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律师
北京知名刑事专业律师, 北京家济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主任, 中央媒体《法制日报》特邀律师, 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主讲律师。
13164284676
咨询时间:09:00-20:30 服务地区

薛XX、薛X强迫交易二审刑事裁定书

发布者:吴敬律师 时间:2020年08月20日 186人看过

律师观点分析

原审被告人薛XX(又名薛XX),男,1980年1月6日出生于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汉族,群众,初中文化程度,个体,户籍所在地青岛市黄岛区,现住址青岛市黄岛区。2006年1月23日因犯盗窃罪被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2007年2月28日因犯寻衅滋事罪被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与前罪未执行的有期徒刑三年实行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8年2月4日被青岛市公安局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青岛市第三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薛XX,男,1972年3月10日出生于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汉族,中共党员,初中文化程度,个体,户籍所在地青岛市黄岛区,现住址青岛市黄岛区。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8年2月4日被青岛市公安局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取保候审,同年3月13日由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青岛市第三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薛XX,男,1974年10月17日出生于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汉族,群众,初中文化程度,务工,户籍所在地青岛市黄岛区,现住址青岛市黄岛区。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8年2月4日被青岛市公安局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青岛市第三看守所。
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审理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薛XX、薛XX、薛X、薛XX、薛XX、薛XX犯强迫交易罪,原审被告人薛XX、薛X、薛XX犯寻衅滋事罪一案,于二○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作出(2018)鲁0211刑初1163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薛XX、薛X、薛XX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XX出庭履行职务。证人张X,上诉人薛XX及其辩护人吴X,上诉人薛X及其辩护人张X,上诉人薛XX及其辩护人王X,原审被告人薛XX、薛XX、薛XX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小学工程是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濠北XX西XX地块的教育项目。2017年3、4月份,被告人薛XX从他人处听说该小学工程将要进行招投标,被告人薛XX与薛XX纠集薛XX,又纠集薛X、薛XX、薛XX(上述六被告人均为濠北XX居民),六被告人商议承揽该工程事宜,并通过濠北XX居委会承揽并实施该工程前期清场工作。
2017年10月12日,青岛XX公司(现更名为中XX公司)与青岛XX公司(现更名为青岛XX集团)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承建小学工程(施工)。被告人薛XX、薛XX、薛X、薛XX、薛XX、薛XX为从中XX公司处承揽小学相关工程,商定由被告人薛XX负责钱款及对外协调、薛X负责记录账目、薛XX负责联系车辆和机械、薛XX负责现场巡逻,其余人员负责管理工地现场等事宜,并由六人共同平均出资、平分收益,约定只要与小学工程相关的能干的活就不允许其他同行业人员参与竞争或阻止项目施工,形成了以被告人薛XX为首的固定犯罪集团。后被告人薛XX等人通过暴力、威胁等非法手段迫使中XX公司与被告人薛XX挂靠的山东XX公司签订多份《建设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薛XX等六被告人实际履行上述合同,承揽该小学工程的土石方、雨污水管道等工程项目。
