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律师
北京知名刑事专业律师, 北京家济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主任, 中央媒体《法制日报》特邀律师, 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主讲律师。
13164284676
咨询时间:09:00-20:30 服务地区

谷XX、谷XX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毁坏财物、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采矿、非法占用农用地二审刑事裁定书

发布者:吴敬律师 时间:2020年08月19日 333人看过

律师观点分析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郑XX(曾用名郑X,绰号“小龙”),男,汉族,1985年11月6日出生于辽宁省辽中县,中专文化,无职业,户籍地沈阳市辽中区。因涉嫌犯窝藏、包庇罪于2018年1月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月19日被取保候审,5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第一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毕XX(绰号“小毕子”),男,汉族,1995年3月1日出生于辽宁省辽中县,初中文化,无职业,户籍地沈阳市辽中区。因涉嫌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于2017年9月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大东区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XX,男,汉族,1994年11月27日出生于辽宁省灯塔市,小学文化,无职业,户籍地灯塔市。因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18年2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大东区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XX,男,汉族,1995年6月16日出生于辽宁省灯塔市,初中文化,无职业,户籍地灯塔市。因涉嫌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于2017年8月2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大东区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于X,男,汉族,1985年3月3日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小学文化,无职业,户籍地沈阳市于洪区。2005年2月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2014年6月因犯容留他人吸毒罪被辽中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2017年2月因犯贩卖毒品罪被沈阳市辽中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8年4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第一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高XX,男,汉族,1994年7月31日出生于辽宁省灯塔市,初中文化,无职业,户籍地灯塔市。因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18年2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第一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XX(绰号“二东子”),男,汉族,1977年9月22日出生于辽宁省辽中县,初中文化,无职业,现住沈阳市辽中区。2009年11月因犯聚众斗殴罪被辽中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于2012年6月25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8年2月24日被监视居住;同年9月2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第一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那XX(别名“那浩”),男,满族,1998年4月5日出生于辽宁省灯塔市,初中文化,无职业,户籍地灯塔市。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7年11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大东区看守所。
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审理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谷XX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非法采矿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告人谷X3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妨害作证罪、非法采矿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告人**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被告人赵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非法采矿罪;被告人刘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