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海燕
15年房产领域经验,实践经验丰富
13622829881
咨询时间:00:00-23:59 服务地区

XX公司、XX公司、唐XX等建设工程合同纠纷XX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者:唐海燕 时间:2020年07月22日 172人看过举报

律师观点分析

上诉人唐XX、广西建工集团第XX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XX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因与原审被告XX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均不服防城港市防城区人民法院(2018)桂0603民初71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2月2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唐XX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唐XX,上诉人XX公司、XX公司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政、覃首信,原审被告XX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潘XX、朱XX到庭参加质证并接受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唐XX上诉请求:一、改判XX公司向唐XX支付的各项利息应当自所拖欠的延期租金应付未付之日起算;XX、XX审诉讼费由XX公司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唐XX与XX公司于2014年5月18日签订的《远通·上城XX期8#a、8#b、9#、10#楼工程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以下简称《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第6条第2款约定:“甲方如延期使用外架,应付给乙方延期租金。每栋楼的延期租金以该栋楼的建筑面积包干总价除以工期时间、按日计算租金,每月付清。”一审判决已确认“XX公司于2015年9月5日起延期使用8#a楼脚手架,于2015年10月20日起延期使用8#b楼脚手架,于2015年2月8日起延期使用9#楼脚手架,于2017年2月1日起延期使用10#楼脚手架”的事实。XX公司从未向唐XX支付任何一笔延期费用,根据租金每月结清的原则,利息损失应当自XX公司逾期支付每一笔延期费用之日起计算,而不是如一审法院认定的统一自唐XX起诉之日起计算。即使不按照合同约定的月利息2%而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延期利息,利息的起算日也应当为每笔延期租金产生后的次月1日起,因此XX公司应当向唐XX支付截止2018年8月12日的利息为195623.54元,并且应当计算至XX公司向唐XX支付完所有的延期租金之日止。涉案分包合同虽无效,但根据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延期租金应参照工程合同执行。
XX公司、XX公司针对唐XX的上诉辩称,一、从双方合同约定来看,延期租金实际上就是XX公司因超合同期限使用外架材料而赔偿唐XX的损失,因此所谓的延期租金应当以XX公司实际延期使用的外架材料数量×租金(参照防城港造价信息)×天数来计算,而不能按照合同约定方式计算,即以该栋楼建筑面积包干总价款除以工期时间,按日计算租金,况且合同无效,无效合同中关于延期租金的计算相关约定亦属无效。XX、涉案工程价款为包工包料的施工合同,合同价款主要由材料租金、搭拆人工费、运输费等构成,同时该合同价款所涉及的分项工程范围不仅包含外架,还包含模板支撑体系的脚手架、临边维护、临时设施(钢筋棚、搅拌机棚、楼梯边护、电梯井防护、塔吊提升防护、人员进出口防护、临边防护等)等分项工程款,按照原合同约定计算延期租金利息无疑扩大了损失,与事实不符。三、在计算外架延期租金时,应当仅就实际延期使用的外架材料租金进行计算,而不能把人工费、运输费计算在内,也不能把其他分项工程所用的材料租金计算在内。四、法院应根据案件具体情况通过委托评估办法认定外架延期租金数额。五、因唐XX过错导致合同被认定无效,延期租金利息损失应由唐XX自行承担,XX公司无需承担利息损失赔偿责任。
XX公司针对唐XX的上诉述称,坚持其在一审中的答辩意见,唐XX上诉并未请求XX公司承担责任,唐XX与XX公司及XX公司的纠纷由法院依法裁决。
XX公司、XX公司共同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改判XX公司向唐XX承担延期租金XXX.67元(具体以鉴定结论为准),以及唐XX赔偿XX公司各项损失690964元;XX、由唐XX承担一、XX审全部案件受理费。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延期租金实为唐XX的脚手架租金损失,分包合同无效,合同中关于延期租金计算方式的约定也无效,一审法院以无效合同的相关条款认定唐XX的延期租金损失错误。且按照合同约定方式计算得出的延期租金损失远远超出外脚手架实际使用材料的租金损失,不能反映唐XX的实际损失,应通过司法鉴定的方式确定唐XX的实际延期租金损失。一审法院将延期租金认定为工程款,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XX条的规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2、延期租金实际上是XX公司因超合同期限使用外架材料而赔偿唐XX的损失,应当以XX公司实际延期使用的外架材料的数量×租金×天数来计算,而不能按照合同约定的方式即以该栋楼建筑面积包干总价款除以工期时间按日计算租金,理由如下:(1)根据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第XX条、第三条的约定,涉案工程款为包工包料的施工合同,合同价款主要由材料租金、搭拆人工费、运输费等构成,同时该合同价款所涉及的分项工程范围不仅包含外架,还包含了模板支撑体系的脚手架、临时维护、临时设施等分项工程款,按照原合同延期租金的计算方式无疑扩大了损失,与事实不符。(2)在计算外架延期租金时应当仅就XX公司实际延期使用的脚手架材料租金进行计算,而不能把人工费、运输费计算在内,也不能把其他分项工程的所使用的材料租金计算在内,也不能把其他分项工程所使用的材料租金计算在内。合同所约定的延期租金计算方式:单栋楼延期日租金=单栋楼合同价款(合同单价×单栋楼建筑面积)÷单栋楼的工期,是以合同价款作为计算基准,这样的计算方式不仅把脚手架所使用的材料租金计算在内,而且也把人工费、运输费以及非脚手架使用的材料租金都一并计算外架延期租金,这显然与事实不符。(3)XX公司按照外脚手架工程施工方案以及参考防城港市信息价计算,所谓脚手架钢管和扣件延期租金总额为XXX.67元(计至2018年4月30日止),而唐XX按照合同所计算的延期租金总额为XXX.23元(计至2018年5月10日),两者相差将近150万元,并且唐XX提供的脚手架和扣件实际采购价也仅有一百多万,唐XX所主张的金额远远超过了其实际损失,应予调整,并应按照外架实际所用材料计算延期租金损失。唐XX按照合同所计算的延期租金与其实际损失严重不符,只有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外架延期租金进行司法鉴定才能客观地反映涉案外架延期租金,而一审法院对于XX公司、XX公司提交的鉴定申请作出不予鉴定的决定,有失公允。