1、2017年10月份,被告人薛XX、薛XX、薛X、薛XX、薛XX、薛XX为获得小学土石方项目,找到中XX公司小学项目负责人董X,以他们是濠北XX本地居民,并且前期在工地清场,得罪人的活都干了以及其他人进不了场等进行言语威胁,要求中XX公司必须将土石方项目交给他们承揽,并排挤其他竞争者。中XX公司为工程正常按期进行,被迫同意与被告人薛XX挂靠的山东XX公司签订有关土石方项目的《建设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该合同总价为120万元,系自负盈亏的一次性包死合同。
2、2017年11月份,被告人薛XX、薛XX、薛X、薛XX、薛XX、薛XX以土石方项目施工过程中挖出淤泥成本增加为由,采取停工的方式,要求中XX公司签订《补充协议书》,在该项目原有的包死合同价基础上又加价60万元,后中XX公司为工程正常按期进行,被迫同意与被告人薛XX挂靠的山东XX公司签订《补充协议书》,被告人承诺在2018年2月5日前完工,现该土石方项目尚未完工。
3、2017年11月份,被告人薛XX、薛XX、薛X、薛XX、薛XX、薛XX六人为获得小学雨污水管道项目,找到中XX公司小学项目负责人董X,董X提出中标价格为7.7万元(经查询官方公布的招标控制价为83579.68元)。因对该价格不满意,在被告人薛XX的指使下,被告人薛X用锁将该小学施工工地唯一进出大门锁住,并进行言语威胁,导致小学工地无法正常进出车辆,无法正常施工。中XX公司为工程正常按期进行,被迫同意与被告人薛XX挂靠的山东XX公司签订关于雨污水管道项目的《建设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约定工程价格为15.8万元,现该项目已由六被告人施工完毕,且已支付工程款153260元。
4、自2017年11月份起,被告人薛XX、薛XX、薛X、薛XX、薛XX、薛XX为向工地供沙子、砖等原材料获取利益,多次找中XX公司小学项目负责人董X要求向工地提供沙子、砖,董X以公司材料由公司采购部负责为由拒绝。在此期间,被告人薛XX因工地进沙子,将其自己的蓝色鲁B×××××农用车堵住小学工地唯一出入大门,向中XX公司施压以获得供料权,并联系被告人薛XX到堵门现场。因被告人薛XX用农用车堵门,导致小学工地无法正常进出车辆,无法正常施工。中XX公司为工程正常按期进行,经董X多次找薛XX调解,被告人薛XX于第二天将鲁B×××××农用车挪开。
后,董X调离该工程,由张X负责该工程。2018年1月30日,被告人薛X、薛XX等人在工地巡逻,青岛XX公司工作人员杨X1、杨X2分别开车前往小学工地运砖,被告人薛X、薛XX阻止二人进工地卸砖并言语威胁,后被告人薛X、薛XX用安全帽、木棍等对杨X1、杨X2进行殴打,致二人受伤。杨X1、杨X2二人因怕继续被打,弃车离开该工地。被告人薛XX、薛XX电话得知工地打架后分别赶回工地,被告人薛XX用木棍、被告人薛XX用砖块对杨X2驾驶进入工地的鲁08/×××××运砖车玻璃进行打砸,薛XX用手掐工地施工员石X的脖子,致被害人石X受伤,该车辆前侧玻璃、驾驶侧玻璃破碎无法修复。该次行为导致供料方不敢向小学工地供料,在小学施工工地造成极为恶劣影响。经法医学鉴定,杨X1、石X之损伤不构成轻微伤。杨X2因伤势较轻,未经法医鉴定伤情。经物价鉴定,被损坏的车辆玻璃价值共计人民币282元。
案发后,公安机关在小学工地被告人办公的板房内扣押被告人资金97100元。被告人薛XX、薛X、薛XX、薛XX赔偿了被害人杨X1、杨X2的损失,二被害人出具谅解书,对被告人薛XX、薛X、薛XX、薛XX表示谅解。中XX公司出具谅解书,对被告人薛XX的强迫交易犯罪行为表示谅解。
综上,在首要分子被告人薛XX的领导下,被告人薛XX、薛XX、薛X、薛XX、薛XX、薛XX形成的犯罪集团,为了获取非法利益,分工协作,在中XX公司承建的小学工地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承揽土石方工程、雨污水管道工程,合同总价为195.8万元,获得工程款为153260元,并影响沙石原料供应,导致小学项目施工秩序屡次被破坏,工期不断被延误,在发包方和同行业者中造成恶劣影响,影响了当地正常的经济秩序。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发破案经过、到案经过证实,案件的侦破情况。
2、青岛(西海岸)黄岛新区建设工程施工招标文件、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建设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补充协议书、协议书等书证,证实小学工程经招投标由中XX公司中标组织施工,被告人薛XX以山东XX公司名义与中XX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及补充协议书等文件,承揽了该小学部分工程项目。
3、户籍证明证实,各被告人的身份情况。
4、承诺书、照片证实,案外人欲参与竞争该小学土石方施工工程项目而向中XX公司出具施工承诺书并与中XX公司对接工作的事实。
5、谅解书证实,中XX公司出具谅解书对被告人薛XX表示谅解;被害人杨X1、杨X2对被告人薛XX、薛X、薛XX、薛XX予以谅解的事实。
6、扣押的有“薛X”字样的现金账本、记事本证实,被告人记载现金收支及施工工时、工作量等事项。
7、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薛XX、薛X的前科情况。
8、证人证言。证人丁X的证言证实其为青岛XX集团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在小学项目中其为该公司派出的甲方代表,小学项目前期清场是由薛XX负责的,薛XX等人在清场时就将集装箱放到了工地上在里面办公,并将围挡建好了,在中XX公司中标该项目后,其和董X说过薛XX前期干了很多活,土石方的工程可以给他们干,但后期怎么谈的不清楚;2017年10月左右,中XX公司的毛X给其打电话说薛XX等人用车堵住了该工地唯一进出的大门,并将门锁了,让其到现场协调一下,其到现场时门已经打开了,不清楚怎么谈的;其公司已经将土石方、雨污水管道等项目一次性包死在总包合同里了,其听说雨污水管道是在增加造价的情况下包给了薛XX等人,还有土石方项目后期也加价了60万元左右,其作为甲方不会给中XX公司追加价格,一切以总包合同签订价格为准,增加的造价由中XX公司自己解决。
