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随笔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随笔

劳动关系属于民事法律关系的一种,部门法如无特别规定,仍应适用民法的一般规定,故民法通则关于20年最

2019年11月19日 | 发布者:张文樵 | 点击:32 | 0人评论
摘要:                  &n


                   徐某某与北京某某汽车摩托车联合制造公司劳动争议纠纷案


    一、[裁判要旨]

    劳动关系属于民事法律关系的一种,部门法如无特别规定,仍应适用民法的一般规定,故民法通则关于20年最长诉讼时效的规定应当适用于劳动争议纠纷案件。

    二、[案情简介]

   1958年徐某某经招工进入北京某某汽车摩托车联合制造公司(以下简称某汽摩公司)的前身某某汽车制造厂工作。1962年徐某某响应国家精简返乡的号召,被安置在北京市朝阳区东坝乡三岔河村务农,并离开了某汽摩公司。1977年徐某某又到某汽摩公司处做临时工。1984年徐某某因患风湿性关节炎,不能继续工作而离厂。

   2011年3月10日,原审法院做出( 2011)二中民破字第07707 -1号民事裁定,立案受理某汽摩公司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同日,该院做出( 2011)二中民破字第07707 -2号民事裁定,宣告某汽摩公司破产。2013年12月27日,该院做出(2011)二中民破字第07707 -4号民事裁定,终结某汽摩公司破产清算程序。

   2013年11月12日,徐某某就本案诉争事项向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申诉。同日,该委做出京朝劳仲不字(2014)第00084号不予受理通知书。徐某某遂又起诉至原审法院。

    一审诉讼中,徐某某主张某汽摩公司将其档案丢失。某汽摩公司不予认可,主张徐某某的档案在其响应国家精简返乡的号召离开单位时一并转出,但由于当时转移档案并未要求必须有回执,故其单位没有转移徐某某档案的回执。徐某某主张某汽摩公司曾为其补办过一份档案,某汽摩公司不予认可,徐某某未提交相关证据。徐某某主张自1984年知道某汽摩公司将其档案丢失后一直向某汽摩公司主张权利。某汽摩公司不予认可,主张徐某某在2013年之前未就档案问题向其单位主张过权利。徐某某主张曾找过某汽摩公司的职工郭某某及领导雷某,提出过档案问题。某汽摩公司称郭某某早已退休,联系不到,无法核实相关情况。雷某出庭作证,称不记得徐某某曾就档案问题找过某汽摩公司解决及曾为徐某某补办过档案。徐某某提交录音,主张其儿子在2013年申请劳动仲裁前曾就档案问题与某汽摩公司工作人员就档案问题进行过协商。某汽摩公司认可录音内容,主张系其单位留守人员曾陪同徐某某至朝阳劳动局咨询,窗口。1:作人员给予徐某某答复,后徐某某儿子曾至留守处表明希望单位予以照顾的意思,录音仅表明单位曾积极协助徐某某解决问题,徐某某未就档案问题提出赔偿请求。徐某某另提交盖有“北京有车摩托车联合制造公司总务处”字样公章的证明,内容为:“六里屯街道办事处:徐某某同志原我单位下放职工,本人曾于77年至84年在我厂后勤做临时工(后因患风湿性关节炎,不能工作而离厂)。特此证明,某汽摩公司总务处,95.6.13”,徐某某还提交其本人在1982年期间的某某汽车制造厂职工医院伤病假单,用以证明其与某汽摩公司之间曾存在劳动关系。某汽摩公司主张因时间太长,不能核实证明及伤病假单的真实性。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及提交的证据,法院认定徐某某与某汽摩公司在1958年至1962年及1977年至1984年期间存在劳动关系。徐某某在1984年就知道档案出现问题,后其于1992年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某汽摩公司于2011年宣告破产,徐某某均未及时主张权利,其迟至2013年11月才提起劳动仲裁,且不能证明此前存在仲裁时效中断、中止的情况,故徐某某要求某汽摩公司赔偿丢失档案损失费10万元,已超过一年的仲裁时效期间,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中,徐某某称其因记忆不清,在原审所述“从1984年开始要求解决档案问题”有误,其实际从2005年才开始找某汽摩公司要档案;当时某汽摩公司找不到原始档案,于是为其补办一份;由于行政部门不认可补办的档案,其随后退还给了某汽摩公司。某汽摩公司称,徐某某确曾于2005年要求解决档案问题,但该公司不能也并未给徐某某补办档案,而只是为其出具一份关于工作期限的书面证明。徐某某还提交一份河北省武安市伯延镇建设街村民委员会于2014年8月13日出具的《证明》(武安市伯延镇人民政府加盖公章),内容为:“经查访贵单位徐某某,1958年考学出以后,至今本村未收到任何单位有关徐某某档案资料”。

