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珂律师网

以法律的智慧服务人 以法律的知识帮助人

卢珂律师

  • 服务地区:查看服务地区

  • 主攻方向:合同纠纷

  • 服务时间:08:00-22:30

  • 执业律所:陕西海普睿诚律师事务所

在线咨询 收藏 0人关注

法律咨询热线|

15891390320点击查看

打印此页返回列表

“因环境污染索赔引起的敲诈勒索案”的分析

发布者:卢珂律师|时间:2018年08月10日|分类:法学论文 |13人看过


内容提要:某市魏某、余某因环境污染索赔而引发敲诈勒索一案,引起了某市社会各界的关注,人们在罪与非罪之间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作为一个法律人,笔者站在理性法律的一面,依凭自己对敲诈勒索罪的理解对二行为人所实施的行为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做一简要分析和论述。囿于个人能力有限,学术造诣肤浅,加之自己对敲诈勒索罪理解上的偏差,文中的观点及论述可能有失偏颇,因此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本文的分析和论述仅仅代表个人的一点愚见,热忱的欢迎大家的批评和指正。

 

第一章 敲诈勒索罪的基本解读

第一节 敲诈勒索罪概念的界定

对于敲诈勒索罪的概念,我国著名刑法学者清华大学法学院张明楷教授认为:“敲诈勒索罪,是指以不法所有为目的,对他人实行威胁,索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其基本结构是:对他人实行威胁---------对方产生恐惧心理----------对方基于恐惧心理处分财产---------行为人或第三人取得财产---------被害人的财产遭受损失。”北京大学法学院陈兴良教授认为:“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财物所有人、占有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索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赵秉志教授认为:“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的行为”。

纵观以上我国三位著名刑法学者对于敲诈勒索罪概念的界定,可以看出:1、敲诈勒索罪是以非法占有他人财产或财产性利益为目的;2、要求行为人所索取的财物或财产性利益的数额较大或情节严重,否则不构成犯罪;3、客观行为手段是采取威胁或要挟而索取他人财物或财产性利益,其中包括暴力手段。

尽管对于敲诈勒索罪的认定出现了诸多争议,但根据多数刑法学者的观点,敲诈勒索罪的本质是行为人通过威胁或胁迫的手段,使得被害人产生恐惧心理,而将财物交付给或将财产性利益让渡于行为人。我国司法实践中,也是基于这种理念和观点来认定敲诈勒索罪的。

第二节 敲诈勒索罪的犯罪构成

一、犯罪客体

犯罪客体是指刑法所保护的,而被犯罪行为所侵害的的社会关系,而社会关系是指人们在共同生产、生活中形成的人与人之间相互关系,包括物质关系和思想关系。犯罪客体的意义在于有助于认识犯罪的本质特征,准确定罪、分清此罪与彼罪的界限,也有助于正确量刑。

就敲诈勒索罪而言,其犯罪客气是复杂客体,不仅侵犯了公私财物的所有权,还侵害到他人的人身权利,如人格权、名誉权及隐私权等其他权利。由于敲诈勒索罪属于侵犯财产类犯罪,故侵害他人财产权是其本质特征,而且其最终的目的也是为了非法占有他人财产。

二、犯罪客观方面

犯罪客观方面是指刑法规定的构成犯罪的客观外在表现,其具有客观性、具体性、多样性以及法定性等特征。

敲诈勒索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以对被害人采取猥亵或要挟的方法,迫使被害人交付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这一特征有以下几个要点:第一、行为人对被害人实施了威胁或者要挟的行为。敲诈勒索的行为人所实施的威胁或要挟行为,其内容可能涉及被害人多方面的利益,包括合法与非法利益。通常表现为:以对被害人及其亲友的人身实施暴力相威胁;以毁坏被害人人格、名誉相威胁;以毁坏财物相威胁;以揭发被害人的隐私或弱点相威胁等。第二、迫使被害人交付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行为人实施敲诈勒索的行为的主观目的是意图非法占有他人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因而其客观行为除表现为采取了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外,必然要迫使被害人交付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第三、实际非法占有数额较大的财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于2000年实施的《关于敲诈勒索罪数额标准认定问题的规定》的司法解释规定,敲诈勒索罪数额较大以1000元至3000元为起点。

综上可以看出,敲诈勒索罪有一个一般的犯罪行为路径,即行为人实施威胁、要挟的行为-------受害人恐惧害怕-------受害人基于恐惧害怕的心理而交付财物或让渡财产性利益于行为人。