XX、一审法院认定“9#楼和9#楼附楼延期租金计算至2018年7月14日、10#楼延期租金计算至2018年8月6日、8#b楼和8#a楼延期租金计至2018年8月12日”,与事实不符。延期租金的计算截止时间应计算至XX公司发出《脚手架超出通知》之日即2018年5月7日止。理由如下:首先,XX公司作为延期使用脚手架的一方当事人,有权决定是否继续使用脚手架,而唐XX应当自接到XX公司拆除外架通知之日,及时安排人员拆除外架,否则其无权就通知下发之后的延期租金向XX公司、XX公司主张权利。其次,本案中,唐XX在接到拆除脚手架通知之后,以种种理由拒绝拆除,其目的就是以此来要挟XX公司、XX公司,同时恶意收取延期租金,并陈述说“通知下发以后XX公司、XX公司仍然需使用脚手架”,这完全与事实不符。脚手架拆除后,XX公司、XX公司可以另行采取其他施工措施进行后期施工,而唐XX不能违背XX公司、XX公司的意愿,拒不履行拆除脚手架的义务,同时强行收取XX公司、XX公司的延期租金。综上,延期租金截止时间应计算至2018年5月7日。三、一审法院以“唐XX在拆除外架之前,XX公司的工程已经存在逾期竣工的情形”为由,判决驳回XX公司的反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首先,XX公司于2018年5月7日下发拆除脚手架通知,唐XX应当按照通知的要求及时拆除脚手架,不得拖延,而唐XX在XX公司于2018年7月4日第XX次向其发出《限期拆除脚手架通知》之后,才于2018年7月7日开始拆除外架,严重影响了XX公司的施工进度,致使XX公司延长工期达到两个月。因此唐XX应当承担XX公司、XX公司在这两个月内的全部经济损失690964元(其中逾期竣工违约金544496元,设备租金51400元,管理人员工资95068元)。其次,在XX公司要求唐XX拆除外架时确实已经存在逾期竣工的情形,但是逾期时间越短XX公司的损失自然就越少,XX公司所支付的设备租金、管理人员工资、业主单位的违约金也越少,而唐XX故意延期拆除外架的行为,造成XX公司因此多支出的费用,应当由唐XX承担。
唐XX针对XX公司、XX公司的共同上诉辩称,一、关于延期使用外架的工程款计算标准问题。1、唐XX与XX公司签订的分包合同虽无效,但涉案脚手架工程竣工后,XX公司及关联方向唐XX支付了约定工期内的部分工程款973058.04元,后期还发函要求拆除或部分拆除,可见脚手架工程已由XX公司验收合格并投入使用,且一直延期占用。该事实有唐XX一审提交的证据3-10、12-14及XX审证据《8#a楼钢管配合费用支付说明》证明,一审法院对此亦予以确认。2、涉案分包合同第六条约定了“付款方式及延期租金”的结算条款,即“延期使用外架的,应给付延期租金,每栋楼的延期租金以该栋楼的建筑面积包干总价除以工期时间、按日计算租金,每月付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XX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的规定,结算标准应参照合同约定执行。3、延期使用后,唐XX与XX公司通过书面形式签字确认的《结算单》再次印证了双方参照涉案分包合同执行的事实,该《结算单》是双方针对结算标准的书面另行约定,对双方产生法律效力。4、一审法院认定的结算标准不存在过分高于市场价的情况,具备合理性,双方一直遵照执行均未提出异议,XX公司、XX公司因资金链断裂等问题提出结算标准过高,严重违背诚实信用原则,且双方一直按照2015年签订的涉案分包合同及结算单的单价“43元/㎡”进行结算,并未按照2018、2019年的物价水平进行递增,XX公司、XX公司主张过高违背常理。5、XX公司的鉴定申请没有必要、客观上也鉴定不能,同时也超出法定期限,一审法院不予准许正确。综上,一审法院认定8#a、8#b、9#、9#附、10#分别以901.08元/天、704.24元/天、656.76元/天、216.43元/天、1273.83元/天计算,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XX、关于延期租金支付起止日的确定问题。1、根据唐XX一审证据4、5,可确定涉案工程8#a、8#b、9#、9#附、10#楼的开架日期和工期分别是2014年9月5日及一年、2015年3月19日及七个月、2014年7月8日及七个月、2016年3月1日及七个月、2016年6月22日及八个月,根据唐XX一审证据5、6-10、12-14,可确定XX公司分别自2015年9月5日、2015月10月20日、2015年2月8日、2016年10月1日、2017年2月1日开始延期使用8#a、8#b、9#、9#附、10#楼的脚手架工程,同时可确定使用9#及9#附至2018年7月14日、使用10#至2018年8月6日,另根据XX审证据《8#a楼钢管配合费用支付说明》可确定8#a使用至2019年4月15日、8#b使用至2018年10月31日,因此延期租金计算截止日应是完成拆架之日。2、涉案工程脚手架并不是荒废的状态,XX公司及关联方一直在用来抹外墙灰、装修外墙、搭载升降梯,所以XX公司、XX公司一方面在使用,一方面要求拆除,行为实在恶意至极。根据分包合同约定和行业惯例,脚手架原本也是在发包方的指引和监督管理下进行拆除的,但是XX公司及关联方确实一直未采取任何行动,直到真正使用完毕不再需要,才于2019年4月未经唐XX同意自行拆除了8#a的脚手架。可见,只要XX公司想拆架没有拆不了的可能性,之前一直不予拆架可侧面反映XX公司需要使用脚手架的事实,因此以发出拆除通知日为截止日实不合理,应以XX公司及关联方使用完毕且双方拆除脚手架之日止。综上,一审法院判决时,认定8#a、8#b、9#、9#附、10#分别计算至2018年8月12日、2018年8月12日、2018年7月14日、2018年7月14日、2018年8月6日,合法合理,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但唐XX的一审诉讼请求为延期租金应计算至XX公司不再占用脚手架予以返还之日止,那么根据XX审新证据《8#a楼钢管配合费用支付说明》,8#a、8#b应分别计算至2019年4月15日、2018年10月31日。三、关于XX公司及关联方主张的各项损失问题。1、根据《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井架物料提升机租赁合同》(签订于2015年8月28日,租期5个月)、《施工升降机租赁合同》(签订于2016年3月18日,租期6个月)中合同签订的时间和约定工期、租赁期,另根据XX公司与XX公司的往来文件可知,XX公司及关联方的远通·上城XX期工程已经存在逾期竣工的情形,支付管理人员的工资等问题与拆架没有关联性,且相关逾期竣工违约金、设备租金,若产生了,也是XX公司及关联方自行导致的,应当自行承担,更何况在本案中该部分费用并未发生。2、XX公司及关联方不能一边使用唐XX的脚手架,一边又要唐XX承担逾期竣工的相关损失,远通·上城XX期工程是由XX公司、XX建分公司导致逾期竣工的事实不可改变。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延期租金计算标准的单价为43元/m2,即认定8#a、8#b、9#、9#附、10#的单价分别为901.08元/天、704.24元/天、656.76元/天、216.43元/天、1273.83元/天;起算日分别为2015年9月5日、2015月10月20日、2015年2月8日、2016年10月1日、2017年2月1日;截止日分别为2018年8月12日、2018年8月12日、2018年7月14日、2018年7月14日、2018年8月6日正确,但因一审审理过程及终结后,XX公司仍一直占用8#a、8#b至2019年4月15日、2018年10月31日,因此延期工程款总额为XXX.22元。
XX公司针对XX公司、XX公司的上诉辩称,请求法庭依法裁判。
