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敬律师
朱敬律师
上海-普陀区合伙人律师执业7年
查看服务地区

咨询我

被继承人未过世前,家庭成员订立的分家协议属于赠与协议,可撤销

发布者:朱敬 时间:2019年10月09日 218人看过

律师观点分析

原告吴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被告支付原告出售上海市宝山区盛桥四村XXXXXX(以下简称涉案房屋)所得房款的1/2。事实和理由:吴xx系原告的父亲,被告与吴xx2016217日登记结婚,2016520日吴xx在上海市宝山区公证处办理了公证遗嘱,公证内容为:“在吴xx去世后,将位于本市宝山区盛桥四村XXXXXX室房屋由被告一人继承”。婚后被告与吴xx关系并不融洽,吴xx生前曾多次提出变更公证遗嘱,并催促原告前往公证处办理,被告也知晓吴xx欲撤销遗嘱,逐与原告及家人多次协商,考虑吴xx的病情及各方利益,原告及家属与被告于201798日达成共识并约定:原告与被告各占争议房屋50%产权比例,暂挂在被告名下,对于其他财物,首先保证吴xx治病需要,不足部分原、被告承担50%,超出部分原告与被告各50%2017910日吴xx去世后,原告履行先前的约定,函告公证处并协助办理相关房产过户手续,现被告不履行约定,故向法院起诉。

被告于某某辩称,分家析产系家庭成员因生产生活的需要分割共有财产,而本案中,涉案房屋权利自始至终与原告没有关系,吴xx在世时,涉案房屋属于吴兆庚个人财产,吴xx死亡后,被告依据吴xx生前所立的公证遗嘱继承所有,故本案不存在分家析产的基础,即使原告依据《承诺书》认为原、被告之间存在赠与关系,现在被告不想赠与原告1/2房款,也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在本案之前,原告曾以赠与合同纠纷起诉至贵院,后自行撤诉,这说明原告本人也是认可《承诺书》为赠与合同关系,退一步讲,即使吴xx生前口头表示要将涉案房屋留给原告,也不能否定公证遗嘱的效力。综上,涉案房屋系被告的个人财产,并非和原告共同共有的财产,要求驳回原告诉请。另外,涉案房屋已经于2018613日出售给案外人。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包括:原告提供的身份证复印件、户口本、吴xx的上海市公安局户籍证明、2011117日的上海市房地产权证复印件、结婚证、2016520日的公证遗嘱、201798日的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承诺书》、2017116日的回复函、上海市不动产登记簿、照片三张、被告提供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四份录音证据,录音的采集及收集未经过合法的证据固定程序,对该组证据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一、吴xx系原告吴xx的父亲,被告于某某系吴xx的再婚妻子,吴xx2017911日报死亡注销户口。

二、涉案房屋系吴xx婚前财产,吴xx死亡后,被告依据公证遗嘱继承了涉案房屋,上海市宝山区房地产交易中心于2018126日核准登记被告为涉案房屋的权利人,现涉案房屋已由被告出售给了案外人。

三、吴xx生前于2016520日立有公证遗嘱一份,遗嘱内容为:我是坐落于上海市盛桥四村XXXXXX室房屋一套的权利人【详见沪房地宝子(2011)002101号上海市房地产权证】,上述房屋系我个人财产,现我自愿设立遗嘱,内容如下:一、在我去世后,上述房屋遗留给我的妻子于某某(19421016日生)一人继承,于某某继承后的财产为其个人财产,任何人不得非法干涉;二、本遗嘱是我自愿设立,由我签名并经上海市宝山区公证处公证后成立;3、本遗嘱一式三份,由我执二份,上海市宝山区公证处留存一份。

四、原、被告曾于201798日签订《承诺书》,内容为:“本人于某某是吴xx的妻子,吴xx2016520日立下公证遗嘱一份,将盛桥四村XXXXXX室房屋遗留给我继承,经我慎重考虑,我决定继承上述房产后将该房屋予以出售,出售后所得房款中50%归吴兆庚的亲生儿子吴某某所有,今后决不反悔。吴兆庚医院自费和后事所用费用,根据吴兆庚所有的收入超出部分由吴兆庚的妻子于某某和亲生儿子吴某某共同承担50%”。原告据此以分家析产纠纷提起诉讼,要求分得售房款的1/2,审理中,被告明确表示不同意给付。

本案中,原告依据201798日签订的《承诺书》,以分家析产为请求权基础向被告主张分割共同财产。本院认为,《承诺书》不是析产协议,只能视为带有预期赠与性质的协议,涉案房屋系吴xx婚前个人财产,吴兆庚死亡后,被告于某某基于吴兆庚生前立下的公证遗嘱取得了涉案房屋的产权,原告自始至终不是涉案房屋的权利人或者共有人,原告以分家析产纠纷起诉,因未能举证完毕,应承担不利法律后果。

再者,原、被告在吴兆庚生前(201798)签订的《承诺书》,《承诺书》的预期赠与协议的约定,系效力待定的协议,如吴兆庚生前再立有公证遗嘱或撤销公证遗嘱,则《承诺书》的预期赠与协议约定无效,而在吴兆庚死亡后,未有无效的情形出现,故本院认定在吴兆庚死亡后,《承诺书》约定的赠与协议有效,现被告继承了涉案房屋并予以出售,不愿意交付1/2的房屋出售款给原告方,视为被告撤销赠与行为,该行为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一百八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吴某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律师点评:《合同法》第186条规定了赠与人享有任意撤销权,即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



朱敬律师系上海九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硕士,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上海市律协不动产征收... 查看详细 >>
  • 执业地区:上海-普陀区
  • 执业单位:上海九泽律师事务所
  • 律师职务:合伙人律师
  • 执业证号:13101201310214459
  • 擅长领域:拆迁安置、取保候审、房产纠纷、公司法、股权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