强迫交易罪;被告人唐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被告人王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强迫交易罪;被告人李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非法采矿罪;被告人乔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被告人郑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窝藏罪;被告人赵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被告人毕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被告人那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强迫交易罪;被告人吴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强迫交易罪;被告人吴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告人于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被告人高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强迫交易罪一案,于2018年12月24日作出(2018)辽0104刑初671号刑事判决。宣判后,被告人谷XX、谷X3、赵XX、唐XX、刘XX、王XX、李X、乔XX、赵X、**、郑XX、毕XX、吴XX、吴XX、于X、高XX均不服原判,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意见,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
一、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事实
2009年以来,被告人谷XX、谷X3纠集被告人**、赵XX、刘XX、唐XX、王XX、李X、乔XX、郑XX、赵X、毕XX、那XX、吴XX、吴XX、于X、高XX以及费XX、刘X4、王X6、张X6(均另案处理)等人,逐步形成以谷XX、谷X3为组织者、领导者,以**、赵XX、刘XX等人为积极参加者、骨干成员,以唐XX、王XX、李X、乔XX、郑XX、赵X、毕XX、那XX、吴XX、吴XX、于X、高XX等人为积极参加者,以刘X4、王X6、张X6等人为一般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为树立非法权威,实现在社会上长期称霸一方,以给组织成员发放工资、奖金,在组织成员受伤后提供医疗费和补偿款,安排组织成员集中食宿、配备无牌照车辆、发放自制凶器等手段,笼络人心,统一管理。通过殴打、辱骂、恐吓等暴力方式,对违反命令的组织成员强化控制,并为组织成员疏通关系,帮助逃避法律追究,支持该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在沈阳市辽中区范围内,以暴力、威胁、恐吓等手段,有组织地大肆进行故意伤害、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成立天霸市场等经济实体,实施非法采矿、非法占用农用地、强迫交易等犯罪,通过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打压、排挤竞争对手,垄断辽中区的生猪交易行业,非法攫取巨额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该黑社会性质组织欺压、残害群众,恣意践踏法纪,为非作恶、称霸一方,严重破坏了辽中XX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影响极其恶劣。
上述事实,有物证自制砍刀2把、铁叉子1把,书证扣押决定书、沈阳市公安局大东分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作案工具打捞现场照片、作案工具照片、指认作案工具照片、沈阳市辽中区骨科医院患者登记簿、天霸市场企业机读档案登记资料、变更情况查询卡、天霸市场中国农业银行分户帐、李X7农业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被告人谷XX、谷X3农业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企业机读档案登记资料,证人张X6、王X6、刘X4、闵X1、孙X3、谷X1、毕X、谷X2、张X7、刘X5、温X1、李X1泉、田X1、田X2等人证言,被害人洪X1、曹X1、郭X1、冯X1、杨X1、刘X1、裴X、王X1、刘X2、侯X、杜X、王X2、孙X1、潘X1、李X1、陆X、金X1陈述,被告人谷XX等人的供述和辩解等证据证实。
二、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的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事实
被告人谷XX和谷X3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共实施故意伤害5起,致1人重伤、4人轻伤;寻衅滋事13起,致2人轻伤,6人轻微伤,数人财产毁损;聚众斗殴1起,致1人轻伤;故意毁坏财物1起;强迫交易2起;敲诈勒索3起;窝藏4起;妨害作证1起;非法采矿1起;非法占用农用地1起。具体事实如下:
(一)故意伤害事实
