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兆芳律师网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张兆芳律师

  • 服务地区:全国

  • 主攻方向:合同纠纷

  • 服务时间:09:00-21:59

  • 执业律所:北京市京师(南京)律师事务所

在线咨询 收藏 0人关注

法律咨询热线|

18551640605点击查看

查看案例文书

袁X与孙XX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发布者:张兆芳|时间:2020年09月01日|153人看过

律师观点分析

上诉人(原审被告):孙XX,男,1992年11月10日生,回族,住南京市秦淮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解红(系孙XX母亲),住南京市秦淮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XX,江苏XX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袁X,男,1986年10月15日生,汉族,住南京市栖霞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X,江苏XX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XX,江苏XX律师。
上诉人孙XX因与被上诉人袁X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2017)苏0104民初50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9月1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本案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规定的可以不开庭审理的情形,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孙XX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袁X的诉讼请求;2.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1.一审法院对借款事实认定不清。袁X于2015年2月2日在银行取款15万元,自称11万元在金鹰商场借给孙XX,另4万元因过年多取的,该陈述不符合常理。依据袁X提供的银行流水单记录,2015年2月2日袁X共取款17万元,而证人徐X陈述袁X取款15万元,两人的陈述不一致,证人还陈述11万元现金没有用任何东西装就带入商场这样的公共场合,并在公共场合交付如此巨款,与常理相悖。孙XX之所以在没有收到借款的情况下,没有要回借条、收条,是出于对其师傅也即证人徐X的信任,徐X承诺将借条撕掉。2.一审法院对诉讼时效的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根据借条载明的内容及日期,即使借款事实存在,还款日期应当是2015年3月1日。根据法律规定,袁X应当在2017年3月1日前向孙XX主张权利,才可能受到法律保护。袁X诉状中载明的日期,证明其主张权利的时间是2017年6月8日,已经超过法律规定的2年诉讼时效。袁X、徐X虽陈述通过电话向孙XX催要过借款,但没有提交通话记录证明双方有过通话,更没有证据证明通话内容是催款。袁X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诉讼时效有中止、中断的情形。虽证人徐X出庭陈述袁X通过其要求孙XX还款,但没有证据证明其向孙XX提出过偿还借款,证人证言属于孤证,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袁X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1.一审法院对借款事实的认定正确。一审法院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事人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因素,综合判断查证借贷事实,认定袁X与孙XX之间借贷关系存在,事实清楚,认定正确。孙XX提交的银行流水可以证明袁X的交易习惯为取现,孙XX所称2015年2月2日当日取款17万元,证人徐X陈述15万元,两人所述不一致是孙XX理解错误。因袁X其他取款与本案无关,证人对此不清楚。袁X当日取款单独一笔15万元,其中11万元是出借给孙XX,是徐X陪同取款,所以二人陈述是一致的、真实的。孙XX收到借款后出具借条、收条,且孙XX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如没有收到借款也未收回借条,而不采取报警等措施,与常理不符。2.一审法院对诉讼时效认定正确。一审法院查明孙XX借款到期后,袁X通过证人徐X要求孙XX还款的事实,应适用诉讼时效中断,袁X主张权利没有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且孙XX本人在一审法院一再要求下拒不出庭接受质询,明显是为逃避还款义务。即使袁X未提交通话记录,袁X行使权利也未超过诉讼时效。孙XX出具的借条载明“借款11万元整,于一个月后归还”,“一个月后”约定的时间点不明确,属于约定不明。根据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的规定,应当从出借人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算,故无论从何种角度认定,袁X主张权利均未超过诉讼时效。
