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厚成律师网

以法律智慧为您分忧解难

文厚成律师

  • 服务地区:查看服务地区

  • 主攻方向:刑事辩护

  • 服务时间:00:00-23:59

  • 执业律所:河南冠南律师所

在线咨询 收藏 0人关注

法律咨询热线|

13633979755点击查看

打印此页返回列表

合伙人遭遇除名如何应对,有什么救济途径

发布者:文厚成律师|时间:2018年09月02日|分类:法学论文 |16人看过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被除名合伙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提起除名异议之诉

阅读提示:合伙人被除名后,还有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即提除名异议之诉。《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三款规定:“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该规定为被除名人提除名异议之诉提供了依据,但被除名人应注意在法定期限内积极提起诉讼(主文案例)。同时《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和第二款对除名的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做出了规定,被除名人可从审查是否满足除名实质要件和程序要件入手,以达到自我救济之目的(延伸阅读案例一至四)。


裁判要旨


合伙人被除名后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超过三十日未起诉的,即丧失提起除名异议之诉的权利。


案情简介


一、上咏盛济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合伙人为上咏企业(普通合伙人)和上投资产公司(有限合伙人)。上咏企业为合伙企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并委派邓世岗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的代表。

 

二、因上咏企业未按协议约定缴纳出资款,上咏盛济召开合伙人会议,决定对执行事务合伙人上咏企业进行除名,上咏企业退伙。

 

三、上咏企业向黄浦区法院起诉,请求确认除名决议无效,恢复其合伙人身份。黄浦区法院认为上咏企业的起诉时间已超过提起除名异议之诉的三十日除斥期,故裁定驳回起诉。

 

四、上咏企业不服,上诉至上海市二中院。上海市二中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五、上咏企业向上海市高院申请再审,上海市高院驳回其再审申请。


裁判要点


《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对合伙人的除名决议应当书面通知被除名人。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第三款规定:“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本案中,在合伙人会议上,上咏企业的代表人邓世岗在合伙人会议决议上签字,应视为上咏企业已于当日接到了除名通知,除名决议已生效,上咏企业丧失合伙人身份。后上咏企业未在法律规定的三十日内提起诉讼,已丧失了提起除名异议之诉的权利。故上海市高院最终驳回其再审申请。


实务经验总结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避免未来发生类似败诉,提出如下建议:

 

一、《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对合伙人除名做了严格限定,即使合伙人存在未履行出资义务、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有不正当行为等情形,只要存在一名合伙人(不包括被除名人)不同意将其除名,该除名决议也不能生效。


二、其他合伙人在做出除名决议后,应书面通知被除名人,否则除名决议不生效。为防止事后被除名人否认接到除名通知,可在书面通知被除名人时要求其出具签收凭证。


三、被除名人在收到书面除名通知后,应积极向法院提起诉讼救济自己的权利,防止因超过法定期限,错过提起除名异议之诉的机会。此外还应注意,虽然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无表决权,但被除名人在除名决议上签字可认定属于接到除名通知,三十日的期限自签字之日起开始起算。因此,在无特殊情况下,被除名人不要轻易在除名决议上签字。


《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第三款规定:“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该三十日是法定不变期间,不适用诉讼时效关于中止、中断和延长的规定,超过该法定期间,被除名人即丧失提起除名异议诉讼的权利。本案中,自2014年5月16日邓世岗在决议上签字之日起,三十日的期限已经开始起算,上咏企业于2016年10月8日向法院起诉,显然已经超过三十日的除斥期间,提除名异议的权利早已丧失。


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

第四十九条  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

(一) 未履行出资义务;

(二) 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三) 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四) 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对合伙人的除名决议应当书面通知被除名人。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

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


法院判决


以下为该案在法院审理阶段,判决书中“本院认为”就该问题的论述:


根据盛济企业有限合伙协议的约定,邓世岗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上咏企业委派在合伙企业的代表,在未经法定程序变更的情况下,当然有权代表上咏企业参加合伙人会议并在除名决议上签名。上咏企业称已撤销邓世岗的代表身份,但其撤销程序并不符合合伙协议的约定,上投公司和盛济企业对此亦不予认可,故本院对上咏企业的该项主张不予采信。我国合伙企业法第49条规定,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本案中,上咏企业的代表人邓世岗在2014年5月16日召开的会议决议上签字,应视为上咏企业已于当日接到了除名通知,上咏企业未在法律规定的30日内提起诉讼,已丧失了提起除名异议之诉的权利。上咏企业关于其一审诉请不仅仅是确认除名决议无效,而且还包括请求确认决议的其他内容无效的主张,明显与其一审诉请的内容不符,本院不予支持。上咏企业主张系争决议是上投公司伙同其员工恶意伪造,属无效决议,但其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



案件来源



上海上投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合伙协议纠纷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沪民申2508号]


0 收藏
在线咨询

律师号码归属地:河南 信阳

点击查看完整号码 13633979755

相关阅读

  • 全站访问量

    23860

  • 昨日访问量

    106

技术支持:华律网 - 版权所有:文厚成律师

Copyright©2004-2018 ICP备案号:蜀ICP备05003493号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会员介绍、亲办案例等信息,由会员律师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其本人负责,华律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