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利水律师
张利水律师
综合评分:
5.0
(来自242位用户的真实评价)
广东-广州专职律师
查看服务地区

咨询我

李XX、黄XX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者:张利水律师 时间:2020年07月22日 60人看过

律师观点分析

上诉人李XX因与被上诉人黄XX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19)粤0111民初85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黄XX一审诉讼请求为:李XX立即向黄XX支付货款44000元及利息(利息以44000元为基数,自起诉之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上浮50%的标准计算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一审法院查明:黄XX持李XX于2015年10月17日出具的《货款欠条》原件一份,记载:“本人欠XXX制品厂的货款¥44000元正,大写人民币(肆万肆仟元整)。”该欠条中记载有李XX曾经使用的手机号码186××××8699。
另查:“XXX制品厂”无办理工商登记手续。黄XX于2016年10月17日经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越秀分局矿泉工商所核准设立位于广州市越秀区站西路百兴街1号广州旺角钟表城XX的个体工商户,该个体工商户无登记商号。
庭审中,黄XX为证实其与李XX之间形成买卖合同关系,向一审法院提供了送货单予以佐证,该送货单显示:送货单格式为“XXX制品厂送货单”样式;收货单位为“李XX”;日期为“2015年4月21日”;金额为“44451元”。但该送货单中无李XX的签名,李XX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确认。李XX主张黄XX与“XXX制品厂”无关联性,但未能提供证据证实“XXX制品厂”具体指向何权利人。李XX主张其与“XXX制品厂”之间确实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但已经通过以物抵债方式清偿尚欠货款,但未能提供相应的以物抵债协议或者其他证据予以佐证,亦未能就《货款欠条》仍由黄XX持有作出合理的解释;李XX主张其系在受胁迫的情况下书写涉案《货款欠条》,但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其采取了报警或者提起撤销之诉等救济措施。另李XX确认无清偿《货款欠条》中44000元的款项。
以上事实,有货款欠条、送货单、工商登记资料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黄XX、李XX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如下:
一、黄XX的主体是否适格的问题。
虽涉案《货款欠条》中记载的债权人为“XXX制品厂”,但该证据原件由黄XX持有。李XX主张“XXX制品厂”与黄XX并无关联性,但未能提供任何辅助性证据证实欠条中“XXX制品厂”指向他人。“XXX制品厂”并未进行工商登记,而黄XX作为经营者的个体工商户经营地址为钟表城,可侧面印证黄XX从事钟表行业,与“XXX制品厂”文字上的经营范围基本一致,无证据证实黄XX系通过其他非合法手段取得涉案欠条的情况下,一审法院依法认定黄XX为该《货款欠条》的权利人,黄XX以其个人名义主张权利主体适格,一审法院予以确认。李XX的辩解缺乏证据支持,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二、黄XX的诉讼请求是否已经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合同,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可以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不能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但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之日时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务人明确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李XX出具的《货款欠条》中未载明货款支付期限,属于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合同,黄XX亦表示双方无明确约定货款支付期限,李XX既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其与“XXX制品厂”约定货款支付期限,亦无证据证实其明确表示拒绝支付上述货款,故黄XX于2019年4月10日提起本案诉讼未超过诉讼时效,一审法院对李XX的辩解不予采纳。
三、李XX是否应当支付涉案货款及利息的问题。
李XX主张其已经通过以物抵债方式向“XXX制品厂”清偿《货款欠条》中记载的尚欠货款,但未能提供抵债协议等辅助性证据予以佐证。且从常理而言,《货款欠条》的货款如确实通过以物抵债方式清偿,李XX理应收回该欠条或者与黄XX共同销毁该欠条,但现黄XX仍持有该欠条原件,李XX未能作出合理解释,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综上,李XX主张已经清偿涉案货款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根据《货款欠条》显示,李XX尚欠黄XX货款44000元。现黄XX要求李XX立即清偿上述货款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准许。另考虑到李XX于2015年10月17日出具涉案欠条,距今已经长达三年时间,一直未清偿货款,实际占用黄XX的资金,虽黄XX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其因李XX迟延支付货款而导致实际损失的具体数额,但在本案中其仅要求李XX自起诉之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上浮50%的标准计付逾期付款利息明显低于李XX占用黄XX资金期间所造成黄XX的利息损失,故对黄XX该项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亦予以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李XX清偿黄XX货款44000元并支付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利息以44000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上浮50%的标准,自2019年4月10日起计付至上述货款实际清偿之日止)。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900元,由李XX负担。李XX于本民事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一审法院交纳案件受理费900元。
判后,李XX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黄XX提供的送货单上没有体现李XX的任何确认收货信息,无法证明李XX与黄XX发生过真实的买卖行为。李XX对送货单的真实性不予确认,并没有收到黄XX的任何货物,双方不存在任何买卖关系。2.《货款欠条》系李XX在受胁迫的情况下书写的,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假设《货款欠条》存在真实,表明债务已经到期,不存在另行约定债务到期的问题。按照一般生活经验法则,李XX在出具欠条后,债务已经到了履行期限,诉讼时效应当从《货款欠条》记载之日2015年10月17日起计算,显然已超过诉讼时效。据此,李XX的上诉请求为:撤销原判,改判驳回黄XX一审的诉讼请求。一、二审受理费由黄XX承担。
黄XX答辩称:不同意李XX的上诉请求,一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李XX的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李XX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1.病历记录;2.住院资料,包括诊断证明书、入院记录、手术记录、出院小结。上述证据拟证明李XX患病住院,无力承担本案债务。黄XX质证称: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确认,且不属于二审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关于黄XX与李XX是否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的问题。虽然黄XX提供的《送货单》中没有李XX的签名确认,但黄XX持有涉案《货款欠条》的原件,无证据证实黄XX系通过其他非合法手段取得涉案欠条,《货款欠条》载明的债权人为“XXX制品厂”,而黄XX作为经营者的个体工商户经营地址为钟表城,可侧面印证黄XX从事钟表行业,与“XXX制品厂”文字上的经营范围基本一致,故本院依法认定黄XX为该《货款欠条》的权利人,李XX欠黄XX货款44000元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本院依法予以认定。
关于黄XX的主张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适用下列规定:(四)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合同,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可以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不能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但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之日时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务人明确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李XX出具的《货款欠条》中没有约定给付货款的期限,因此,涉案债务属于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债务,依照上述规定,本案的诉讼时效应从黄XX要求李XX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或李XX明确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李XX未提供证据证明黄XX要求其履行义务的宽限期,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曾明确不履行义务,故黄XX于2019年4月10日提起本案诉讼未超过诉讼时效。
综上所述,李XX的上诉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受理费900元,由李XX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张利水律师,硕士研究生,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广州市律师协会会员。咨询电话:188194... 查看详细 >>
  • 执业地区:广东-广州
  • 执业单位: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 律师职务:专职律师
  • 执业证号:14401201610386250
  • 擅长领域:合同纠纷、房产纠纷、工程建筑、交通事故、婚姻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