唐XX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一、XX公司、XX公司立即向唐XX支付拖欠的延期租金XXX.84元及利息损失XXX.636元(延期租金应计算至XX公司不再占用之日止,利息应计算至XX公司向唐XX实际支付完毕欠款之日止,以实际清偿之日的金额为准,现暂计至2018年8月12日止,迟延每天的计算:建筑面积×单价43元/㎡÷工期×使用天数),XX公司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对上述费用承担连带清偿责任;XX、本案的诉讼费用由XX公司、XX公司、XX公司承担。
XX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反诉请求:一、确认XX公司与唐XX于2014年5月18日签订的《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无效;XX、唐XX赔偿XX公司各项损失690964元(其中逾期竣工违约金544496.00元,设备租金51400元,管理人员工资95068元);三、本案诉讼费由唐XX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3年7月30日,XX公司与XX公司签订了《远通·上城XX期8#a、8#b、9#、10#楼工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将位于防城港市防城区的远通·上城XX期8#a、8#b、9#、10#楼工程发包给XX公司。XX公司是XX公司的总公司。
2014年5月18日,XX公司与唐XX签订了《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将位于远通·上城XX期8#a、8#b、9#、10#楼工程的脚手架工程施工分包给唐XX。合同约定,合同工期从第一层开架起,到楼盘完工拆架完止,8#a楼工期为一年、8#b楼和9#楼工期为七个月、10#工期为八个月;工程款按每栋楼总建筑面积计算,包干价为43元/㎡;XX公司以月结方式,按栋付给唐XX进度款,每栋楼每月以唐XX完成实际工程量的70%支付进度款,每栋楼封顶后支付完成工程量的80%支付进度款,外架拆除到第一层时付清所有余款;XX公司如延期使用外架,则应向唐XX支付延期租金,每栋楼的延期租金以该栋楼的建筑面积包干总价除以工期时间、按日计算租金,每月付清;XX公司应按规定支付唐XX的工程款,否则要承担2%的月利息。
合同签订后,唐XX分别于2014年7月8日、2014年9月5日、2015年3月19日、2016年3月1日、2016年6月22日对9#楼、8#a楼、8#b楼、9#楼附楼、10#楼开架建设,并于合同约定的工期内完成了整个脚手架工程的施工,工程款总计为973058.40元。唐XX脚手架队组完成的工程量分别如下:8#a楼为7648.7㎡,8#b楼为3504.83㎡,9#楼为3283.8㎡,9#楼附楼为1082.17㎡,10#楼为7109.765㎡。XX公司于2014年9月30日至2018年1月24日先后向唐XX支付了工程款共计970662.00元,至唐XX起诉时,尚欠唐XX工程款2396.40元未支付。
另查明,XX公司于2015年9月5日起延期使用8#a楼脚手架,于2015年10月20日起延期使用8#b楼脚手架,于2015年2月8日起延期使用9#楼脚手架,于2016年10月1日起延期使用9#附楼脚手架,于2017年2月1日起延期使用10#楼脚手架。2018年5月7日,XX公司向唐XX发出《脚手架拆除通知》,载明:远通·上城XX期8#a、8#b、9#、10#楼脚手架工程,已具备拆除条件,根据工程施工进度的安排,要求唐XX于接到通知之日起5天内安排工人拆除脚手架。2018年5月10日,唐XX向XX公司出具《关于<脚手架拆除通知>的复函》,载明:上述脚手架尚不具备拆除条件,XX公司仍拖欠应付给唐XX的延期使用脚手架的租金,且未依约给予相应的拆除条件,故拒绝XX公司的拆除要求;要求XX公司于收到复函之日起5日内支付延期使用脚手架的费用,并履行相关拆除义务。2018年7月4日,XX公司向唐XX发出《限期拆除脚手架通知》,要求唐XX在接到通知之日起3天内,安排具有拆架资质的人员拆除远通·上城XX期8#a、8#b、9#、10#楼的脚手架。唐XX接到《限期拆除脚手架通知》后,于2018年7月5日开始拆除9#楼、9#附楼、10#楼的脚手架,其中9#楼和9#附楼于2018年7月14日拆架完毕,10#楼于2018年8月6日拆架完毕,截至2018年8月12日拆除了8#b楼东面一半和南面的一半。
一审法院认为,唐XX与XX公司签订《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因唐XX不具备承接脚手架工程的资质,违反了法律禁止性规定,应属无效。合同虽然无效,但涉案脚手架工程已经由唐XX施工完毕,并交付XX公司的建设工程使用后按要求将脚手架进行拆除或部分拆除,说明唐XX已经完成了合同约定的脚手架工程,故XX公司应参照合同约定给付工程价款。关于延期租金的问题,根据《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第六条“付款方式及延期租金”约定可知,对于XX公司延期使用外架的,应给付延期租金,每栋楼的延期租金以该栋楼的建筑面积包干总价除以工期时间、按日计算租金,每月付清,该条款应属于结算条款,是双方对工期以外工程款不同计算方式的约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XX条的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本案中,延期租金的计算应参照合同的约定进行计算,XX公司延期使用外架,应向唐XX支付延期租金,因XX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XX公司作为XX公司的总公司应承担支付延期租金的责任。根据唐XX所提出的诉讼请求及一审法院所查明的事实,XX公司应向唐XX支付的延期租金分别为:8#a:以901.08元/天(7648.7㎡×43元/㎡÷365天),从2015年9月5日起计算至2018年8月12日,共965957.76元;8#b:以704.24元/天(3504.83㎡×43元/㎡÷214天),从2015年10月20日起计算至2018年8月12日,共723254.48元;9#:以656.76元/天(3283.80㎡×43元/㎡÷215天),从2015年2月8日起计算至2018年7月14日止,共822263.52元;9#附楼:以216.43元/天(1082.17㎡×43元/㎡÷215天),从2016年10月1日起计算至2018年7月14日止,共140895.93元;10#:以1273.83元/天(7109.765㎡×43元/㎡÷240天),从2017年2月1日起计算至2018年8月6日止,共701880.33元。关于利息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因合同无效,对于唐XX诉请的延期租金利息应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唐XX起诉之日起,即从2018年5月18日起,计算至延期租金付清之日止。