证人袁某的证言证实小学项目的雨污水管道项目招标控制价为83579.68元,该价为施工单位投标的最高价,超过这个价就是废标。
证人徐X1同的证言证实,其公司青岛XX公司与中XX公司有供砖协议,2018年1月27日左右,其公司按照中XX公司的要求向小学工地送过一次砖,送砖的工人说工地有一个男的不让卸砖,把车扣了不让走,其打电话后才让工人回来,1月30日,因上次去的工人不敢去小学送砖,其安排杨X1、杨X2去送砖,该二人送砖后被打,车也被砸了,司机说不让卸砖,并威胁司机不准再去工地卸砖。
证人薛X的证言证实,其在2017年9月时想承揽小学工程的土石方项目并报了价,中XX公司公司的负责人说这个活给其干,后,其接到薛XX的电话,薛XX说“这个活我们已经进场了,前期作了很大工作,再说了这个活,你进了场,你也干不了”,其和薛XX说这个活一定要干,后派技术员薛X胜到工地看,薛X胜回来跟其说现场已经进了机械和集装箱,并且薛XX已经把村民的井和树等赔偿了,后来薛XX给其打电话说了好听的话,其觉得里面关系很错乱,就决定退出来,不干这个活了。其对土石方项目的报价是123万元,认为该报价在最坏的情况下也是有利润的。
证人薛X胜的证言证实,其到小学工地现场看过,发现现场有一个集装箱和一些施工设备,薛XX带着一帮人在现场,其到现场时薛XX没有威胁其,事后听说,薛XX放过狠话,说该工程除了他们施工,其他人都不可能施工,他们集装箱放在工地上,谁也清理不走。其公司提交的预算为123万元,可以盈利。
证人范X的证言证实山东XX公司让薛XX挂靠,其公司只是签订分包协议、走账、报税、开发票和收取管理费,小学工程有两块,分别是土石方和雨污水管道,都是薛XX的活,其公司不参与薛XX施工,也不给予帮助。
9、被告人的供述,薛XX得知小学工程开始着手建设就和薛XX想承揽该工程的土石方项目,后二人又叫了薛XX及薛X、薛XX、薛XX,六人商量共同出资,平分收益,先清场然后把土石方项目承揽下来,以后只要能干的活都干不允许其他人参与或阻止项目施工,清场后,薛XX把集装箱运到工地里,六被告人还建了围挡,中XX公司中标后,薛XX多次对该公司的董X说过其六人要干土石方工程,称“前期清场是我们干的,这个土石方只能给我们干,其他人不能进来干。”当薛XX得知有其他人竞争该土石方项目时,薛XX给竞争者打电话、薛XX、薛XX都给竞争者打电话,要求不要跟六被告人抢活干,薛XX又对董X等人说“清场是我们干的,青苗、井钱、平整场地都是我们干的,他们来也干不了,这个活必须给我们干。”薛XX又找到甲方代表和董X等人说清场这些活都是我们干的,清场时得罪了很多人,别人再来干土石方的话,我们不是很痛快的,意思是其不会很痛快的撤场,干土石方的人也不会很轻松的进场,薛XX说过“我们不干谁能进来”,意思是如果这个土石方活不让六被告人干,别人谁也不能进场干活,除非对方赔六被告人前期的钱,后来中XX公司就以120万元让六被告人干土石方项目了,该合同是一次性包死价;雨污水管道项目,甲方给了7.7万的预算,六被告人觉得不赚钱,因中XX公司不同意被告人的预算,薛X就把门锁上了并辱骂、威胁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要求开门,被告人就要求干雨污水管道项目,后中XX公司妥协,按照六被告人的报价15.8万元将该项目给了六被告人,其六人才将门打开,该项目已施工完毕,工程款已付清,薛XX供述称该工程赚了2万多元,薛X供述称赚了35340元左右,薛XX供述称赚了4万元左右;六被告人想向小学工地供应沙子,但董X以集团采购部决定的为由拒绝,后薛XX和薛XX看到工地进了一车沙子,为迫使工地用被告人提供的沙子,薛XX就用其自己的农用车将工地大门堵住,薛XX说工地用沙子必须用他的,后董X找薛XX协调才移走农用车;土石方项目施工过程中,六被告人发现下面是淤泥,认为干下去会赔钱,就要求增加造价并停工,薛XX等人找中XX公司,该公司被迫同意增加了60万元造价,关于停工天数,薛XX认为是停工一、二天,并称是其没有给司机结账,司机没有来拉土,渣土场也不好找,薛XX认为是停工三天,是被告人故意停工,以迫使对方妥协,薛XX认为是停工一天,是被告人故意停工,以迫使对方妥协;2018年1月30日,因工地送砖,薛X和薛XX与送砖的司机打了起来,薛X和薛XX用安全帽和木棍打了司机,薛XX和薛XX将车玻璃砸了,薛XX还把工地的石姓工作人员打了。六被告人的具体分工是薛XX签订合同并协调甲方、乙方,薛X负责记帐,薛XX负责机械车辆,薛XX负责工地巡逻,其他人偶尔去,其他五人都听薛XX的。
被告人薛XX、薛XX称对堵门、锁门等行为不清楚,是事后知道的,对上述行为是默许的;被告人薛XX称对如何承揽工程、取得雨污水管道项目及堵门、锁门行为等均不清楚,只是平均投入、平均分钱;2018年1月30日打人,其是去劝架的,其骂了司机,用安全帽打了司机,薛X用棍子打了司机,薛XX、薛XX砸车玻璃。
原审庭审中,被告人薛X称在取得雨污水管道工程过程中,在薛XX说关门结账后,其用锁将门锁住。
10、被害人中XX公司的工作人员陈述,六被告人以其为本社区居民为由要求承揽该小学工程部分项目,称这个土石方项目必须要给他们干,并以“别人也干不了”等言语相威胁,该公司为使该工程施工顺利进行将工程的土石方施工项目包给六被告人,后六被告人继续采取堵门、锁门、殴打人员等方式阻挠施工,提出强揽工程、提高价格、供应原材料等不合理要求;在此过程中,2018年1月30日,被告人薛X、薛XX二人持凶器与薛XX、薛XX对送砖人员进行殴打,并打砸车辆的事实。
