山东-青岛专职律师执业9年
查看服务地区

咨询我

青岛XX公司与李XX、王XX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者:牛得彪律师 时间:2020年07月23日 141人看过

律师观点分析

原告青岛XX公司与被告李XX、被告王XX、被告王X、被告李X1、被告任XX劳动争议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2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青岛XX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XX,被告李XX、被告王XX、被告王X、被告李X1、被告任XX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牛XX、韩X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青岛XX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依法确认李X2与原告2018年6月25日至2018年12月13日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与李X2之间不存在任何劳动关系,李X2未向原告提供劳动,也不受原告管理,青岛市城阳区XX作出的裁决认定原告与李X2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显然错误。望法院查明案件事实后,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五被告共同辩称,原告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与李X2于2018年6月25日至2018年12月13日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维持仲裁结果。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
1.原告提交青岛市城阳区XX作出的青城劳人仲案字[2019]第761号裁决书复印件1份,证明原被告之间就李X2劳动关系纠纷经过青岛市城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仲裁,原告对该仲裁结果不服,起诉至法院。五被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该裁决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裁决结果正确,请法院予以维持。本院认为,该证据具有合法性,依法应当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2.五被告提交青岛市城阳区红岛街道东大洋社区居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1份、李X2与被告王X的结婚证1份、被告李X1的常住人口登记卡1份、被告任XX的常驻人口登记卡1份、被告王X的户口薄1份、被告王X与案外人任大海的离婚协议书1份,证明被告王X与李X2为合法夫妻关系,被告李X1为李X2与被告王X的婚生女,任XX为李X2形成抚养关系的继子。原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该组证据不能证明李X2与被告任XX存在继父子关系,对其他证明事项无异议。本院认为,该组具有合法性和真实性,依法予以采信。
3.五被告提交被告王XX、被告李XX身份证各1份、户籍登记卡各1份、高密市柴沟镇南杨家庄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1份,证明被告李XX、被告王XX为李X2的父亲和母亲。原告对身份证复印件和户籍登记卡无异议,认为被告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被告李XX、被告王XX系李X2父亲和母亲,亲属关系证明应当由公安机关出具。本院认为,该组具有合法性和真实性,依法予以采信。
4.五被告提交河北省公安厅高速公路交通警察总队沧州支队石黄黄烨大队出具的第139XXXX18000002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1份,证明李X2在原告处工作期间的2018年12月13日,在从事司机驾驶工作中驾驶原告所有的鲁U×××××号欧曼牌重型厢式货车,沿荣乌高速公路慢速车道由南向北行驶至682公里+50米处,追尾前方同车道内等候缴费通行的重型半挂车发生交通事故,此次事故造成了李X2死亡,且鲁U×××××号欧曼牌重型厢式货车的所有权人为原告。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可车辆为原告所有,但该证据不能证实李X2是在为原告工作。本院认为,该证据具有合法性和真实性,与本案具有关联性,依法应当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5.五被告提交李X2死亡医学证明书、居民死亡殡葬证和火化证各1份,证明李X2已于2018年12月13日在交通事故中死亡。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事项均无异议。本院认为,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予以确认,依法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6.五被告提交微信转账记录材料1份7页,证明原告处的法定代表人杨XX通过微信转账支付李X2的工资,杨XX的微信名称为“来自先行者”。原告认为该证据不符合证据形式,不予认可,被告应当提交原始载体,且原告未给李X2发放过工资。本院认为,该证据被告未提交原始载体予以核对,其真实性和证明效力应当结合其他证据加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8年12月13日1时30分许,李X2驾驶原告所有的鲁U×××××号欧曼牌重型厢式货车,沿荣乌高速公路慢速车道由南向北行驶至682公里+50米处,追尾前方同车道内等候缴费通行的重型半挂车发生交通事故,致李X2死亡。李X2,男,1977年1月6日出生,生前住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东大洋XX。被告李XX、被告王XX、被告王X、被告李X1、被告任XX分别为李X2的的父亲、母亲、妻子、女儿和继子。被告王X于2006年12月5日与案外人任大海协议离婚,被告任XX由被告王X抚养,李X2与被告王X于2008年5月8日登记结婚,李X2与被告任XX存在事实上的抚养关系。
原告主张李X2非原告处工作人员,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其驾驶车辆并非受原告公司安排。五被告称,李X2于2018年6月25日到原告处从事汽车驾驶员工作,2018年12月13日1时30分,在工作中驾驶原告所有的鲁U×××××号欧曼牌重型厢式货车在荣乌高速发生交通事故,致李X2当场死亡,李X2入职后,原告未与其签定劳动合同、未缴纳社会保险费。
另查明,被告李XX、被告王XX、被告王X、被告李X1、被告任XX作为申请人以原告青岛XX公司为被申请人向青岛市城阳区XX提出仲裁申请,要求:确认申请人亲属李X2与被申请人自2018年6月25日起至2018年12月13日去世时存在劳动关系。该委对申请人的申诉请求进行审查后,作出青城劳人仲案字[2019]第761号裁决书,裁决:确认申请人的亲属李X2与被申请人青岛XX公司自2018年6月25日起至2018年12月13日双方存在劳动关系。该裁决送达后,被申请人青岛XX公司对此不服起诉至本院,即为本案。青城劳人仲案字[2019]第761号裁决书第3页第二段载明:被申请人称申请人亲属李X2入职我公司时间不清楚,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未缴纳社会保险,工资是老板发放,工作至2018年12月13日驾驶被申请人处车辆在工作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死亡。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庭审笔录,原、被告提交的证据在卷佐证,并经庭审质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在仲裁过程中认可的对自己不利的事实不得反悔。原告在仲裁过程中自认“申请人亲属李X2入职我公司时间不清楚,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未缴纳社会保险,工资是老板发放,工作至2018年12月13日驾驶被申请人处车辆在工作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死亡。”本院予以确认,故本院认定原告与五被告亲属李X2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关于李X2的入职时间,本院认为,虽然五被告提交的微信转账记录材料无原始载体予以核实,但是结合原告自认的“工资由老板发放”的事实综合判断,足以认定五被告欲证明的原告的法定代表人杨XX通过微信名为“来自先行者”的用户微信转账支付李X2的工资的事项属实,故,本院对原告提交的微信转账记录材料的真实性予以认可。根据微信转账记录,杨XX第一次向李X2转账的时间为2018年7月19日,这与五被告所称李X2于2018年6月25日到原告处从事汽车驾驶员工作的入职时间基本吻合,故本院认定李X2于2018年6月25日入职原告处。
综上所述,原告要求确认与李X2于2018年6月25日至2018年12月13日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原告青岛XX公司与被告李XX、被告王XX、被告王X、被告李X1、被告任XX的亲属李X2于2018年6月25日至2018年12月13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
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青岛XX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牛得彪律师,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律本科,法学学士学位。就职山东相泰律师事务所从事专职律师工作。从业务多年来,承办了大量的民事... 查看详细 >>
  • 执业地区:山东-青岛
  • 执业单位:山东相泰律师事务所
  • 律师职务:专职律师
  • 执业证号:13702201210497886
  • 擅长领域:债权债务、交通事故、房产纠纷、刑事辩护、合同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