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洋丽律师
陈洋丽律师
浙江-杭州专职律师
查看服务地区

咨询我

游戏用户协议的管辖约定条款真的是万能的吗?

作者:陈洋丽时间:2019年08月13日分类:律师随笔浏览:25次

       网络游戏已经成为大众休闲娱乐的一种方式,游戏玩家在享受游戏运营商提供的网络服务的同时,双方也不可避免会因各种原因而产生纠纷。常见纠纷主要为游戏玩家因违反游戏规则、利用系统漏洞牟取不正当利益或游戏运营商操作失误等原因导致游戏账户被封停或被采取其他限制措施。此时,玩家在与运营商协商无果的情况下,为了维护自身权益,必然会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运营商。

      而诉讼首先要确定的是可以在哪个法院起诉,也就是哪个法院有管辖权,管辖法院地又直接决定了案件的诉讼成本。因互联网的跨区域性,游戏玩家遍布全国,若玩家有权在非运营商所在地法院起诉,运营商将面临不得不应付全国各地诉讼案件的状况,律师或者法务的差旅费这一项费用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为了避免这种状况,运营商均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赋予的约定管辖权在用户协议中约定:若双方发生争议,由运营商所在地法院管辖。但该约定对于游戏运营商来讲是否真的是一道万无一失的保命符,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因《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允许约定管辖范围为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故就用户协议中的管辖条款是否可以适用于双方之间的侵权纠纷案件这一问题(双方之间的合同纠纷不在本文讨论范围内),实践中就是存在争议的各地法院观点不一具体内容如下:

 

        一、适用于侵权案件

观点一:双方之间的基础法律关系仍为网络服务合同关系,且管辖协议不违反法律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合法有效。

案例:腾讯公司——广州市中院(2018)粤01民辖终2394号、绍兴市中院(2018)浙06民辖终210号、哈尔市中院(2018)黑02民终1311号、济南市中院(2018)鲁01民辖终534号

其他公司——苏州市中院(2017)苏05民辖终189号

要点:该观点认为虽然游戏玩家在合同之诉与侵权之诉竞合时,选择了侵权之诉,但玩家所主张的侵权系因游戏运营商履行网络服务合同的义务而产生的,本案的基础法律关系仍是网络服务合同关系,故用户协议中的约定管辖条款仍应适用。

观点二:无论游戏玩家选择合同之诉还是侵权之诉,均属于财产权益纠纷,仍应适用约定管辖。

案例:腾讯公司——珠海市中院(2018)粤04民辖终14号、合肥市中院(2015)合管终字第00523号

其他公司——信阳市中院(2018)豫15民辖终132号

要点:该观点认为,虽然游戏玩家选择侵权之诉,但其所主张的侵权行为损害的是虚拟网络财产,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的财产权益纠纷,故约定管辖条款仍有效。

 

观点三:协议管辖并未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约定,应属合法有效。

案例:腾讯公司——新余市中院(2018)赣05民辖终18号

要点:该观点回避了管辖约定条款是否可以适用于侵权案件这一问题,仅以协议管辖未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为由,直接进行适用。

 

二、不适用于侵权案件

观点一: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不适用约定管辖,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游戏玩家住所地法院作为侵权结果发生地法院有权管辖。

案例:腾讯公司——苏州市中院(2018)苏05民辖终422号、扬州市中院(2016)苏10民辖终15号

网易公司——杭州市中院(2017)浙01民辖终742号、温州市中院(2015)浙温民辖终字第9号、温州市中院(2015)浙温民辖终字第65号、襄阳市中院(2015)鄂襄阳中管民终字第00057号

其他公司:合肥市中院(2014)合管终字第00447号

要点:该观点认为,因本案为网络侵权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实施地包括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计算机等信息设备所在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即该网络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游戏玩家住所地。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游戏玩家住所地法院作为网络侵权行为结果发生地法院有权管辖该侵权纠纷。

 

观点二:因运营商并未采取合理方式提请游戏玩家注意协议管辖条款导致该条款无效。

案例:腾讯公司——南京市中院(2018)苏01民辖终700号、西安市中院(2018)陕01民辖终493号、扬州市(2016)苏10民辖终15号

网易公司——新余市中院(2017)赣05民辖终40号

要点:该观点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十一条规定,“经营者适用格式条款与消费者订立管辖协议,未采取合理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消费者主张管辖协议无效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游戏运营商通过网络采用格式条款的方式与游戏玩家进行管辖约定,网络游戏玩家如要参与该网络游戏,必须对该格式条款的协议内容选择接受。但若游戏运营商未采取合理方式提请游戏玩家注意该管辖条款,尽到提请注意义务,该管辖条款无效。至于游戏运营商的提请注意义务,各地法院的审查尺度标准各不相同。

 

三、笔者观点

本人更倾向于第二种不适用侵权案件。因游戏玩家既然在起诉时合同之诉与侵权之诉之间选择了侵权之诉,就应按侵权法律关系来适用法定管辖而不再适用约定管辖。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游戏玩家住所地法院作为侵权结果发生地法院有管辖权。


浙江瀛高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中华律师协会会员、浙江律师协会会员,主要从事建筑工程与房地产、网络与知识产权等民商事领域诉讼... 查看详细 >>
  • 执业地区:浙江-杭州
  • 执业单位:浙江瀛高律师事务所
  • 律师职务:专职律师
  • 执业证号:13301201711955210
  • 擅长领域:工程建筑、房产纠纷、合同纠纷、知识产权、公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