三、犯罪主体

犯罪主体是指实施危害社会行为、依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自然人和单位。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敲诈勒索罪的犯罪主体是一般主体,即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年满16周岁)并且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敲诈勒索罪相对于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等暴力型犯罪,其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而且为了更好的保护未成年人,故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即使实施了该犯罪行为,也不以犯罪论处。此外,我国刑法规定本罪的犯罪主体仅限于自然人,单位不能构成本罪的犯罪主体。

四、犯罪主观方面

犯罪主观方面,依照刑法理论界的通说,是指犯罪主体对自己的危害行为及其危害结果所持的心理态度。具有以下两个特征,第一、它是行为人的心理态度,这是犯罪主观方面的表现形式。第二、它以一定的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为内容,这是犯罪主观方面的法律含义。犯罪主观方面所涵盖的基本内容,包括犯罪的故意与过失、犯罪的目的与动机等因素。

敲诈勒索罪的主观方面是行为人基于直接故意,间接故意和过失都不能构成本罪。具体而言,首先,行为人的主观方面是故意,根据我国《刑法》第十条的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其中,“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这种结果发生的是直接故意”。具体到本罪,行为人在实施本犯罪行为时已经明确认识到自己的威胁或要挟行为会侵害他人的财物或财产性利益即会有危害社会结果的发生,但在心理上和行为上都主动追求此危害社会结果的发生。故本罪的主观方面是故意并且是直接故意。其次,由于本罪属于侵犯财产类的犯罪,侵犯财产的犯罪都具有一定的目的,即非法占有他人财物。因此,本罪亦是目的犯,即行为人实施本罪的最终目的是非法获得他人财物或财产性利益的所有权。对此,需要注意两点:一是必须是他人财产,不能是自己的财产;二是行为人对他人的财产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根据罪行法定的原则,如果缺少该目的就不能构成敲诈勒索罪。

简言之,敲诈勒索罪的主观方面主要体现为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或财产性利益的直接故意。

第三节 敲诈勒索罪罪与非罪的认定

在我国,无论是在学术界还是在司法实践中,认定一个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主要是从犯罪的构成要件以及我国现行相关法律规定来进行分析认定。具体到敲诈勒索罪罪与非罪的认定,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加以认定:

1、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本罪的犯罪主体须年满十六周岁且具有刑事责任能力,否则不构成本罪。

2、本罪属于目的犯,行为人主观上要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或财产性利益的目的,否则不构成本罪。

3、如果行为人在实施本罪时涉及到财产数额的,根据我国刑法修改后的第274条的规定,本罪要求“数额较大”,“数额巨大”,“ 数额特别巨大”。这里的数额较大和数额巨大可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在2000年实施的《关于敲诈勒索罪数额标准认定问题的规定》,其中“数额较大”是指1000元至3000元为起点,“数额巨大”是指1万元至3万元为起点。各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确定具体的幅度。由此看来,本罪属于一定意义上的数额犯,如果行为人在实施本罪时涉及到数额的,那么数额也是成立本罪的必要条件。

第四节 敲诈勒索罪的既遂与未遂

根据既遂的形态来划分,敲诈勒索罪属于结果犯,结果犯不仅有既遂形态而且有未完成形态,如预备、中止和未遂,根据我国刑法第23条的规定,所谓未遂是指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所谓犯罪既遂是指行为人完整的实施了法条所规定的基本犯罪构成事实。

尽管对于敲诈勒索罪的既遂与未遂的界定标准理论界存在不同的观点,但司法实践中较一致的赞同“应以被害人是否产生恐惧心理并基于这种恐惧心理而交付财物或让渡财产性利益”这一界定标准。因而,敲诈勒索罪既遂的标准是行为人实施的敲诈勒索行为使得被害人产生了恐惧心理而被害人正是基于这种恐惧心理向行为人交付了自己的财物或让渡了自己的财产性利益即为既遂。也就是说,恐惧害怕的心理和基于恐惧害怕的心理而向行为人交付了自己的财物或让渡了自己的财产性利益为敲诈勒索罪既遂的标准,二者缺一不可,否则不构成敲诈勒索罪的既遂。

如果被害人并未因行为人的威胁、要挟而交出财物的,为敲诈勒索罪的未遂。

第二章 对某市因环境污染索赔引起的敲诈勒索案的分析

在我国的社会主义法制体系下,人们在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当然享有获得救济和赔偿的权利,但人们在行使该权利时,不能在贪婪心理的驱使下产生非法占有让人财物的目的,并且行使权利时应当尽可能利用合法、合理、正当的途径,不能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式,否则有可能跨越犯罪的界限,进而走上犯罪的道路。

