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贴侨律师网

以法律的智慧服务人 以法律的知识帮助人

郑贴侨律师

  • 服务地区:湖南

  • 主攻方向:刑事辩护

  • 服务时间:09:00-21:59

  • 执业律所:湖南宋牧律师事务所

在线咨询 收藏 0人关注

法律咨询热线|

18907390038点击查看

查看案例文书

刘XX与刘XX、刘XX、肖XX、郑XX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者:郑贴侨|时间:2020年07月22日|60人看过

律师观点分析

上诉人刘XX因与被上诉人刘XX、刘XX、肖XX、原审被告郑XX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邵阳市北塔区人民法院(2019)湘0511民初106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3月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XX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2.应当支持交通费1000元;3.改判刘XX最多承担30%的责任;4.上诉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认定事实不清。1.摔倒的原因没有查清。修建房屋的很多工作依惯例都是在24厘米墙上行走完成,正常情形下不会发生意外,本案摔倒是因为下雨打滑导致;2.当事人的过错程度没有查清。刘XX按照工地木工工作惯例操作,不属于违规操作;3.交通费开支没有查清。刘XX的交通费损失确有发生,因客观原因未能提供发票,也可根据具体情况酌情判决。二、一审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中刘XX系雇员,一审判决刘XX承担六成责任,属适用法律划分比例错误,最多只承担30%的过错责任。
刘XX答辩称,修建房子和刘XX无关,房屋是刘XX的,合同是刘XX签订的。
刘XX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肖XX答辩称,一审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刘XX与郑XX应共同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刘XX、郑XX在为刘XX、刘XX修建房屋时,明知建筑工地有脚手架却故意不用,两人抬着模板从宽只有24厘米的高空墙上行走,郑XX因行走时站立不稳跳了下去,将刘XX也强行拖下去,造成本次事故的发生。刘XX、郑XX无视操作规程,未尽安全注意义务,应由其二人承担全部责任。
郑XX陈述,其认可刘XX的上诉理由。
刘XX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刘XX、刘XX、肖XX赔偿刘XX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71570.12元;一审庭审中刘XX变更诉讼请求,总赔偿金额变更为363162.52元,其中残疾赔偿金变更为176150.40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刘XX、刘XX、肖XX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8年10月3日,刘XX与肖XX签订《建筑工程劳务大清包合同》内容有:肖XX以包工不包料的方式承建刘XX位于邵阳市北塔区茶元头街道办事处某村某组房屋,施工工期自2018年10月3日至2019年5月3日止,工价为210元/平方米;范围包括施工中所发生的全部人工工资及工程所使用的机械设备,安全防护,钢筋制作、模板制作安装与拆除、小五金、安全帽,水电安装;砌墙、砼、模板制作、钢筋绑扎、粉刷、外装饰、水电等工程及质量要求均作出约定;肖XX及其工人与刘XX不存在雇佣关系,施工人员的生活费自理,工资由肖XX支付,与刘XX无关;如施工过程中造成人员受伤等事故,由肖XX负责,与刘XX无关。2018年11月11日,郑XX与刘XX在高度约为3米左右、宽24厘米的砖墙上抬模板行走时,因身体失衡,又没有借助现场备有的脚手架或采取其他防护措施,郑XX先从墙上跌落,随后,抬着模板另一端的刘XX亦身体失衡跌落。当时,肖XX也在现场,但对郑XX与刘XX的行为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予以制止。事故发生后,刘XX在正大邵阳骨伤科医院住院治疗37天,共计用去医疗费82950.92元。刘XX于2018年12月18日出院,刘XX受伤后支出门诊诊查治疗费共计2715.40元。2019年7月4日,邵阳市人民司法鉴定所作出邵人民司鉴所[2019]临鉴字第41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证意见为:1.被鉴定人刘XX左第1-12肋骨折,构成九级伤残。2.被鉴定人刘XXT10椎体压缩性骨折、L2椎体压缩性骨折,构成九级伤残。3.被鉴定人刘XXT2-10、L2-5椎体横突骨折,构成十级伤残。4.被鉴定人刘XX骶椎粉碎性骨折,构成十级伤残。5.被鉴定人刘XX护理120天、营养120天。误工建议按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处理。6.后期康复治疗费预计贰万伍仟圆左右(含取二处内固定费,自2019年7月5日起),原治疗费用凭发票处方审计(后期治疗仅供参考)。庭审过程刘XX、刘XX一致认可本案涉及房屋是刘XX所建。2019年10月18日,邵阳市北塔区新滩镇街道办事处某甲社区居民委员会出具证明,证明本案涉案的房屋由刘XX出资修建。2018年11月20日,刘XX就房屋修建购买了《建筑工程团体意外伤害保险》。肖XX将涉案房屋木工按35元/平方米的工价给郑XX、刘XX等四人做,钢筋工按15元/平方米的工价给陈XX等三人做,泥工按50元/平方米的工价由肖XX与其他人一起做,做工的钱由各类工种的工人平均分配。刘XX当庭陈述,房屋是刘XX、刘XX两兄弟修建的,工资在肖XX手上领取。肖XX当庭陈述,木工由包括刘XX在内的四个人做,杨某某、刘XX两人代表所有木工在肖XX手上领工资。另查明,肖XX不具有建设施工资质。刘XX现户籍所在地为湖南省邵阳市北塔区茶元头街道办事处某乙社区某某组,地域属性为城镇地区。事故发生后,刘XX已支付刘XX医药费42475.46元,肖XX已支付刘XX医药费42475.46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结合案件事实和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经审查核实刘XX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有:1.医疗费共计84641.32元(本应凭医疗费正式票据金额85666.32元确定,但是刘XX的主张为84641.32元,因此,宜按刘XX主张的84641.32元计算);2.鉴定费2200元;3.住院伙食补助费1850元(50元/天×37天);4.营养费2400元(20元/天×120天);5.残疾赔偿金176150.40元,残疾赔偿金参照2018年湖南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698元/年计算,因刘XX两个九级伤残、两个十级伤残,故赔偿系数为24%,伤残赔偿金认定为36698元/年×20年×24%=176150.40元;6.