关于XX公司是否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问题。唐XX未提供证据证明XX公司欠付XX公司工程款,应负举证不能的责任,对唐XX诉请XX公司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对上述费用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XX公司请求赔偿各项损失的问题。从XX公司提供的《远通·上城XX期8#a、8#b、9#、10#楼工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井架物料提升机租赁合同》《施工升降机租赁合同》中合同签订的时间和约定工期、租赁期可知,唐XX在拆除脚手架之前,XX公司的工程已经存在逾期竣工的情形,其支付管理人员的工资与逾期拆架无关联性,XX公司请求判令唐XX赔偿各项损失690964.00元(其中逾期竣工违约金544496.00元,设备租金51400.00元,管理人员工资95068.00元),但XX公司没能举出相关证据证实其诉讼主张,即XX公司举证不能,于法无据,对XX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XX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XX条的规定,判决:一、确认唐XX与XX公司于2014年5月18日签订的《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无效;XX、XX公司向唐XX支付远通·上城XX期8#a脚手架的延期租金965957.76元及利息(利息:以965957.76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2018年5月18日起计算至清偿之日止);三、XX公司向唐XX支付远通·上城XX期8#b脚手架的延期租金723254.48元及利息(利息以723254.48元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2018年5月18日起计算至清偿之日止);四、XX公司向唐XX支付远通·上城XX期9#脚手架的延期租金822263.52元及利息(利息:以822263.52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2018年5月18日起计算至清偿之日止);五、XX公司向唐XX支付远通·上城XX期9#附楼外脚手架的延期租金140895.93元及利息(利息以140895.93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2018年5月18日起计算至清偿之日止);六、XX公司向唐XX支付远通·上城XX期10#脚手架的延期租金701880.33元及利息(利息:以701880.33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2018年5月18日起计算至清偿之日止);七、驳回唐XX的其他诉讼请求;八、驳回XX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本诉受理费38338元,由唐XX负担4704元,XX公司、XX公司共同负担33634元;反诉受理费5355元,由XX公司七分公司负担。
本院XX审期间,唐XX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远通上城XX期8#a楼钢管配合费用支付说明》,证明XX公司要求2019年3月13日才开始拆架;2、《远通工地8#a外架补贴工资》,证明XX公司于2019年2月28日确认拆架工人工资;3、微信聊天记录,证明涉案工程2019年3月7日还未拆架;4、远通工地拆架实况,证明8#a脚手架于2019年4月15日才拆完,8#b脚手架于2018年10月30日才拆完。XX公司、XX公司共同提交如下证据:1、2019年3月13日《远通上城XX期8#a楼钢管配合费用支付说明》,证明根据约定唐XX应在2019年3月22日之前拆完远通上城8#a楼一层至九层钢管架,但唐XX没有按XX公司、XX公司的管理和安排对外架进行拆除;2、银行转款凭证,证明2019年3月15日XX公司远通上城XX期工地负责人周XX向唐XX支付了8#a楼钢管拆除费;3、《拆除远通上城8#a楼钢管架通知》,证明唐XX于2019年3月15日收到8万元分期款后,没有依约按时拆除完所有楼层钢管架,故意保留一层钢管架,且组织民工闹事阻止XX公司采取措施自行拆除剩余尚未拆除的一层钢管架,以此恶意阻挠XX公司施工,XX公司于2019年4月11日再次通知唐XX要求其依约、限期拆除剩余尚未拆除的一层钢管架,同时XX公司将举报唐XX涉黑涉恶性质的行为,并保留继续追究其违约、侵权赔偿责任的法律权利。
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XX公司、XX公司对唐XX提交的证据1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XX公司于2018年5月7日要求唐XX拆架而不是在2019年3月19日要求拆架,同时证明了唐XX没有按分包合同约定按XX公司及XX公司的要求和指挥进行拆架;对证据2、3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该补贴工资证明了唐XX没有按XX公司、XX公司发出的通知进行拆除,因此扩大损失部分应由唐XX自行承担,XX公司、XX公司保留向唐XX追索逾期拆除的损失;对证据4的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这是唐XX单方制作不予认可,且8#a楼至今外架没有拆除完毕,因唐XX逾期拆除造成损失扩大部分应由其承担,XX公司、XX公司保留向唐XX追索逾期损失的权利。XX公司对唐XX提交的证据1、2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对证据3、4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系唐XX单方制作,不予认可。唐XX对XX公司、XX公司共同提交的证据1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该证据证明XX公司、XX公司使用唐XX的脚手架至2019年3月22日用于外墙抹灰和升降机,同时证明涉案外架在2019年3月22日前不具备拆架条件,直到当日XX公司、XX公司向唐XX支付拆除费用后才启动拆除工作,对证据2的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真实性由法庭认定,其确已收到XX公司部分款项8万元,实际用于雇请工人进行拆除外架施工,因为XX公司拖欠唐XX340多万元,唐XX根本没办法雇佣工人进行拆架等工作,XX公司才支付其中的8万元进行工作,并且剩余的款项仍未支付;对证据3的真实性、关联性没有异议,对合法性有异议,XX公司一方面在拖欠唐XX巨额款项的情况下仍使用唐XX的脚手架进行外部装修,一方面又向唐XX催发拆除通知,同时组织多人到工地闹事并强行拆架,双方因先还欠款还是先拆架的问题发生口角进而报警,可以调取公安部门相关的询问笔录进行查证,8#a已按合同约定拆至第一层,只要XX公司付清全款即可全部拆除,同时该份证据表明只要XX公司想拆架就能拆,并不存在其主张的一再催促但唐XX就是不拆的情形,实际上是XX公司不想拆,因为XX公司还需要使用到工程的脚手架进行外部的装修施工。XX公司对XX公司、XX公司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本院认为,除唐XXXX审提交的证据4系其单方制作,且对方当事人不予认可,不予采纳外,唐XX提交的证据1-3及XX公司、XX公司XX审共同提交的证据,均具备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予以采纳。
一审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曾XX、周XX是XX公司远通上城XX期工程项目部经理。周XX于2019年2月28日向唐XX出具《远通工地8a#外架补贴工资》,载明:2019年元月份拆8a#第2挑,补贴工人工资每人每天100元,共18天计1800元。2019年2月份,搭设8a#第9层外架(为了外墙抹灰贴瓷砖加高外架),补贴工人工资2000元,同时补贴工字钢清理费1200元。该工资于2019年3月1日前付清。
