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毅律师
陈昌毅律师
海南-海口市专职律师执业0年
查看服务地区

咨询我

浅析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第三人撤销之诉 与案外人申请再审的程序选择

作者:陈昌毅时间:2019年05月28日分类:法学论文浏览:500次


浅析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第三人撤销之诉

与案外人申请再审的程序选择

——以洪某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一案为例

海南新概念律师事务所  陈昌毅律师

   

摘要:对于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具有给付内容的民事判决、裁定及调解书,当事人可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诉法”)的有关规定,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裁定及调解书可能侵害到案外人的合法权益。我国《民诉法》及司法解释为案外人设置了案外人异议、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制度、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及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等救济程序。案外人异议、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第三人撤销之诉及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均属于事后救济,案外人异议和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对执行程序产生巨大阻碍,而第三人撤销之诉和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直接冲击生效法律文书的效力。对以上救济程序的关系、界限分工能否精准把握及救济程序选择是否得当,不仅关乎案外人权益能否得到充分救济,还会涉及到司法权威及避免司法资源滥用的问题。

关键词:案外人异议,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第三人撤销之诉,案外人申请再审,案外人救济程序选择

 

案外人的提法,来源于《民诉法》第二百二十七条的规定。案外人是指当事人以外,其法律上的权利因执行行为而可能受到侵害的人,即于执行标的有利害关系的人,包括自然人、法人及其他组织。一份生效法律文书具有既判力,对于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当事人应当履行,当事人申请强制执行的,法院也应当采取执行措施。也就是说,案外人认为生效判决文书侵害其合法权益,必须要提出充足的理由,一份生效法律文书不会因为案外人提出异议就当然失去法律效力、当然无法执行。

   申请执行人陈某与被执行人XX乳酸食品厂(下称“乳酸食品厂”)委托合同纠纷一案中,陈某基于已经完成乳酸食品厂所托事项,提出要求乳酸食品厂将位于海口市白龙北路27号3号综合楼201房的房屋产权(以下简称“涉案房屋”)变更登记至其名下。陈某随后向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向乳酸食品厂发出《执行通知书》。此时,案外人洪某才得知涉案房屋已被人民法院判归陈某。洪某认为,早在人民法院判决该涉案房屋归陈某之前,乳酸食品厂已经将该涉案

房屋抵债给洪某。那么,作为案外人的洪某应当如何选择救济途径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利?本文将粗浅分析一下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第三人撤销之诉与案外人申请再审的程序选择。

     案外人救济程序,我国《民诉法》第227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民诉法执行程序司法解释”)第15至24条共十个条文规定了案外人异议和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制度,《民诉法》第56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诉法司法解释”)第292至第303共十二个条文新增规定了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关于适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 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条、《民诉法》第227条及《民诉法司法解释》第423条规定了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这些条文分别规定了案外人异议、执行异议之诉的提起条件与衔接、第三人撤销之诉提起的条件、案外人提起再审的条件,及案外人异议、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第三人撤销之诉与案外人申请再审之间的关系。

     一、案外人异议、执行异议之诉的提起条件与衔接

     案外人异议与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是案外人通过对执行标的提出异议,以致使执行程序中止甚至终结的救济程序。

    (一)案外人异议是指,执行过程中,案外人针对执行标的所有权或者有其他足以阻碍执行标的的转让、交付的实体权利向人民法院提出书面异议,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执行程序,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的程序。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是指,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享有实体权利在执行程序终结前,向执行法院对申请执行人提起的旨在排除执行的诉讼。二者的关系为,案外人异议是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前置程序,但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不是案外人异议的当然程序。

(二)案外人洪某在发现该涉案房屋判归陈某之后,其提起了案外人异议,在被海口市美兰区人法院裁定驳回之后,又向该院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但程序选择未必得当。洪某提起的目的无非是要排除陈某的执行程序,并通过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提出确认实体权利的请求,以保护自身合法权益。因为,案外人异议阶段原则上不停止执行,但实践中法院也会基于担心执行错误导致国家赔偿等原因而中止执行,而在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阶段,法律规定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期间,不得对执行标的进行处分,同时,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系复合型的新类型诉讼,法律赋予案外人可以提出确权请求的权利。基于此洪某优先选择了上述救济程序。但是,从海口市美兰区人法院作出的(2018)琼0108执异26号执行裁定书来看,该院以“案外人洪某与被执行人乳酸食品厂所签《房屋抵债协议》的相关情况(包括该合同的效力、委托办理事项、付款真实性、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转移房屋占有行为,该行为是否产生相应的法律效果等问题)有待诉讼确认”驳回了洪某的案外人异议。可知,在案外人异议阶段,司法实践中法院不会对案外人是否享有实体权利进行实体审查。而对于洪某之后提起的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是否得当,容后论述。