第一节 对某市因环境污染索赔引起的敲诈勒索案的分析


一、案情回顾

某市某镇刘冲村五组原有一个矿山企业,属于集体企业,后因改制,该村村民钟某于2006年购买了该企业,设立了某市化工厂,后更名为某市化工有限公司。2008年该公司投入生产,为10万吨/年硫酸和10万吨/年磷酸一铵项目。

2004年,刘冲村村民魏某购买了原矿区小学的11间平房、幼儿园、托儿所教室以及一间私人房屋(合计1.36万元),后改建为养猪场(后经鉴定该养猪场总价值约为52.5万元),养猪场距某市大生化工有限公司最近处约为60米,魏某在该养猪场养猪至2011年底。2010年1月到2011年期间,魏某的养猪场出现了死猪的现象。在没有经过相关部门鉴定的情况下,魏某认为死猪现象的发生是因为某市化工有限公司的污染所致。

刘冲村村民余某于2005年买下了距某市化工有限公司数百米的百余亩山林,于2006年开始栽种意杨(后经过相关部门鉴定该意杨林价值约为6.8万元),后发现意杨长势不佳。

因认为饲养生猪,种植林木受到某市化工有限公司污染造成损失,魏某,余某和某市化工有限公司多次发生冲突。从2010年开始,魏某,余某要求某市化工有限公司向其进行赔偿,双方因赔偿金额没能达成协议但一直在磋商协调。

2011年3月,姚某(系魏某之妻)、余某等数十人封堵某市化工有限公司,冲入公司内并扬言断电,和公司内工作人员发生肢体冲突。

2011年4月到5月期间,姚某、余某、朱某及刘冲村的其他村民,先后到镇、市政府以及市信访局、环保局,某省信访局上访。

2011年5月28日,市环保局对某市化工有限公司作出环境监测结果,监测结果超标。

2011年5月29日,某市化工有限公司与魏某达成转让补偿协议。协议约定:魏某将其养猪场的建筑物所有权一次性转让给某市化工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100万元。刘冲村村委会作为见证方在该协议上盖了章。

同日,某市化工有限公司与余某达成补偿协议,一次性补偿余某110亩自留地和15亩桃树果木林损失共35万元。

2011年8月,姚某打电话告知钟某其老屋因受化工有限公司开矿影响塌陷,要求赔偿,并到信访部门进行信访。

2011年8月21日,某市化工有限公司与魏某达成另一项协议:魏某将位于刘冲村磷矿五号井附近的8间房屋(包含养猪用房)整体搬迁,某市化工有限公司向魏某支付补偿款24万元。

2012年9月6日,某市大生化工有限公司向公安部门对魏某,余某提出了控告。

2012年9月27日至10月12日,某市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将魏某,余某刑事拘留。

2013年3月,某市人民检察院分别对魏某,余某二人提起公诉。

二、案件分析

1、就本案的犯罪客体而言,行为人魏某,余某的行为已经侵害了他人的财物所有权。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二行为人分别向受害人某市化工有限公司索赔金额为124万元和35万元并且受害人已经给予了赔付,而二行为人的实际损失却分别为52.5万元和6.8万元。这已严重的侵害了他人的财物所有权,符合敲诈勒索罪的犯罪客体要件。

2、就本案的犯罪客观方面而言,二行为人魏某,余某伙同其家属及其他村民对受害人某市化工有限公司实施了要挟行为,迫使受害人向其交付了数额巨大的财物。值得注意的是,敲诈勒索的行为人所实施的威胁或要挟行为,其内容可能涉及被害人多方面的利益,包括合法与非法利益。根据受害人某市化工有限公司环评报告的要求:“根据有关两种不同污染物卫生防护距离取值的规定,本项目卫生防护距离取600米,在距离厂界600米范围内的居民点必须搬出”。然而客观情况是,在距离厂界600米范围内的50多户居民并未搬迁。这或许是受害人某市化工有限公司的软肋,即受害人在违法生产作业。

在受害人在违法生产作业期间,二行为人魏某,余某伙同其家属及其他村民封堵某市化工有限公司,冲入公司内并扬言断电,和公司内工作人员发生肢体冲突,并先后到镇、市政府以及市信访局、环保局,省信访局上访。行为人正是抓住了受害人的软肋并不断地通过封堵公司,信访等形式向其进行要挟,迫使受害人向行为人进行巨额赔偿。最终行为人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即占有了受害人巨额财物。