2019年3月13日,周XX向唐XX出具《远通上城XX期8#a楼钢管配合费用支付说明》,载明:远通上城XX期8a#楼拆除一层至九层钢管架需向唐XX支付配合费用共计150000元,除法院上诉判决的费用外,不在支付另外其他费用,具体支付说明如下:1.拆架前支付80000元;2.拆除完外架支付40000元;3.清场搬运完所有材料、所有人员撤离出远通上城工地后支付30000元。以上工作及款项支付均在2019年3月22日前全部完成。唐XX于2019年3月14日在该支付说明上签字,表示同意该支付方案。2019年3月15日,周XX向唐XX支付配合费用80000元。
2019年4月11日,XX公司向唐XX发出《拆除远通上城8#a楼钢管架通知》,载明:由唐XX负责拆除施工的远通上城XX期8#a楼脚手架,根据2019年3月14日唐XX签署同意拆除8#a楼钢管架的方案,目前仍未按期完成拆除并撤场,已严重影响远通上城XX期总坪施工工作。现再次通知,在接到本通知后立即安排人员拆除余下钢管脚手架,五日内搬走所有材料并撤场。如果唐XX未按照本通知所规定的时间拆除脚手架、搬走材料并撤场的,XX公司不再继续支付钢管配合费用,同时XX公司将自行安排人员进行拆除脚手架,在拆除过程中,唐XX必须安排人员接受脚手架材料并安排车辆将材料运出施工现场,否则由此引起的一切损失(包括但不限于材料丢失或损坏、材料保管、运输等费用)将由唐XX自行承担。由于唐XX一再拖延拆除脚手架,给XX公司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将由唐XX承担。
综合各方当事人的诉辩及陈述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XX公司应向唐XX支付远通·上城XX期8#a、8#b、9#、10#楼脚手架工程延期租金的单价和总价应如何确定;XX、XX公司是否应向唐XX赔偿涉案脚手架延期租金的利息损失及利息的起算时间应如何确定;三、XX公司请求唐XX赔偿其各项损失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院认为,一审法院认定唐XX与XX公司签订的涉案《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因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而无效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一、关于XX公司应向唐XX支付远通·上城XX期8#a、8#b、9#、10#楼脚手架延期租金的单价和总价应如何确定的问题。涉案《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虽然无效,但唐XX已按合同约定施工完成涉案脚手架工程并交付XX公司使用,XX公司在按合同约定的单价与唐XX进行结算并支付工程款后继续延期使用外架,因此,唐XX有权请求XX公司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即脚手架延期租金。根据《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第6条第2款约定:“甲方如延期使用外架,应付给乙方延期租金。每栋楼的延期租金以该栋楼的建筑面积包干总价除以工期时间、按日计算租金,每月付清”的约定,在XX公司与唐XX未就延期租金的计付标准进行协商并调整的情况下,XX公司应按《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约定的单价向唐XX计付延期租金。一审法院依据《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的约定及查明的事实,认定8#a、8#b、9#、10#楼的脚手架延期租金分别为901.08元/天、704.24元/天、656.76元/天、1273.83元/天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虽然XX公司在2018年8月12日以后仍继续使用8#a楼、8#b楼的部分脚手架,但唐XX在一审法院认定8#a楼的脚手架延期租金从2015年9月5日起计算至2018年8月12日共965957.76元,8#b楼的脚手架延期租金从2015年10月20日起计算至2018年8月12日共723254.48元后,并未在法定期限内对8#a楼、8#b楼脚手架延期租金的计算截止时间和最终金额提出上诉,本院对该部分予以维持。XX公司、XX公司上诉主张合同约定的单价过高,计算外架延期租金时应当仅就实际延期使用的外架材料租金进行计算,不能把人工费、运输费及其他分项工程所用的材料租金计算在内,并应通过委托评估来认定外架延期租金的数额,且计算截止时间应计算至XX公司发出《脚手架超出通知》之日即2018年5月7日止,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支持。
XX、关于XX公司是否应向唐XX赔偿涉案脚手架延期租金的利息损失及利息的起算时间应如何确定的问题。唐XX上诉主张各栋楼脚手架工程的延期租金利息应从每笔延期租金产生后的次月1日起计算至延期租金付清之日止,一审判决从唐XX起诉之日即2018年5月18日起计算错误。XX公司、XX公司则主张涉案合同因唐XX的过错被认定无效,故延期租金利息损失应由唐XX自行承担,XX公司无需承担利息损失赔偿责任。本院认为,前已述及,虽《脚手架工程分包合同》无效,但唐XX有权请求XX公司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合同约定每栋楼的脚手架工程延期租金按日计算租金,每月付清,由于XX公司没有按月支付延期租金,给唐XX造成资金被占用的利息损失,该利息属于法定孳息,XX公司应予以赔偿。XX公司、XX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延期租金利息应从每笔延期租金产生后的次月1日起计算至延期租金付清之日止,一审判决从唐XX起诉之日即2018年5月18日起计算错误,本院予以纠正。本院对各栋楼脚手架工程延期租金利息认定如下:
(一)8#a楼:1.当月不足30天的月份为:(1)从2015年9月5日起计算至9月30日共25天,租金总额为22525元(一审法院认定每天租金为901.08元,唐XX在附件《延期租金及其利息明细表》中主张按901元/天×25天计算),该部分延期租金的逾期付款利息应以22525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5年10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2)2016年2月共29天,租金总额为26129元(901元/天×29天),该部分延期租金的逾期付款利息应以26129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6年3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3)2017年2月、2018年2月的当月均为28天,当月租金总额均为25228元(901元/天×28天),上述两个月延期租金的逾期利息均应以25228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7年3月1日、2018年3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4)从2018年8月1日计算至12日共12天,租金总额为10812元(901元/天×12天),该部分租金的逾期支付利息损失应以10812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8年9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2.