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玉成刑事辩护团队 金某某被控故意杀人案一审阶段 辩 护 词—单玉成刑事辩护团队律师网|华律网

合肥刑事辩护律师_合肥刑事律师_合肥律师

以法律的智慧服务人 以法律的知识帮助人

打印此页 返回列表

金某某被控故意杀人案一审阶段 辩 护 词

发布者:单玉成刑事辩护团队律师|时间:2019年07月02日|分类:精选辩护词 |195人看过


  审判长、审判员:

  安徽润天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金某某近亲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辩护人,参与本案一审阶段的诉讼活动。对于被害人及其家庭成员的不幸遭遇辩护人深表同情,但辩护人的职责是根据证据与法律规定,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为切实履行职责,现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案发现场出现的折叠刀沾染有被害人王某某的血迹,检方已经确定此刀不是金某某当晚所持,案件诸多疑点难以落实。

  1、死者身旁发现一把匕首,不是金某某当晚所持,此物来源不明。

  公诉机关提供的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等证据,体现出在现场死者身旁发现一把折叠匕首。对于这把匕首的来源问题,检察机关两次退查,经本案各被告人辩认,可以确认这把匕首不是金某某当晚所持,这把匕首的来源最终不能确定。

  2、现场发现的匕首沾染大量被害人血迹,且该刀具与被害人的损伤特征一致,明显不能排除与被害人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

  经鉴定,此匕首的把柄、刀刃上附着大量血迹,均系被害人王某某遗留。另据公诉机关提供的尸体检验鉴定结论表明,导致被害人死亡的损伤系单刃利器。而现场所发现沾有被害人血迹的匕首,同样是单刃。

  因而,无法排除该物与被害人死亡之间有因果关系。

  3、公安机关未能进行提取鉴定,导致部分问题无法查清。

  针对现场刀具,本案应当对于此刀是何人所有、为何遗落在现场、为何沾染被害人血迹等问题进行查证。为此,侦查部门对现场出现的折叠刀应当提取指纹进行辨认,尽可能确定或者排除此刀与被害人王某某死亡之间的关联性,但侦查阶段并未进行这项工作,导致这些问题无法查明。

  二、公诉机关指控金某某持刀捅刺致王某某死亡,但证据明显薄弱,不能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要求。

  (一)指控金某某的证据均为言辞类证据,本案缺乏物证及鉴定检验结论等客观证据。

  从庭审情况来看,公诉机关认为金某某捅刺被害人,依据只是:

  1、金某某之外的被告人只能证明其持刀,并不能证明其他问题。本案各被告人的供述一致表明金某某当晚带刀的事实,但基于双方素不相识,且现场混乱,本案其他各被告人对于案发当晚打斗情况的供述十分模糊,不能反映谁与谁打斗、谁造成什么结果等案件情况。

  2、金某某供述其当晚与对方一人打斗并持刀捅刺了对方,这是检察机关指控金某某的主要依据。

  3、唯有一份直接支持检方指控的证据,是证人李某的证言,其声称见到有人持刀刺他人两刀的具体情况,并据听说捅人的是金某某。案件退查期间,李某辩认称捅人者是金某某。

  显然,公诉机关是因本案证据不涉及有其他人有带刀、用刀捅人的情况,根据证据推断金某某持刀捅刺王某某致其死亡。然而,本案未能找到金某某当天使用的匕首,因而无法提取相关的物证、痕迹进行鉴定,本案在客观证据方面是部分缺失的,并有明显疏漏。

  (二)公诉机关指控证据明显薄弱,略加推敲,便能发现多处合理疑问无法排除。

  司法实践表明,所有的错案均有其较为完整的证据体系,否则没有机会成为错案;只是错案的证据体系多由言辞证据形成,却在客观方面存在重大隐患,隐患当然不会显而易见,因此应慎重审查。公诉机关指控存在的疏漏是:

  1、本案案发时现场混乱,当晚是否有其他人带刀没有被发现?不能不予以考虑。

  2、本案是一起临时起意的犯罪,双方互不认识,不能辨别当天打斗的对象,金某某当晚的打斗对象是否确实系被害人王某某?

  3、金某某显然无法判断自己是否捅伤对方,公诉机关也不能证实金某某确实捅到被害人。并且,当天各被告人均有大量饮酒,打斗过程短暂,结合现场混乱、夜间光线较差等因素,能否完全排除其他人动刀伤害被害人王某某的可能?

  4、证人李某是什么人,为什么能够如此清晰地看到当天晚上的情况。他证言称是听别人什么人说伤人者是“八屌”,却又说不能说。经过一年后的辨认可信度有多高?本案不能过份倚重他一个人的证言。

  三、本案其他很多可能与被害人死亡有关的问题未能查明,明显不利于正确认定案件事实。

  现有证据还能表明,本案明显存在其他人持有刀具等锐器并实施伤害他人行为的可能,但相关事实均未能查明:

  1、张某某胸部被穿透,所受损伤显然系锐器伤,本案明显可能还有其他人带刀并使用的情况。

  2、胡某某的证言称项某某当天曾经带刀,但侦查阶段对此也未进行查证或确认。

  3、被告人郑某某曾经称其头部损伤是刀伤,但公诉机关对于其头部损伤的原因未进行鉴定,因而无法查证是否还有其他人持刀伤人的事实。

  综上所述,由于证据显示,本案存在其他可能导致被害人死亡的原因无法排除,公诉机关指控金某某的行为导致被害人死亡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本案不能认定金某某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只能以聚众斗殴罪对其定罪量刑。

  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充分考虑。

  辩护人:安徽润天律师事务所

  单玉成律师

  二0一三年十一月十日


999 收藏
在线咨询

律师号码归属地:安徽 合肥

点击查看完整号码 13023056789

相关阅读

沙马牛牛犯运输毒品罪一案复核刑事裁定书

  • 全站访问量

    33560

  • 昨日访问量

    34

技术支持:华律网 - 版权所有:单玉成刑事辩护团队律师

Copyright©2004-2020 ICP备案号:蜀ICP备05003493号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会员介绍、亲办案例等信息,由会员律师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其本人负责,华律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