被害人杨X1、杨X2的陈述证实,其二人于2018年1月30日到小学工地送砖,在工地被三个人拦住,其中一个叫嚷“你们卸吧,你们要进去卸了就把你们车给砸了”,另二人骂骂咧咧,说“你们卸了就别想离开这”。后持续言语威胁不让卸砖,一个拿白色安全帽的男子打杨X2,拿红色安全帽的男子动手打杨X2,又持棍子打二人,并打砸车辆玻璃。杨X2因伤势不严重,觉得不需要做伤情鉴定,就没有去法医处做鉴定。
11、扣押的现金证实,公安机关扣押被告人的财物情况。
12、照片证实,被告人堵门及送砖车辆被打砸造成损失的事实。
13、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中XX公司工作人员及其他被害人、证人辨认被告人的事实。
14、鉴定意见证实,车辆玻璃损失价值为282元;杨X1、石X的损伤不构成轻微伤的事实。
15、监控视频证明,被告人薛X、薛XX寻衅滋事的事实。
16、情况说明证实,被告人薛XX经公安机关给予治疗后收押的事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薛XX、薛XX、薛X、薛XX、薛XX、薛XX为获取非法利益,多次采取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签订合同,合同总价为195.8万元,实际获得工程款153260元,其行为已构成强迫交易罪。公诉机关指控薛XX、薛XX、薛X、薛XX、薛XX、薛XX犯强迫交易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及适用法律准确,其指控成立,予以支持。薛X、薛XX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公诉机关指控薛X、薛XX犯寻衅滋事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及适用法律准确,其指控成立,予以支持。六被告人为共同实施强迫交易犯罪行为而形成固定的犯罪组织,多次实施强迫交易、寻衅滋事犯罪,首要分子明显,是恶势力犯罪集团。被告人薛XX在犯罪集团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是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应按照犯罪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公诉机关指控的薛XX犯寻衅滋事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及适用法律准确,其指控成立,予以支持。薛XX、薛X、薛XX、薛XX、薛XX在犯罪集团的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相当,地位相同,均为主犯,应对其参与的犯罪事实承担责任。薛XX有刑事前科,量刑时酌情予以考虑。薛X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构成立功,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薛X于2016年4月18日因犯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五年内又犯本案罪行,应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构成累犯,依法予以从重处罚,并不得假释。薛XX、薛XX、薛X、薛XX、薛XX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薛XX虽然主动投案,但未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不符合自首的法定要件,但薛XX在庭审中自愿认罪,量刑时予以考虑。薛XX虽取得中XX公司的谅解,但薛XX为恶势力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犯罪情节严重,不宜酌定从轻处罚。薛XX、薛X、薛XX、薛XX取得被害人杨X1、杨X2的谅解,量刑时予以考虑。薛XX、薛X、薛XX均为判决宣告以前犯数罪,应数罪并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十六条、第九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九条、第八十一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作出判决:一、被告人薛XX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被告人薛XX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被告人薛XX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一万元。被告人薛X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元;被告人薛X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元。不得假释。