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艳渤律师
陈艳渤律师
综合评分:
4.9
(来自33位用户的真实评价)
江苏-南京专职律师执业11年
查看服务地区

咨询我

公司股权转让纠纷—合同的有效订立!

发布者:陈艳渤律师 时间:2020年12月10日 698人看过 举报

律师观点分析

原告王某与被告蒋某股权转让纠纷一案,原告王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艳渤、被告蒋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原、被告于2018年11月8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于2019年6月2日解除;2.判令被告返还原告股权转让款250000元;3.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利息损失,以250000元为基数。

2018年11月8日,原、被告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协议约定,被告蒋某转让安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公司)5%股权给原告,原告支付股权转让对价后被告立即办理公司股东、股权、章程修改等相关变更登记手续。原告将250000元股权转让款支付至被告指定账户。被告收款后,拒不办理股权变更登记。2019年6月2日,原、被告达成一致意见解除《股权转让协议》,被告承诺在2个月内将股权转让款退还原告。后被告失去音讯,不接原告电话、不回复微信。

原告王某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原、被告于2018年11月8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1份,用以证明双方约定被告将其持有的安徽**公司5%的股权转让给原告。

2.中国工商银行汇款凭证1份,用以证明原告于208年11月14日根据被告的指示支付了股权转让款250000元。

3.安徽**公司的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用以证明被告系安徽**公司的股东并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持有该公司80%的股权,原告支付转让款后被告至今未办理股权变更登记。

4.原、被告自2018年9月20日至2019年10月14日期间全部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图及通过微信发送的《解约协议书》4份,用以证明因被告迟迟未办理股权变更至原告名下,双方协商解除股权转让协议,被告同意先退还原告150000元,但对支付时间双方未能协商一致。

对原告提供的上述证据,被告蒋某质证后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并提供了其保存的原、被告自2018年11月12日至2019年10月14日期间全部的微信聊天记录打印件用以核对。本院审查后认为,上述原告提供的四组证据及被告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经对方质证无异议,证据来源和形式符合法律规定,能够反映案件事实、与本案争议焦点相关联,予以认定。

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王某所支付的250000元款项性质。

本案中,原、被告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蒋某同意向王某转让其持有的安徽**公司5%股权,并约定支付股权转让对价后立即办理公司股东、股权、章程修改等相关变更登记手续。尽管《股权转让协议》未明确股权转让对价的金额,但是不是如被告主张的双方是零元转让呢?结论显然不是的。第一,从双方2018年11月12日的微信聊天记录内容来看,王某询问“安徽**的投资款打到哪个账户”,蒋某告知打到周某在中国建设银行杭州高新支行营业部的账户。这里王某的用语是“投资款”,不是“股权转让款”,但根据上文的分析,投资者向原股东转让股权所支付的股权转让款,对投资者而言,也可以称之为“投资款”。11月14日,王某向周某的该账户转账250000元。尽管该笔250000元款项不是蒋某本人收取,但系根据蒋某指示交付给周某的。第二,双方在2019年5月10日的微信聊天记录讲得更明确,王某询问“25万是多少股份来着”,蒋某回答“5个点”“当时转让协议是5个点”,表明蒋某转让给王某安徽**公司5%股权,双方约定的对价款就是250000元。第三,在2019年3月7日和15日,由蒋某拟定并通过微信发送给王某的《解约协议书》文本,也是将蒋某和王某列为合同当事人,且约定由蒋某退回王某投资金额150000元,并非由安徽**公司向王某退投资款。

综上,可认定,王某于2018年11月14日向周某转账支付的250000元系受让蒋某5%安徽**公司的股权转让款。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第九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王某与被告蒋某订立的《股权转让协议》已于2019年3月18日解除。

二、被告蒋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王某股权转让款250000元及相应的利息损失。

案件受理费5050元,减半收取2525元,由被告蒋某负担。

陈艳渤律师,中共党员,2005年毕业于中央司法警官学院,现为北京市万商天勤(南京)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2010年开始从事... 查看详细 >>
  • 执业地区:江苏-南京
  • 执业单位:北京市万商天勤(南京)律师事务所
  • 律师职务:专职律师
  • 执业证号:1320120********30
  • 擅长领域:刑事辩护、法律顾问、合同纠纷、工程建筑、交通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