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晓儒律师网

以法律的智慧服务人 以法律的知识帮助人

牛晓儒律师

  • 服务地区:河南-南阳

  • 主攻方向:婚姻家庭

  • 服务时间:06:00-23:00

  • 执业律所:河南昊宏律师事务所

在线咨询 收藏 3人关注

法律咨询热线|

15637745177点击查看

查看案例文书

王某1与王某2、王某3继承纠纷

发布者:牛晓儒|时间:2018年09月07日|75人看过

律师观点分析

原告诉称:

原告与二被告系姐弟关系,父亲是王xx,母亲是冯xx。1993年王xx、冯xx因不和闹离婚,在离婚前决定将他们的共同房地产继承权给原告后进行财产分割,谁若再婚谁就不能拥有该房地产。王xx、冯xx于19931011日去了南阳市东关司法所和南阳市人民法院,同日南阳市东关司法所出具了《公证、见证书》,写明了“现有房子五间、厨房半间,经双方协商房屋继承权是归儿子王x,下层三间由王xx住,上层两间由冯xx出租,其出租费可由冯xx还债。若双方再婚,房屋归儿子王x所有。”,次日南阳市人民法院出具了《民事调解书》,写明了南阳市汉冶168号房产楼下三间带一厨房归王xx所有,楼上两间归冯xx所有。《公证、见证书》所提到冯xx的债务,已由原告为其还清。王xx、冯xx离婚分开居住,王xx和原告住在汉冶,冯xx另居。王xx于1993317日去世,1998年原告翻修了房屋,在此之前由原告赡养父亲,冯xx、周围邻居、亲戚都可作证。王xx生前一再言明、坚持房屋继承权是归儿子所有。王xx去世后,因被告王某3离婚后无住所,冯xx将其接回汉冶居住至今,冯xx和原告另居。20167月起冯xx查出患病,多处诊治、多次住院,医疗费由被告王某2负担了一部分,原告负担了大部分,被告王某3未负担。20175月,冯xx住院期间提出想回汉冶居住,原告和被告王某2均同意,被告王某3阻挠并在病房里对冯xx大吵大闹,原告告诉被告王某3若不让母亲回家她就必须搬走,后迫于原告、被告王某2和姨妈李玉芝的压力被告王某3才让冯xx回汉冶居住。冯xx回汉冶居住后,被告王某3经常对其冷嘲热讽,让其生气,并要求房产。鉴于这种情况,冯xx想趁现在清醒决定将房地产过户到原告名下,提出与原告、二被告一同去办理公证和过户手续,遭到被告王某3的拒绝。201775日,冯xx在南阳市智圣公证处立了遗嘱,再次申明所有遗产归原告继承。原告认为继承父母的房地产是其合法权益,是其父亲的遗愿和其母亲的愿望,故诉至贵院,请求:1、请求法院判令原告父母的共同房地产南阳市汉冶58[房屋所有权证宛市房字第××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宛市土国用(98)字第02105号,该门牌号变更了三次,前两次为143号、168]的房产归原告单独继承,归原告一人所有。2、本案的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王某2辩称:

对于房屋继承权事宜我的意见如下:1、汉冶168号的房屋是我父母的,我尊重父母的决定,继承权归王某1我没有意见。2、我恳请法庭维护社会公德,我接受法庭按我国法律进行判决。

被告王3辩称:

原告的诉请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被告王某3作为涉案房屋王xx和冯xx的女儿依法对该房屋享有继承权,依照继承法的规定,继承权是法定权力,不能通过协议等其它方法予以排除,且继承权的开始始于被继承人的死亡,原告方认为其父母将承继权给原告的说法违背法律的规定,该条款归为无效,因本案王xx没有遗嘱,依据继承法的规定,王某3依法应享有该房屋相应份额的继承权,故原告的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法庭认定:

被继承人王xx与冯xx在离婚协议中及协议中指定原告王某1为诉争房屋唯一继承人,仅依有关法律关于自书遗书和代书遗属的形式要件的规定,固然有一定的瑕疵,但双方签订的相关协议书并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内容应属合法,并已由人民法院及司法所审查并归档,应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故该条款可视为自书遗嘱,对原、被告均具有法律约束力。被告王某3未能举证证明该条款内容非被继承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被继承人生前又无另立遗嘱变更继承人,故诉争房屋仍应由原告王某1单独继承。原告王某1的诉讼请求,应以支持。被告王某3的辩解,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南阳市汉冶村58号(该门牌号曾经为143号、168号,房屋所有权证宛市房字第××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宛市土国用(98)字第02105号)的房产归原告王某1所有。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被告王某3负担。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律师分析:

本案是一起比较复杂的继承纠纷案件,本案的麻烦在于父母所签订的房产由儿子王1继承的协议,产生在离婚之前,随后的父母通过法院调解离婚,对房产所有权重新进行了划分。所以,我方原先准备的辩论焦点在于物权变动对继承协议是否有影响,我方认为,继承权具有一定人身属性,虽然房产被离婚调解书进行了划分,但是标的依然存在,并未丧失,对继承一事没有进行否认,在没有新的遗嘱性材料出现之前,对继承的约定继续有效。所以我方在诉讼过程中坚持父母所签协议具备自书遗嘱效力,请求按照遗愿进行遗产分割,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 全站访问量

    21635

  • 昨日访问量

    59

技术支持:华律网 - 版权所有:牛晓儒律师

Copyright©2004-2018 ICP备案号:蜀ICP备05003493号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会员介绍、亲办案例等信息,由会员律师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其本人负责,华律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