被告人薛XX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薛XX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薛XX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薛XX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二、在案扣押的赃款、赃物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上诉人薛XX的上诉理由是:对工地上发生的争执及砸车的事不知情,不构成寻衅滋事罪。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本案人员构成和加入具有随意性,薛XX等人也没有犯罪预谋,也缺少犯罪的组织性,原判认定薛XX等人构成犯罪集团、具有恶势力的特征不能成立。薛XX并非工程项目所有合同的签署者,无法指挥他人,也没有决策权,认定为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原判把薛XX等人要求对土石方项目加价、对管道项目加价的行为定性为强迫交易,不能成立;合同文本都是中XX公司提供,也是自愿选择薛XX等人,土石方项目加价是因为施工中出现大量淤泥和塌方;雨污水管道项目加价是因为施工价格而太低,采购费用都不够,“关门结账”是想结清为此项目付出的前期投入;3、原判认定薛XX构成寻衅滋事,不能成立;4、中XX公司对薛XX已经谅解,量刑没有从轻处罚是错误的。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
上诉人薛XX的辩护人申请法庭通知中XX公司项目经理张X出庭作了如下证言:其是2018年1月20日左右担任涉案项目经理的,其在签订补充合同之前不是经理,之前的项目经理是其下属董X。其公司的工程项目要通过招投标,但涉案工程的具体情况其不知情,涉案项目的加价原因是其接手涉案项目之前,工程有塌方和清淤量增加。还证实工地发生争执时,薛XX当时不在打架现场。辩护人提交了3份施工现场挖出淤泥的照片复印件。
上诉人薛X的上诉理由是:量刑过重,罚金过高。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关于120万元的土石方项目,薛X等被告人未采取威胁行为,合同价格合理,没有造成合同相对方和竞争对手的心理强制,不构成强迫交易;关于土石方项目中签订60万元补充协议,因为出现工程塌方和大量淤泥,加大了工程量,并非因为胁迫对方而签订补充合同;2、薛X使用的安全帽和木棍不属于凶器,也未对杨X1、杨X2造成伤情,案发地点正好在合同项目内有争议的地方,仅仅是民事纠纷,不构成寻衅滋事罪。3、薛X文化程度不高也不知法,有立功表现,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请求依法改判。
上诉人薛XX的上诉理由是:构成自首,寻衅滋事罪量刑过重。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关于120万元的土石方项目,签订合同不存在胁迫,是基于前期垫资清场、中XX公司的习惯性做法、工程相关方推荐以及竞争对手的退出。关于签订60万元补充协议,因为出现工程塌方和大量淤泥,导致工程延期、成本增加,要求增加工程款有事实依据;关于雨污水管道项目的分包合同,合同签订前6被告人短时间的锁门,是为了与中XX公司进行前面土石方工程的结算,合同价格是否合理应该交由第三方评估,认定强迫交易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薛XX使用的安全帽不属于凶器,不属于随意殴打他人,也未造成伤情,不构成寻衅滋事罪。3、薛XX构成自首,且系共同犯罪从犯。请求依法改判。
上诉人薛XX、薛X、薛XX的辩护人均申请法院调取存储于上诉人和原审被告人手机中井冈山小学工程施工中挖出大量淤泥及出现塌方的照片、短信和微信,以证实因为出现上述情况导致土石方施工成本激增,薛XX等人要求加价不存在强迫交易的事实。
原审被告人薛XX、薛XX、薛XX未作辩解。
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的出庭意见是,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情节已经充分考虑,量刑适当,诉讼程序合法。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
关于上诉人薛XX的辩护人所提原判认定薛XX等人构成犯罪集团、具有恶势力的特征不能成立,薛XX并非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中,薛XX等6人为了承揽小学工程预谋纠集在一起,6人组织固定,对个人职责有较明确的分工,约定共同出资,共分收益;通过言语威胁、堵门、停工等方式威胁施工相对方,通过强迫交易获得工程项目和谋取利益;导致该工程多次停工,影响进度和质量,同时对发包方和同行业者有较坏影响。综上,形成了以薛XX为首的,薛XX等6人组成的相对固定的犯罪组织,多人纠集在一起,多次实施寻衅滋事、强迫交易行为,符合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构成要件。该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薛XX及其辩护人所提薛XX对工地上发生的争执及砸车的事不知情、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薛XX为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根据刑法规定,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应按照犯罪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证人张X当庭所作薛XX不在打架现场的证言,不影响对薛XX也构成寻衅滋事罪的认定。