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澍青律师
以法律的智慧服务人 以法律的知识帮助人
13545913645
咨询时间:00:00-23:58 服务地区

陆XX、刘XX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者:李澍青律师 时间:2020年09月07日 273人看过举报

律师观点分析

上诉人(原审被告):陆XX,男,1961年9月23日出生,住湖北省潜江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XX,湖北XX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XX,女,1963年9月28日出生,住湖北省潜江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XX,湖北XX律师。
原审被告:王X,女,1962年4月25日出生,住湖北省潜江市。
上诉人陆XX因与被上诉人刘XX、原审被告王X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沙洋人民法院于2018年7月12日作出的(2018)鄂0891民初8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8年8月2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9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陆XX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XX,被上诉人刘XX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汪XX,原审被告王X到庭参加诉讼。经合议庭评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陆XX上诉请求:一、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陆XX对王X应偿还的借款本金及利息不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二、一审、二审的诉讼费用由刘XX负担。事实和理由如下:一审法院认定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经营的事实错误。(一)刘XX提交的王X的银行交易明细清单,即使显示有资金转入婚生子陆X的账户,也不能证明该借款属于夫妻共同债务。1.银行流水是个人隐私信息,未经法律规定或授权,任何人不能查明。2.如果刘XX不能就其获得王X的银行交易明细清单的合法性予以说明,该证明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3.即使显示有资金转入婚生子陆X的账户,也不能证明借款是用于了陆XX与王X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经营。(二)王X因个人赌博对外负债累累,王X向陆X借钱偿还对外债务。王X将部分款项汇入陆X的账户实际上是在偿还其欠陆X的借款。陆X本人对王X偿还资金的来源也不知情。(三)陆X本人并无生意资金周转的需求。刘XX主张借款理由是为陆X开超市需资金周转,这与事实不符。陆X并未经营超市。(四)王X向刘XX借款不止一次。王X嗜赌负债的事实,大家都知道。刘XX出借资金的根本原因是为了获取高额的利息。这能证明借款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而是偿还赌债。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认定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是错误的。债务明显超出日常生活所需,刘XX未能举证证明借款用于共同生活或共同经营,也未能证明是夫妻共同意思表示。故对于案涉债务,陆XX不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刘XX答辩称,一、王X与陆XX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内,王X向刘XX所借的187000元中,大部分都转给了婚生子陆X,用于其经营超市。虽然借条上没有陆XX的签字认可,但是这符合家事代理范围内的推定夫妻有共同意思表示的情形。故陆XX对187000元及利息应当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二、刘XX是基于其与王X是很好的同事关系,才没有要陆XX在借条上签字的。基于常识和日常的生活经验,夫妻一方借款给子女使用,不可能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应当推定为夫妻的共同意思表示,所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
王X参诉称,一、王X对借款数额没有异议,但该借款不是用于陆X经营超市,是用于王X偿还各种债务。二、从2015年至今,王X不管找谁借款都是为了还其欠款,所有借款王X都是背着陆XX借的,直到开庭之前陆XX对借款都不知情。三、王X是独立的民事主体,王X个人的借款应由王X偿还。
刘XX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判令王X、陆XX连带偿还刘XX人民币248000元及相应利息;二、本案诉讼费由王X、陆XX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王X以其子开超市需要资金周转为由,向刘XX借款。2017年11月26日借款2万元,承诺2017年12月中旬全部还清;2018年2月4日借款1万元,承诺2018年3月4日还款;2018年2月17日借款4万元,承诺2018年3月18日还款;2018年2月21日借款1万元,承诺一个月还款;2018年4月16日借款2万元,承诺2018年5月10日前归还。
2018年3月13日,刘XX在中国XX银行以自己的名义办理了4万元的贷款,随后将4万元借给王X,贷款每月由刘XX还款。
2017年5月23日,王X向刘XX借得中国XX银行、中国XX银行信用卡各一张,额度均为1万元,承诺2017年12月底还卡;2018年1月3日,王X向刘XX借得中国XX储蓄信用卡一张,额度8万元,随借随还;2018年2月17日,王X又向刘XX借得中国XX银行信用卡一张,额度1万元。
2018年4月6日,王X透支中国XX储蓄信用卡80000元,透支中国XX银行信用卡19000元,2018年4月12日透支中国XX银行信用卡9000元。王X透支信用卡后未还款,一直由刘XX在偿还透支款。
另查明,王X、陆XX于1985年9月结婚,2018年4月12日协议离婚。王X借得的款项部分转给了王X、陆XX的婚生子陆X,王X先后向刘XX偿还借款32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刘XX与王X之间的借贷关系事实清楚,真实有效,受法律保护。王X所欠刘XX借款,依法应当清偿。王X向刘XX借款248000元,已偿还32000元,剩余216000元未偿还,因此刘XX起诉王X偿还借款248000元的请求,本院支持偿还借款216000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刘XX与王X之间借款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也未约定逾期利率,刘XX主张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予以支持。