护理费15743元(护理费本应参照湖南省上一年度城镇非私营单位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61227元/年的标准计算,但是,刘XX的主张为15743元,因此,宜按刘XX主张的15743元计算);7.误工费31287.80元(误工费本应参照湖南省上一年度城镇非私营单位建筑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53886元/年的标准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但是,刘XX的主张为31287.80元,因此,宜按刘XX主张的31287.80元计算);8.后续治疗费依据司法鉴定意见核定为25000元;9.交通费因刘XX未提交任何交通费票据,故对刘XX的交通费不予认定;10.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刘XX在本次事故中身体权利受损害,致两处九级伤残、两处十级伤残,对其确有精神损害,酌情确定)。以上损失共计347272.52元。
一审法院认为,刘XX、刘XX一致认可是刘XX一人修建房屋,且提供了包括《建筑工程劳务大清包合同》在内的相关证据证明,而刘XX除了自己认为刘XX、刘XX是房屋共建人外,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其提出的主张,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因此,认定涉案房屋的修建人是刘XX。肖XX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签订合同的行为仅是一种接受其他提供劳务人员的委托代理行为,结合木工、泥工、钢筋工三类工种共计工价100元/平方米(《建筑工程劳务大清包合同》中约定给肖XX的工价为210元/平方米)、肖XX及刘XX的当庭陈述的工资发放情况,认定肖XX是签订《建筑工程劳务大清包合同》的相对人,肖XX与刘XX之间是劳务关系。个人之间形成的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刘XX作为提供劳务的一方,在没有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亦没有借助现场放置的脚手架的情况下,与郑XX抬模板行走在只有24厘米宽的墙头因身体失衡而跌下墙头,刘XX自身的不当行为是造成其身体受伤的主要原因,应当自行对其损失承担主要责任。肖XX在现场却对刘XX与郑XX的行为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予以制止或要求刘XX采取其他防护措施,作为劳务关系的相对方,应当对刘XX受伤产生的损失承担一定的过错责任。刘XX作为房屋发包人,将房屋发包给没有建筑工程施工资质的肖XX包工建设,具有选任过失,亦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郑XX同是受雇施工的个人,主观上没有伤害刘XX的故意或重大过失,故郑XX不承担赔偿责任。对肖XX提出的应当驳回刘XX的诉讼请求的反驳主张,不予支持;但对其提出的刘XX要求的赔偿费用计算错误的反驳主张,予以部分支持。对刘XX提出的刘XX受伤与其无关的反驳主张,不予支持。对刘XX提出的刘XX受伤与其无关的反驳主张予以支持。综合本案的实际情况,酌情确定由刘XX自行承担60%的责任,由肖XX承担25%的责任计86818.13元(347272.52×25%),剔除已在刘XX住院时支付的医疗费42475.46元,计44342.67元,由刘XX承担15%的责任,计52090.88元(347272.52×15%),剔除已在刘XX住院时支付的医疗费42475.46元,计9615.42元。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第二十四、第二十五,《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肖XX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刘XX各项损失44342.67元,刘XX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刘XX各项损失9615.42元(均已剔除刘XX在住院时由肖XX、刘XX各自支付的医疗费42475.46元);二、郑XX不承担赔偿责任;三、驳回刘XX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的证据。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一致,对原判认定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是:一、刘XX对本案事故的发生是否存在主要过错,一审判决刘XX自负主要责任是否恰当;二、刘XX主张的交通费损失应否予以支持。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肖XX与刘XX签订了《建筑工程劳务大清包合同》,负责承建刘XX的房屋,刘XX、郑XX受肖XX雇请,为肖XX提供劳务,负责木工工作。二人在砖墙上抬模板行走时,因身体失衡,先后从墙上跌落受伤。刘XX在提供劳务过程对自身安全负有谨慎注意义务,但刘XX为求架设模板便利,舍弃施工现场配备的脚手架,而是采取在高达3米、宽仅24厘米的砖墙上与他人共抬重物行走,最终导致从高处摔落受伤的严重后果。刘XX对于本案损害后果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一审根据本案具体情况及刘XX的过错程度,确定由其自负主要责任并无不当。刘XX提出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责任划分不当、适用法律错误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纳入人身损害赔偿计算范围的交通费是指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且应以正式票据为凭证,不包含因委托律师、领取相关法律文书等事务所支付的交通费用,由于刘XX未提供任何交通费票据,一审对其主张的交通费未予支持,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所述,刘XX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50元,由上诉人刘XX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 全站访问量

    48887

  • 昨日访问量

    39

技术支持:华律网 - 版权所有:郑贴侨律师

Copyright©2004-2021 ICP备案号:蜀ICP备05003493号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会员介绍、亲办案例等信息,由会员律师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其本人负责,华律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