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薛XX、薛X、薛XX的辩护人所提薛XX等3人不构成强迫交易罪的辩护意见,以及辩护人提出调查存储于薛XX等人手机中照片、短信和微信,以证实施工中挖出大量淤泥及出现塌方事实的的请求,经查,合同甲方青岛XX集团项目经理丁X证实,2017年10月左右,中XX公司的毛X给其打电话说薛XX等人用车堵住了该工地唯一进出的大门,并将门锁了,让其到现场协调一下;中XX公司的工作人员证实,薛XX等人以本社区居民为由要求承揽该工程,并以别人也干不了等言语相威胁,后来又继续采取堵门、锁门、殴打人员等方式阻挠施工,提出强揽工程、提高价格、供应原材料等不合理要求;证人薛X证实,为承揽该工程自己报了价,但是接到过薛XX的威胁电话,后来退出;证人薛X胜证实,听说薛XX放过狠话,该工程除了他们施工,其他人都不可能施工。根据刑法规定,强迫交易罪是指采取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签订合同,情节严重的行为,交易价格是否公平,以及签订合同后的劳动付出并不是构成犯罪的要件。证人张X当庭所作证言,由于是接替之前的项目经理董X,不能证实签订补充合同之前的具体事实经过,不影响依据在案证据对薛XX等6人强迫交易犯罪性质的认定。综上,该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对辩护人申请调查手机中照片、短信和微信的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薛X、薛XX的辩护人所提安全帽和木棍不属于凶器、薛X等2人没有随意殴打他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辩护意见,经查,杨X1、杨X2陈述,2人向工地送砖时遭到2个人持安全帽、木棍殴打,车辆玻璃被打碎。薛X等2人为了不让其他单位到工地送砖,借故生非,为实施犯罪携带足以对他人生命、身体造成伤害的安全帽、木棍等器物,殴打杨X1、杨X2,已经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要件。该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薛XX及其辩护人所提薛XX构成自首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薛XX虽主动投案,但未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不符合自首的法律规定。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薛XX的辩护人所提薛XX系共同犯罪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薛XX等6人共同商议承揽涉案工程,并共同出资,平分收益,在共同犯罪中地位相同、作用相当,6人均系主犯。该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薛XX、薛X、薛XX,原审被告人薛XX、薛XX、薛XX犯强迫交易罪,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薛XX、薛X、薛XX犯寻衅滋事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量刑适当。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的出庭意见正确,予以支持。关于上诉人薛XX的辩护人所提中XX公司对薛XX已经谅解,原判没有从轻处罚是错误的辩护意见,经查,中XX公司对薛XX的行为谅解,是对薛XX量刑的酌定情节。原判综合考虑薛XX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针对该情节没有予以从轻处罚并无不当,该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薛X所提量刑过重、罚金过高的上诉理由和辩护人所提薛X有立功表现可以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以及上诉人薛XX所提所犯寻衅滋事罪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经查,原判已经综合考虑2人的法定和酌定量刑情节,包括已经认定薛X有立功表现,据此作出的处罚并无不当。上述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吴敬律师 已认证
  • 执业18年
  • 13164284676
  • 北京家济律师事务所
咨询律师
  • 入驻华律

    5年

  • 用户采纳

    5次 (优于84.28%的律师)

  • 用户点赞

    2次 (优于85.29%的律师)

  • 平台积分

    5352分 (优于93.47%的律师)

  • 响应时间

    一天内

  • 投稿文章

    9篇 (优于91.46%的律师)

版权所有:吴敬律师
技术支持:华律网蜀ICP备11014096号-1 个人网站总访问量:80315 昨日访问量:66

华律网提示:本页面内容信息由律师本人发布并对信息的真实性及合法性负责,如您对信息真实性及合法性有质疑,请向华律网反馈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