袁X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孙XX返还袁X借款11万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袁X与案外人徐X系发小,徐X与孙XX2011年至2014年同在金鹰商场工作,系师徒关系。2015年2月2日袁X自中国XX取现15万元。同日,孙XX给袁X出具借条、收条各一份,分别载明:“本人孙XX因生意周转故向朋友袁X借款人民币拾壹万元整(¥110000),于壹个月后归还,逾期未归还自愿承担违约金1%作为补偿”,“今收到袁X所借人民币拾壹万元整”。
一审中,孙XX称2015年2月2日虽给袁X出具了借条、收条,但未收到借款,其为此找过徐X,但徐X称借条撕掉了。徐X对此予以否认。就其所称袁X既不交付借款也不返还借条,孙XX未报警,也未与袁X发生冲突。
一审法院认为,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及其相互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合法的民间借贷受法律保护。原告仅依据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作出合理说明,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查证借贷事实是否发生。本案中,袁X、孙XX系通过徐X介绍相识,袁X陈述的款项来源、款项交付过程等基本符合常理,袁X持有的收条原件上又载有“收到”字样,故双方的借贷实际发生的盖然性较大。孙XX虽抗辩未收到案涉借款,但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为此曾向孙XX催讨,且自认因此事未与袁X发生冲突或者采用报警等维权措施,而孙XX该表现显然与常理不符,审理中,一审法院要求孙XX出庭,对借贷的事实及借条、收条的形成过程进行陈述,但孙XX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故一审法院对其该辩称无法采信。由此,一审法院认定案涉借贷已经实际发生,孙XX负有还款义务。对孙XX提出的诉讼时效问题,证人徐X出庭陈述时证实,在借款到期孙XX未能还款的情况下,袁X通过其要求孙XX还款的事实,该节事实不足以证实袁X的主张已超过法律所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现孙XX在袁X起诉后仍未履行还款义务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故一审法院对袁X要求孙XX返还借款11万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对袁X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对孙XX相应辩称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孙XX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返还袁X借款11万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2522元,减半收取计1261元,由孙XX负担。
一审查明的事实,有相应证据在卷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关于催要借款情况,袁X陈述:借期届满后,袁X要徐X找孙XX催要,徐X与袁X多次找孙XX催要,徐X住院期间,孙XX还去看过徐X,商谈欠款事宜。孙XX陈述:徐X与孙XX之间存在多笔借贷纠纷,袁X称2016年8月徐X住院期间孙XX看望徐X商谈欠款不是事实,另案中,徐X自认在其住院期间,讹诈了孙XX3部手机。
二审争议焦点为:1.涉案借款是否实际发生;2.若涉案借款实际发生,袁X主张权利有无超过诉讼时效。
本院认为,关于争议焦点一,袁X持孙XX出具的借条、收条诉至法院,要求孙XX偿还借款,提交了其当日中国XX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徐X证人证言证明其于借条出具当日在孙XX工作场所楼下的银行提取现金并以现金形式交付借款。而孙XX认可案涉借贷是由徐X介绍,也认可其出具了借条和收条,孙XX在诉讼中否认收到借款,未能对其为何在出具借条同时又出具收条,以及在未收到借款的情况下为何不采取措施追回相应条据作出合理解释。一审法院结合借贷金额、当事人的交易习惯、财产变动情况、证人证言以及庭审情况认定借贷事实已经发生,于法有据,并无不当。
关于争议焦点二,依照法律规定,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本案中,袁X提供了徐X的证人证言证明其在借款到期后多次找孙XX要求还款,而孙XX虽然予以否认,但二审中双方关于徐X住院期间孙XX前往看望的陈述,可以反映出当时双方就债务问题进行过交涉,结合案涉借贷系由徐X介绍发生,袁X的主张盖然性程度较高,应予采信。孙XX关于本案已过诉讼时效的抗辩,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孙XX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522元,由上诉人孙XX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 全站访问量

    223614

  • 昨日访问量

    393

技术支持:华律网 - 版权所有:张兆芳律师

Copyright©2004-2021 ICP备案号:蜀ICP备05003493号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会员介绍、亲办案例等信息,由会员律师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其本人负责,华律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