每月天数为30天的月份为2015年11月、2016年4月、6月、9月、11月,2017年4月、6月、9月、11月,2018年4月、6月,每月租金总额均为27030元(901元/天×30天),以上月份延期租金的逾期付款利息应均以27030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5年12月1日、2016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7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8年5月1日、7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3.每月天数为31天的月份为2015年10月、12月,2016年1月、3月、5月、7月、8月、10月、12月,2017年1月、3月、5月、7月、8月、10月、12月,2018年1月、3月、5月、7月,每月租金总额均为27931元(901元/天×31天),以上月份延期租金的逾期利息应均以27931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5年11月1日、2016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7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8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XX)8#b楼:1.当月不足30天的月份为:(1)从2015年10月20日起计算至10月31日共12天,租金总额为8448元(一审法院认定每天租金为704.24元,唐XX在附件《延期租金及其利息明细表》中主张按704元/天×12天计算),该部分延期租金的逾期付款利息应以8448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5年11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2)2016年2月共29天,租金总额为20416元(704元/天×29天),该部分延期租金的逾期付款利息应以20416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6年3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3)2017年2月、2018年2月的当月均为28天,当月租金总额均为19712元(704元/天×28天),上述两个月延期租金的逾期利息均应以19712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7年3月1日、2018年3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4)从2018年8月1日计算至12日共12天,租金总额为8448元(704元/天×12天),该部分租金的逾期支付利息损失应以8448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8年9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2.每月天数为30天的月份为2015年11月、2016年4月、6月、9月、11月,2017年4月、6月、9月、11月,2018年4月、6月,每月租金总额均为21120元(704元/天×30天),以上月份延期租金的逾期付款利息应均以21120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5年12月1日、2016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7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8年5月1日、7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3.每月天数为31天的月份为2015年12月,2016年1月、3月、5月、7月、8月、10月、12月,2017年1月、3月、5月、7月、8月、10月、12月,2018年1月、3月、5月、7月,每月租金总额均为21824元(704元/天×31天),以上月份延期租金的逾期利息应均以21824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6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7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8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三)9#楼:1.当月不足30天的月份为:(1)从2015年2月8日起计算至2月28日共21天,租金总额为13791.96元(656.76元/天×21天),该部分延期租金的逾期付款利息应以13791.96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5年3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2)2016年2月共29天,租金总额为19046.04元(656.76元/天×29天),该部分延期租金的逾期付款利息应以19046.04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6年3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3)2017年2月、2018年2月的当月均为28天,当月租金总额均为18398.28元(656.76元/天×28天),上述两个月延期租金的逾期利息均应以18398.28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7年3月1日、2018年3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4)从2018年7月1日计算至14日共14天,租金总额为9194.64元(656.76元/天×14天),该部分租金的逾期付款利息应以9194.64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8年8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2.每月天数为30天的月份为2015年4月、6月、9月、11月,2016年4月、6月、9月、11月,2017年4月、6月、9月、11月,2018年4月、6月,每月租金总额均为19702.8元(656.76元/天×30天),以上月份延期租金的逾期付款利息应均以19702.8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5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6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7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7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8年5月1日、7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3.