    三、[判决结论]

    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徐某某的诉讼请求。徐某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判决理由]

    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应当在诉讼时效期间内提出;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

    《劳动法》、《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先后规定劳动争议的普通仲裁(诉讼)时效期间为六十日和一年:但并未规定劳动争议的最长诉讼时效。劳动关系属于民事法律关系的一种,部门法如无特别规定,仍应适用民法的一般规定,故《民法通则》关于“二十年”最长诉讼时效的规定应当适用于劳动争议纠纷案件。依据该法第137条之规定,最长诉讼时效从“权利被侵害之日”(即权利被侵害的客观事实发生之日)起算,而不考虑权利人主观上是否“知道”这一事实;该时效“有特殊情况”才可以延长。另外,《民法通则执行意见(试行)》第166条规定,民法通则实施前,民事权利被侵害超过二十年,民法通则实施后,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的诉讼时效期间,分别为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35条规定的二年或者第136条规定的一年,从1987年1月1日起算:第169条规定,权利人由于客观的障碍在法定诉讼时效期间不能行使请求权的,属于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37条规定的“特殊情况”:第175条第二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37条规定的“二十年”诉讼时效期间,可以适用民法通则有关延长的规定,不适用中止、中断的规定。具体到本案,徐某某于1962年被精简,某汽摩公司当时即应妥善处置徐某某的档案;现该公司称其已将档案移转,但并无证据佐证,故其侵害徐某某权利的事实于1962年即已发生。徐某某迟至2013年才首次申请仲裁,此前并无妨碍其行使权利的“客观障碍”,故其请求权早已超出“二十年”的最长诉讼时效期间。即使不适用最长诉讼时效,根据徐某某的陈述,至2005年“某汽摩公司补办的档案不被行政部门接受”之时,其也“应当知道”自身权利被侵害的事实:但其直至2013年才申请仲裁,且无证据证明在2005年至2013年期间持续主张权利的事实:故六十日或一年的仲裁(诉讼)时效期间也已届满。徐某某主张其至2014年才确定知道“档案已丢失”,与其在2013年即要求赔偿“丢失档案损失”的事实相矛盾,而且权利人主观上是否“知道”并不影响法院根据客观事实认定其“应当知道”。

    另外,徐某某的赔偿请求权系基于其对档案享有的原始权利被侵害而衍生的,该请求权的普通诉讼时效期间仍应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原始权利被侵害之日、最长诉讼时效仍应从原始权利被侵害之日起算,而不应从其主张赔偿请求权之日起算。

综上,原审法院采纳某汽摩公司的诉讼时效抗辩,驳回徐某某的诉讼请求是正确的。徐某某的上诉请求欠缺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以支持。

 

       (编者:张文樵律师,电话15884514363)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更多
我要评论共有0人参与 , 已有0人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华律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最新评论
张文樵律师 入驻8 近期帮助过:3292 积分:6695 好评率:100%

温馨提示:
尊敬的用户,您可以通过华律网的一对一咨询单咨询张文樵律师。如果您的案件比较紧急建议您直接拨打张文樵律师电话(15884514363)寻求帮助。

法律咨询热线: 15884514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