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办案例当前位置:首页 > 亲办案例

公司股东大股东另设新公司,小股东权益如何保障 ?

2019年09月07日 | 发布者:王琴 | 点击:2317 | 0人评论
摘要:律师心得林某等四人与吴某合资设立某佰公司,注册资本均实际缴付到位,公司经营状况不错,每年都有盈利,5年后,大股东吴某另设新公司,并将公司的业务实际转入新的公司,公司事实上停止运营,严重侵害小股东权益,...

律师观点分析

 律师心得

     林某等四人与吴某合资设立某佰公司,注册资本均实际缴付到位,公司经营状况不错,每年都有盈利,5年后,大股东吴某另设新公司,并将公司的业务实际转入新的公司,公司事实上停止运营,严重侵害小股东权益,四小股东在征询本律师的意见后,本律师告知其迅速申请法院强制解散公司,并进行公司清算,否则财产被转移后,很难追回,四小股东委托本律师向法院起诉解散,法院审理后,判决解散!


案件详情

原告:林某,男,汉族,000000日出生,住广东省深圳市XXXX,公民身份号码

00000

原告:张某,男,汉族,000000日出生,住广东省深圳市XXXX,公民身份号码为00000

原告:查某,男,汉族,000000日出生,住湖北省京山县XXXX,公民身份证号码为0000

原告:熊某,男,汉族,000000日出生,住广东省深圳市XXXX,公民身份证号码为0000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琴,广东商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某,广东XXX律师

被告:东莞市某某有限公司,住所地为广东省东莞市

法定代表人:吴某,董事长

第三人:吴某,男,汉族,000000日出生,住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公民身份

证号码为0000

被告和第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广东某某事务所律师

原告林、张、査、熊诉被告东莞市某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第三人吴某公司解散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41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筒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林、张、查、熊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陈,被告公司和第三人吴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肖到庭参加诉讼。本现已审理终结

四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解散被告公司;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1年,四原告与吴合资设立被告公司,注册资本878万元,原告林认缴出资1931600元,占股22%,原告张认缴出资965800元,占股:11%,原告査认缴出资482900元,占股5.5%,原告熊黄柳霜 认缴出资482900元,占股5.5%,四原告合计持有佰荣臻公司股权44.公司设立后,2013年大股东吴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并任职董事长。经营至2015年,大股东吴投资广东玻璃技术工业有限公司(下简称:北公司)公司即停止对外经营,公司虽然有正常报税,申报年报,但未再实际菅业股东也从未进行过分红。四原告欲与大股东吴协商解散被告公司,但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股东之间的争议越来越严重,也无法通过股东会解决,公司三年来未按章程规定召开股东会议,公司处于名存实亡状态,经营管理已陷入僵局,原告的股东权利根本无法实现。鉴于公司多年未实际营业,股东之间存在严重争议,公司已无法形成有效决议,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继续存在没有必要,已经给四原告利益造成重大损害且其存续势必给四原告造成新的损害,现依我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条之规定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公司予以解散

被告公司答辩称,1.公司经营管理没有发生严重的困难,继续存在不会使殿东的权益受到重大的损失,公司的业务逐步恢复正常,应收账款正在回收中,公司的经营管理决策能正常作出;2.公司股东会能够正常召开,双方不存在无法联系,董事会、监事健全,四原告没有主动联系过要求大股东召开过股东会,从实际上看,大股东吴占股比例超过50%,无论四原告是否参与股东会,是否在股东会上签字,都不影响公司的一般经营的股东会决议,不会造成公司经营困难;3.四原告没有穷尽其他救济方式,解散公司是最后一条救济途径,是公权力主的司法手段,截止本案诉讼前,没有证据表明四原告就其权是否转让曾与其他股东进行过协商,或提出第三方收购方式解决其权益保障等。综上提起解散诉讼前,并未穷尽一切救济手段,完全可以通过召开股东会或转让股权等方式予以解决,不符合司法强制解散

第三人吴发表意见称,同意公司的意见,不同意解散公司

经审理查明,公司于2011125日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为吴,股东为吴、林张某、查某、五人,其中吴占股56%,林占股22%,张占股11%,查和熊各占股5.5%。公司最近一次股东大会召开时间是2014116日四原告主张解散公司的依据是:公司两年以上没有召开股东会,无法作出有效决议;股东之间矛盾突出、严重僵局,公司没有实际营业,继续存续会损害股东利益。为证明该主张,四原告提交了以下证据:1.公司关于不单独设立出纳岗位的通知书》,内容为“因公司近一年多来已无任何业务发生,为藏少不必要的成本和费用,为简化各项费用和成本,公司决定从20195月份起不再单独设出纳岗位,出纳员李将手头上的各项资料和印章以及网银等交还给吴董”。原告以此证据拟证明吴架空公司董事会未经董事会、股东会决议,撤销出纳岗位;2.报警回执、终局裁决书、微信聊天记录、受理案件通知书,拟证明各股东之间矛盾激烈;3.公司2016年、2017年年度报告,该报告显示,公司2016年所有者权益合计689万元,2017年所有者权益合计35.58万元

对于公司和吴提交的上述证据,四原告否认合同、设备采购合同的真实性,同时主张公司从201611日起已将业务转给了吴投资的案外人北公司,并停止经营。

以上事实,有四原告提交的公司变更登记审核文件,股东会决议2014.1.16、章程2014.1.15、银行询证函、2019.4.8通知书、报警回执、000机械有限公司工商登记信息终局裁决书、儆信聊天截图、受理案件通知书、20162017年度报告,被告及第三人提交的工商信息、合同及税票、情况说明、劳动合同、社保页,以及本院庭审笔录附卷为证.

本院认为,本案为公司解散纠纷。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公司是否存在法定的解散事由

关于公司解散的事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条规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以下列事由之提起解散公司诉讼,并符合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公司持续两年以上无法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因难的;()股东表决时无法达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比例,持续两年以上不能做出有效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公司董事长期冲突,且无法通过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解决,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经营管理发生其他严重困难,公司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的情形.”综合上述法律规定,结合本案实际,本院认为公司符合法定解散条件。理由如下:1.公司最后一次股东会召开时间为2014116日,已经持继两年以上没有召开股东会,也没有作出有效的股东会决议2.公司提交的社保记录显示,该公司仅有两名员工其目前的生产经营是不正常的。而且,四原告作为公司的股东提起本案诉讼,结合四原告提交的其他证据,可以看出公司股东之间存在较大矛盾。上述情形足以认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3.从四原告提交的2016年、2017公司年度报告和公司庭后提交的2016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均可看出,公司的净资产是逐年递减的,其中20166892835.19元、2017355815.54元、20182681395.4元,在没有经营的情况下,净资产持续减损,使股东利益受到较大损害;4.公司提交的《合同》、《设备采购合同》中,公司均已完成送货,即使货款未全部收回,公司解散后也可以通过公司清算的方式继续追收。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解散被告公司

本案受理费50元,由被告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更多
上一篇:电商公司运营困难,能规避劳动用工责任吗?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了,没有更多文章。
我要评论共有0人参与 , 已有0人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华律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最新评论
王琴律师 入驻3 近期帮助过:49 积分:431 好评率:100%

温馨提示:
尊敬的用户,您可以通过华律网的一对一咨询单咨询王琴律师。如果您的案件比较紧急建议您直接拨打王琴律师电话(18316626050)寻求帮助。

法律咨询热线: 18316626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