行为人实施的这一系列行为符合敲诈勒索罪一般的犯罪行为模式,即行为人实施威胁、要挟的行为-------受害人恐惧害怕-------受害人基于恐惧害怕的心理而交付财物或让渡财产性利益于行为人。在本案中,尽管受害人是法人,但法人是由具体的自然人来进行管理的,法人的管理人产生了恐惧心理(因为受害人某市化工有限公司在违法生产作业,害怕被有关部门查处,而行为人不断地上访会揭发受害人的违法生产作业行为),可视为法人产生了恐惧心理。否则将不利于保护法人的利益,最终还是会损害法人所代表的自然人的利益。

综上,二行为人所实施的一系列行为符合敲诈勒索罪客观方面要件。

3、就本案的犯罪主体而言,二行为人魏某,余某是年满16周岁且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符合敲诈勒索罪的主体要件。

4、从主观方面来说,行为人的确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行为人魏某的养猪场经鉴定总价值约为52.5万元,行为人余某的杨林经鉴定价值约为6.8万元。但二行为人却向某市化工有限公司索赔价额分别高达124万元和35万元,远远超出了二行为人所遭受的实际损失。由此可以看出,行为人明知自己索要的巨额赔偿金肯定会发生侵害他人的财物所有权的危害结果,但行为人却希望这种危害结果发生,因此,从主观方面来说,行为人具有直接的故意,这就符合了敲诈勒索罪主观方面的要件。

综上,二行为人魏某,余某已经构成了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即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要挟的方式来敲诈勒索受害人,使得受害人产生了恐惧心理并最终向行为人交付了巨额财物,因此,二行为人魏某,余某已经构成了敲诈勒索罪的既遂。

 

第三章 余论

纵然,某市化工有限公司在环保要求没有达标的情况下依然违法违规生产作业,但对其漠视法律、违法违规生产作业的行径需要由国家有关部门来予以查处、处罚,纵然某市化工有限公司因违法生产作业、污染环境对其周围的居民成了这样或那样的损害,在社会主义法制体系下,有损害就有救济,每一个受到损害的公民应该理性的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比如搜集相关证据通过民事诉讼的途径来获得相应的赔偿,而不能依凭自己握有他人的“把柄或软肋”进而对其进行要挟从而索要巨额的赔偿款。

诚然,在一部分人的心目对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权不如闹政府、信访甚至过激的行为来的快捷和方便,反而不用花费过大的成本。正是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人们产生了一种错误的维权观念,即“不闹不解决,小闹小解决,大闹大解决”。但正是这种错误的维权观念强化了人们对法律的漠视意识,当漠视法律的后果却是要受到法律严厉的制裁时,人们才为自己获得相应的处罚而深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无力的为自己维权行为作最无奈的辩解:“我是在维权,反而受到了法律的处罚,法律对我不公”。这样的辩解并不足以使法律对其的违法行为予以从轻甚至是免于处罚。

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国正在稳健的向构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制体系大踏步迈进,这一过程需要全国人民的协力配合并对我国法律予以应有的信仰和尊重。也许正是从现在开始,新时代的中国人民要敢于、勇于冲破历史的牢笼,摒弃人情关系以及权大于法的陈旧观念,从内心深处坚信法律的权威和作用,试着用一种虔诚的心境去理解法律、敬仰法律、信仰法律。积极的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自己在社会生活中所遇到的种种纠纷,诚然,时下的中国,很多人不信仰法律,总是在试图穿过法律的路径或漏洞来获取那点自认为“价值不菲”的意外“收获”。这不利于中国法制的发展,不利于个人在社会中获得应有的尊重,不利于和谐社会氛围的构建。

维权是宪法和法律赋予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当你的权利受到侵害时,你有权如同斗士一般,以高昂的姿态站出来并凭仗你那高昂的斗志利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对于每一个守法公民而言,当你的权益受到侵害时,你必须通过合法的途径来寻求救济。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要加强对法律的学习,培养和提高理性、依法维权的水平和能力,摒弃“宁信访而不信法”的维权观念,在法律的框架范围内寻求对权利的救济。此外,我们在维权的同时需要格外注意守法与违法甚至是犯罪的界限,当你跨入违法或犯罪的门槛时,法律并不会因为你不知道违法与犯罪的界限而对你予以从轻处罚。

尽管有时我们采用法律途径维权的过程会很漫长、也可能会很艰辛,但最终我们的权利还是会得到相应的救济,因为我们在路上,在路上,就有希望!

 

 

 


0 收藏
在线咨询

律师号码归属地:陕西 西安

点击查看完整号码 15891390320

相关阅读

  • 全站访问量

    384

  • 昨日访问量

    19

技术支持:华律网 - 版权所有:卢珂律师

Copyright©2004-2018 ICP备案号:蜀ICP备05003493号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会员介绍、亲办案例等信息,由会员律师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其本人负责,华律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