     二、第三人撤销之诉提起的条件及与案外人异议、再审之间的关系

    (一)第三人撤销之诉,它是指在案外第三人没有参与原诉,而其权益又受到原诉判决不利影响的情形下,赋予该第三人以申请撤销相关裁判的方式进行救济的程序制度。第三人撤销之诉起诉条件不适用《民诉法》第119条,而是独立适用《民诉法》第56条。其起诉条件包括程序条件和实体条件:程序条件包括,一、起诉主体是第三人(案外人);二、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自己事由未参加诉讼;三、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侵害之日起算。实体条件包括:一、撤销的对象是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和调解书;二、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和调解书全部或部分错误;三、生效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内容错误损害第三人的民事权益。第三人撤销之诉与执行异议、再审之间的关系,集中规定在《民诉法》第227条及《民诉法司法解释》第303条。在执行程序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异议,对人法院驳回其异议的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但如果案外人同时又符合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条件,优先适用再审程序。

    (二)案外人洪某执行异议被驳回之后,其已经丧失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权利,其要么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要么申请再审。而其究竟是符合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条件还是符合申请再审的条件,洪某当时并未过多去考虑,导致其救济过程中出现重复救济、浪费司法资源、最终也没能维护其合法权益的结果。

     三、案外人申请再审的条件及与案外人异议、案外人异议之诉的关系

     案外人申请再审制度,是指在原审诉讼中,没有赋予当事人应有的实施诉讼之地位或机会,却因确定判决效力所及而遭受不利影响的原诉讼当事人以外的主体,认为生效的裁判文书有错误,而向人民法院申请对该案件再行审理的行为及其所引起的一系列程序的总称。案外人申请再审的条件包括:一是案外人提出执行异议被驳回;二、自执行异议裁定被驳回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三、向原审人法院提出。《民诉法》第227条规定的:“……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即是案外人异议、执行异议之诉、及案外人申请再审的之间的关系。从该法条不难看出,案外人异议是案外人异议之诉前置程序,但案外人异议之诉与案外人申请再审是互相排斥、只能择一的程序。关键问题就在于如何判断“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 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

     四、案外人救济程序选择

     作为针对执行标的主张实体权利的案外人,往往会对执行程序先提起执行异议。根据法律的规定,执行异议被裁定驳回之后,不能再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只能提起执行异议之诉或申请再审,执行异议之诉与案外人申请再审是择一程序。如案外人未提起执行异议,那么,其不可以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只能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或申请再审,在第三人撤销之诉进行过程中,其可以提起执行异议,但不能申请再审。如原审法院启动再审程序,原则上第三人撤销之诉会被并入再审程序。以上救济程序的关系总结为:执行异议是执行异议之诉前置程序。执行异议之诉与再审是排斥的程序。第三人撤销之诉与再审是择一程序,即案外人不能一条途径救济结束后,再走另一条道路寻求救济,但再审吸收第三人撤销之诉。第三人撤销之诉先启动后,可以提起执行异议。

    (一)注意区分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与案外人申请再审的条件: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针对的是对特定执行标的的执行行为,案外人对作为执行依据的生效判决、裁定、调解书并无异议,目的在于排除对特定执行标的的强制执行行为。案外人申请再审针对的是生效判决、裁定、调解书,目的是推翻生效的判决、裁定、调解书,随着生效的判决、裁定、调解书被撤销,相应的执行行为也当然停止、撤销或变更。具体到洪某一案,其只能选择提起执行异议后申请再审,或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后提起执行异议。但案外人洪某在执行异议被驳回之后提起了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且在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后,又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属于重大的程序性错误。根源在于对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与案外人申请再审未作严格区分。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针对的是执行行为本身,即案外人主张的民事权益是否足以排除强制执行。而审判监督程序针对的是执行所依据的裁判,即原判决、裁定是否错误。如果案外人主张的民事权利指向的标的物与原判决、裁定确定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或者该权利义务关系的客体具有同一性,则属于其认为“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情形,其应当申请再审,而非提起执行异议之诉。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据以执行的(2016)琼01民终3043号民事判决书,已经判决该涉案房屋产权变更登记至陈某名下,而洪某提起执行异议之诉排除执行的理由为该涉案房屋已经抵债给洪某,其实洪某正在否认(2016)琼01民终3043号民事判决书,属于“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情形,其应当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救济。在发现程序错误之后,案外人洪某应当向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申请撤回起诉,再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二)第三人撤销之诉与案外人申请再审的选择