每月天数为31天的月份为2015年3月、5月、7月、8月、10月、12月,2016年1月、3月、5月、7月、8月、10月、12月,2017年1月、3月、5月、7月、8月、10月、12月,2018年1月、3月、5月,每月租金总额均为20359.56元(656.76元/天×31天),以上月份延期租金的逾期利息应均以20359.56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5年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6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7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8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四)9#附楼:1.当月不足30天的月份为:(1)2017年2月、2018年2月的当月均为28天,当月租金总额均为6060.04元(216.43元/天×28天),上述两个月延期租金的逾期利息均应以6060.04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7年3月1日、2018年3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2)从2018年7月1日计算至14日共14天,租金总额为3030.02元(216.43元/天×14天),该部分租金的逾期支付利息损失应以3030.02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8年8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2.每月天数为30天的月份为2016年11月、2017年4月、6月、9月、11月,2018年4月、6月,每月租金总额均为6492.9元(216.43元/天×30天),以上月份延期租金的逾期付款利息应均以6492.9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6年12月1日、2017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8年5月1日、7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3.每月天数为31天的月份为2016年10月、12月,2017年1月、3月、5月、7月、8月、10月、12月,2018年1月、3月、5月,每月租金总额均为6709.33元(216.43元/天×31天),以上月份延期租金的逾期利息应均以6709.33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6年11月1日、2017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8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五)10#楼:1.当月不足30天的月份为:(1)2017年2月、2018年2月的当月均为28天,当月租金总额均为35667.24元(1273.83元/天×28天),上述两个月延期租金的逾期利息均应以35667.24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7年3月1日、2018年3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2)从2018年8月1日计算至6日共6天,租金总额为7642.98元(1273.83元/天×6天),该部分租金的逾期支付利息损失应以7642.98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8年9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2.每月天数为30天的月份为2017年4月、6月、9月、11月,2018年4月、6月,每月租金总额均为38214.90元(1273.83元/天×30天),以上月份延期租金的逾期付款利息应均以38214.90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7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8年5月1日、7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3.每月天数为31天的月份为2017年3月、5月、7月、8月、10月、12月,2018年1月、3月、5月、7月,每月租金总额均为39488.73元(1273.83元/天×31天),以上月份延期租金的逾期利息应均以39488.73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分别从2017年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8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起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综上,唐XX的该项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三、关于XX公司请求唐XX赔偿其各项损失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的问题。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XX公司至唐XX提起本案诉讼时,一直未与唐XX就涉案脚手架的延期租金进行结算并支付,并在后续的施工过程中持续使用唐XX搭建的涉案脚手架,XX公司违约在先,XX公司主张唐XX未按通知要求和合同约定拆除脚手架,给其造成损失,但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其该项上诉理由不成立,XX公司据此请求唐XX赔偿其各项损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唐XX的上诉请求成立,应予以支持;XX公司、XX公司的上诉请求均不成立,均予以驳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XX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XX)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防城港市防城区人民法院(2018)桂0603民初719号民事判决第一、七、八项;