最后一笔借款承诺2018年5月10日前归还,故利息起算点以2018年5月11日为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本案中王X以婚生子陆X开超市需要资金周转为由向刘XX借款,借款本金187000元借款时间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且所借款项部分汇入婚生子陆X账户上,故陆XX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借款本金187000元及利息应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由于王X2018年4月12日透支中国XX银行信用卡9000元以及2018年4月16日向刘XX借款20000元的时间均发生在与陆XX离婚后,故陆XX对借款本金29000元及利息不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二条第四项、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判决:一、王X偿还刘XX借款216000元,陆XX对其中187000元承担连带偿还责任。二、王X支付刘XX借款利息,自2018年5月11日起按年利率6%计算,至履行完毕止。陆XX对本金187000元的利息承担连带偿还责任。上述一、二项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020元,由王X、陆XX负担。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主要争议在于:对于王X欠刘XX的借款,陆XX是否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陆XX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夫妻债务纠纷适用法律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所需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根据上述规定,该法条明确了举证责任,债权人应对于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负有举证责任。本案诉争的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陆XX不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刘XX反驳,根据其一审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王X向刘XX借款用于王X和陆XX的儿子陆X经营超市。刘XX将款项借给王X,王X通过银行转账交付给陆X,这个行为陆XX是知道和应当知道的,故其应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王X主张,其向刘XX借款,陆XX不知情,其不应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本院认为,《夫妻债务纠纷适用法律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第二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上述规定显示,可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情形包括:1.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所形成的债务;2.以个人名义举债,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3.以个人名义举债,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者夫妻共同生产经营所负的债务。
就本案而言,第一,涉案借款虽然发生在王X、陆XX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但借款的形成过程,只涉及王X,没有陆XX签字认可的借条,也没有陆XX的事后追认,并没有证据证明案涉借款系王X、陆XX的共同意思表示所负债务。第二,案涉借款本金数额为187000元,所借款项数额较大。根据王X、陆XX在借款期间的职业、收入等情况,结合本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和社会生活习惯等因素,应当认定王X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的数额明显超出其与陆XX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范畴,超出夫妻一方家事代理权限范围,不应认定为王X、陆XX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第三,债权人刘XX未能证明该债务用于王X、陆XX的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刘XX主张王X将案涉借款部分汇入王X、陆XX的婚生子陆X的账户,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本院认为,陆X虽然是王X、陆XX的儿子,但其作为具有独立民事主体的成年人,并不属于法律规定的王X、陆XX必须要抚养的对象,故王X将案涉借款部分汇入陆X的账户,不属于王X、陆XX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范畴,也不属于用于王X、陆XX的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的情形,而是属于王X与案外人陆X的经济往来。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未能举证的,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案中,刘XX未能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案涉借款属于王X、陆XX的夫妻共同债务,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陆XX不应承担偿还责任。
综上所述,陆XX的上诉理由成立,其上诉请求予以支持。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湖北省沙洋人民法院(2018)鄂0891民初88号民事判决;
二、王X偿还刘XX借款216000元,并支付利息,自2018年5月11日起按年利率6%计算至履行完毕之日止;
三、驳回刘XX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判决第二项应付款项,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逾期支付,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5020元,由王X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5020元,由刘XX负担。陆XX已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5020元,判决生效后,本院应予以退还。刘XX应负担的二审案件受理费5020元,如其未自行缴纳,一审法院执行后移转本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李澍青律师 已认证
  • 13545913645
  • 湖北乾行律师事务所
咨询律师
  • 入驻华律

    9年 (优于62%的律师)

  • 用户采纳

    215次 (优于99.22%的律师)

  • 用户点赞

    381次 (优于99.61%的律师)

  • 平台积分

    137002分 (优于99.81%的律师)

  • 响应时间

    一天内

  • 投稿文章

    3104篇 (优于94.87%的律师)

版权所有:李澍青律师IP属地:湖北
技术支持:华律网蜀ICP备11014096号-1 个人网站总访问量:773608 昨日访问量:63

华律网提示:本页面内容信息由律师本人发布并对信息的真实性及合法性负责,如您对信息真实性及合法性有质疑,请向华律网投诉入口反馈,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