     两大程序的共同之处在于均否认生效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效力,二者在立法设计上功能具有有较高的趋同度,一般而言,任一程序启动均足以保障案外人的合法权益,但也因存在差异性,案外人需要慎重作出选择。

从撤销的彻底性看:第三人撤销之诉只针对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全部或部分错误且损害到案外人自身合法权益的判决、裁定的主文及调解书中处理当事人民事权利义务的结果,对于未侵害到案外人权益的部分不予撤销或改变。再审既是纠正错误,也是对原案件的继续审理,是从根本上否认原裁判的效力。基于此,案外人申请再审对维护自身合法权利更彻底。

     从判决既判力及公平公正看:在维护案外第三人合法权益的同时,应当兼顾判决既判力及公平公正。再审程序突破既判力束缚,对判决稳定、程序公平、司法终局均具有挑战性。而第三人撤销之诉是案外人基于新的事实主张撤销原生效裁判,又可以克服当事人主义的根本缺陷并能对虚假诉讼进行遏制,是一个新的诉讼,兼顾了维护案外第三人合法权益与判决既判力及公平公正。从该角度而言,第三人撤销之诉更中庸一些。

     两大程序在实践中应当如何选择,除了在程序上选择之外,最重要的还是要根据具体的案情选择最佳救济程序。在洪某提起执行异议后,当然不能在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属于程序选择。但洪某如果不提起执行异议,将可以选择适用第三人撤销之诉或申请再审,如何选择需要结合具体案情。洪某寻求救济的过程中,其选择申请再审而不选择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原因,除了其无法选择第三人撤销之诉外,就在于被执行人乳酸食品厂也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了再审,在原审当事人再审的情况下,洪某基于人民法院决定启动再审程序的机会大一些作出了选择。但笔者认为洪某从一开始就选择第三人撤销之诉会更妥当一些。首先,人民法院受理第三人撤销之诉后,洪某提供相应担保请求中止执行的,也可以达到致使执行程序中止的效果,况且在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后还可以提起执行异议请求中止,故不是非得提起执行异议致使丧失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权利。其次,在陈某与乳酸食品厂的委托合同纠纷中,陈某是基于委托关系获得奖励涉案房屋,其基础关系是委托合同法律关系,涉案房屋只是基础关系指向的客体而非基础关系本身。也就是说,陈某与洪某对涉案房屋,只涉及陈某与乳酸食品厂委托合同和洪某与乳酸食品厂房屋抵债协议效力谁优先的问题,并不涉及原审判决的基础法律关系,启动第三人撤销之诉撤销“涉案房屋产权变更登记至陈某名下”该部分即可。从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洪某再审申请的理由来看,其中的“但鉴于《房屋抵债协议》的效力及其实际履行情况,并未经司法程序确认”就可以看出,洪某寻求救济以来,对于陈某与乳酸食品厂委托合同效力和洪某与乳酸食品厂房屋抵债协议谁优先的问题人民法院并未进行实质审理,且在再审审查期间,侧重的是申请人提出的理由是否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是否符合《民诉法》第二百条,启动难度可想而知。

     五、结语

     我国民事诉讼法设置的案外人救济程序已经足够完善,关键在于能否正确把握并运用。案外人救济程序之间应当进行协调,现行法律允许当事人作出选择,但一旦确定其中的一个程序走完之后,日后就不得反悔。因此,案外人作出程序选择必须结合案情和法律规定,作出最佳选择。人民法院也应当严格司法,对案外人的起诉、申请,符合法律规定的应当依法受理,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应当依法不予受理。唯此,案外人合法权益才能得到真正的维护,司法权威才能得以保障,司法资源才能真正做到合理分配。

 

参考文献:

1、沈德咏—《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M].2015.人民法院出版社

2、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琼民申685号民事裁定书

3、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琼01民终3043号民事判决书

4、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2018)琼0108执异26号执行裁定书

5、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2018)琼0108民初6937号民事裁定书

6、吴如巧,郭成----—论第三人撤销之诉与案外人申请再审的适用[J] .西南石油大学学报.2018

7、李嘉恒—第三人撤销之诉与申请再审的比较适用研究[J] . 焦作大学学报,2018


陈昌毅律师,海南新概念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汉族,海南乐东人。擅长业务:借贷、征地拆迁、房地产与建筑工程、买卖合同纠纷。陈... 查看详细 >>
  • 执业地区:海南-海口市
  • 执业单位:海南新概念律师事务所
  • 律师职务:专职律师
  • 执业证号:14601201910090406
  • 擅长领域:土地纠纷、债权债务、合同纠纷、交通事故、行政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