XX、变更防城港市防城区人民法院(2018)桂0603民初719号民事判决第XX项为:上诉人广西建工集团第XX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向上诉人唐XX支付远通·上城XX期8#a楼脚手架的延期租金965957.76元及逾期付款利息(利息:以22525元为基数,从2015年10月1日起;以26129元为基数,从2016年3月1日起;以25228元为基数,分别从2017年3月1日、2018年3月1日起;以10812元为基数,从2018年9月1日起;以27030元为基数,分别从2015年12月1日、2016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7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8年5月1日、7月1日起;以27931元为基数,分别从2015年11月1日、2016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7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8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起;以上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三、变更防城港市防城区人民法院(2018)桂0603民初719号民事判决第三项为:上诉人广西建工集团第XX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向上诉人唐XX支付远通·上城XX期8#b楼脚手架的延期租金723254.48元及逾期付款利息(利息:以8448元为基数,从2015年11月1日起;以20416元为基数,从2016年3月1日起;以19712元为基数,分别从2017年3月1日、2018年3月1日起;以8448元为基数,从2018年9月1日起;以21120元为基数,分别从2015年12月1日、2016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7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8年5月1日、7月1日起;以21824元为基数,分别从2016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7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8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起;以上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四、变更防城港市防城区人民法院(2018)桂0603民初719号民事判决第四项为:上诉人广西建工集团第XX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向上诉人唐XX支付远通·上城XX期9#楼脚手架的延期租金822263.52元及逾期付款利息(利息:以13791.96元为基数,从2015年3月1日起;以19046.04元为基数,从2016年3月1日起;以18398.28元为基数,分别从2017年3月1日、2018年3月1日起;以9194.64元为基数,从2018年8月1日起;以19702.8元为基数,分别从2015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6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7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8年5月1日、7月1日起;以20359.56元为基数,分别从2015年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6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7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8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起;以上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五、变更防城港市防城区人民法院(2018)桂0603民初719号民事判决第五项为:上诉人广西建工集团第XX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向上诉人唐XX支付远通·上城XX期9#附楼脚手架的延期租金140895.93元及逾期付款利息(利息:以6060.04元为基数,分别从2017年3月1日、2018年3月1日起;以3030.02元为基数,从2018年8月1日起;以6492.9元为基数,分别从2016年12月1日、2017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8年5月1日、7月1日起;以6709.33元为基数,分别从2016年11月1日、2017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8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起;以上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六、变更防城港市防城区人民法院(2018)桂0603民初719号民事判决第六项为:上诉人广西建工集团第XX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向上诉人唐XX支付远通·上城XX期10#楼脚手架的延期租金701880.33元及逾期付款利息(利息:以35667.24元为基数,分别从2017年3月1日、2018年3月1日起;以7642.98元为基数,从2018年9月1日起;以38214.90元为基数,分别从2017年5月1日、7月1日、10月1日、12月1日、2018年5月1日、7月1日起;以39488.73元为基数,分别从2017年4月1日、6月1日、8月1日、9月1日、11月1日、2018年1月1日、2月1日、4月1日、6月1日、8月1日起;以上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以上债务,义务人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逾期则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XX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案生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XX年内,向一审法院申请执行。
一审本诉受理费38338元,由上诉人广西建工集团第XX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XX公司共同负担35718元,上诉人唐XX负担2620元。一审反诉受理费5355元,由上诉人XX公司负担。XX审案件受理费38338元(上诉人唐XX已预交2700元、上诉人广西建工集团第XX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已预交38338元),由上诉人广西建工集团第XX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负担。本院多收取的XX审案件受理费2700元退还给上诉人唐XX。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唐海燕 已认证
  • 执业7年
  • 13622829881
  • 广东新师律师事务所
咨询律师
  • 入驻华律

    4年

  • 用户采纳

    28次 (优于95.1%的律师)

  • 用户点赞

    15次 (优于95.21%的律师)

  • 平台积分

    78879分 (优于99.55%的律师)

  • 响应时间

    一天内

  • 投稿文章

    97篇 (优于93.93%的律师)

版权所有:唐海燕IP属地:广东
技术支持:华律网蜀ICP备11014096号-1 个人网站总访问量:48264 昨日访问量:23

华律网提示:本页面内容信息由律师本人发布并对信息的真实性及合法性负责,如您对信息真实性及合法性有质疑,请向华律网投诉入口反馈,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