1.2009年7月22日12时许,被害人宋X1与被告人谷X3、谷XX因合伙承包修建蔬菜大棚的工程款结算问题,而同谷X3发生争吵。谷X3将此事告知谷XX,谷XX带领赵XX一同前往辽中县村委会并授意赵XX持刀扎宋X1。后在村委会办公室内,谷XX、赵XX与宋X1发生争吵并撕扯,谷XX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玻璃烟灰缸砸在宋X1头部,宋X1将谷XX摁在沙发上,赵XX见状持刀刺宋X1腹部两刀。造成宋X1腹部受伤,损伤程度属重伤。事后,被告人谷X3赔偿宋X12万元。另查,被告人赵XX因此起犯罪,于2009年12月15日被辽中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以上事实,有被害人宋X1陈述,书证辽中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病案、入院记录,证人王X7、韩X1、赵X6、张X8、孙X3、孙X4证言,辽中县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损伤程度鉴定意见,被告人赵XX、谷XX、谷X3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2.2011年5月26日,被告人谷XX等人在辽中县XX被害人吕X承包的鱼塘投放鞭炮炸鱼,吕X因此与谷XX发生争吵,谷XX言语威胁吕X后离开。当日22时许,吕X找谷XX理论,在辽中县XX遇到谷XX,谷XX打电话指使吴X1(另案处理)找人帮忙,吴X1驾驶谷XX的吉普车与吴X2(另案处理)赶到加油站附近,吴X2下车用棒子将吕X打倒,谷XX驾车从吕X左脚面轧过,致吕X受伤。造成吕X左足背皮肤软组织缺损皮瓣移植、左足第2、3跖骨及趾骨缺如属轻伤一级。事后,吕X被迫接受谷X3赔偿款人民币20万元。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吕X陈述,书证辽中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决定书、起诉意见书、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入院记录、手术记录,证人吴X1、吴X2、薛X2、李X4证言,辽宁仁和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被告人谷XX、赵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3.2015年3月4日,被告人唐XX与被害人赵X1在电话中因赵X1叔叔赵X3的鱼塘拆迁补偿款问题发生争吵。唐XX告知被告人谷XX,赵X1在电话中辱骂了谷XX,并授意谷XX殴打赵X1。谷XX遂指使被告人李X、刘XX、那XX、赵XX及费XX寻找并殴打赵X1。当日15时许,费XX、赵XX各驾驶一台无牌照吉普车在辽中县中心街与北环路交通岗北XX将赵X1驾驶的车辆别停,费XX、李X、刘XX、那XX持自制砍刀、钢叉、铁锹等凶器,殴打赵X1。造成赵X1左腓骨粉碎骨折,属轻伤一级;头皮挫裂伤、左尺骨骨折,均属轻伤二级。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赵X1陈述,书证辽中县公安局受案登记表、案件来源、关于犯罪嫌疑人费XX投案自首的情况说明、关于犯罪嫌疑人李X投案自首的情况说明、调解书、收条、辽中县公安局传唤证、取保候审决定书、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监视居住决定书、起诉意见书、情况说明、证明,证人白X1证言,沈阳佳实司法鉴定所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被告人谷XX、唐XX、李X、赵XX、刘XX、那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4.2015年7月27日18时许,被告人李X与被害人王X1等人在辽中县哆来咪歌厅唱歌时,酒后因琐事发生口角,遂持随身携带的尖刀将王X1扎伤。造成王X1左侧血气胸伴左肺萎陷30%以上,属轻伤一级。另查,事后李X将此事告知被告人谷XX,谷XX为帮助李X逃避法律追究,赔偿王X1人民币25万元。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王X1陈述,案发现场监控录像,书证辽中县公安局受案登记表、公安行政案件处罚审批表、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处罚告知笔录、收据、辽中县人民医院急诊病历、赔偿协议,证人李X5、关X2、刘X6证言,沈阳正泰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被告人李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5.2015年12月12日16时许,被告人谷XX在天霸市场其办公室内,因被害人汪X替朋友王X3打抱不平,与汪X发生口角,谷XX与被告人赵XX、王XX持自制砍刀等凶器殴打并砍伤汪X。造成汪X鼻部损伤、体表创口损伤均属轻伤二级;面部挫伤、双眼钝挫伤、颈部划伤均属轻微伤。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汪X陈述,书证辽中县公安局受案登记表、受案回执、立案决定书、立案告知书、案件来源、辽中县公安局关于王XX、赵XX、谷XX投案自首情况说明、取保候审决定书、收取保证金通知书、起诉意见书、急诊病历、住院病历记录单、赔偿协议、收条、申请书、谅解书等,证人刘X7、王X3、郭X1证言,沈阳佳实司法鉴定所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被告人谷XX、赵XX、王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二)寻衅滋事犯罪
1.2010年11月10日14时许,被告人谷XX因辽中县村民即被害人孙X2举报该村修建大棚后无人耕种,遂纠集多人到孙X2家中,对孙X2进行持刀恐吓和言语威胁,并将孙X2家窗户玻璃砸碎。
上述事实,有书证辽中县公安局受案登记表,证人吴X3证言,被害人孙X2陈述等证据证实。
2.2014年6月4日13时许,被告人赵X因被害人刘X2欲垄断当地黑车生意,得知刘X2在辽中县XX家,遂与李X(另案处理)持刀到姚X家,将刘X2砍伤。造成刘X2双上肢皮肤创口致瘢痕形成属轻微伤。另查,事后谷XX为帮助赵X逃避法律追究,赔偿刘X2人民币6万元。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刘X2陈述,沈阳正泰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证人姚X证言,被告人赵X供述及辩解,辨认笔录等证据证实。
3.2014年9月5日,被告人谷X3承包辽中县拆迁工程期间,因拆迁后残留物品归属问题,与被害人郝X产生矛盾,遂指使被告人谷XX、赵XX、吴XX、吴XX、高XX及费XX、刘X4等人,在辽中县被害人郝X家中,持钢管将郝X打伤。造成郝X头皮裂伤致瘢痕形成、左腓骨远端不全骨折均属轻微伤。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郝X陈述,书证受案登记表、证人韩X2、毛某证言,沈阳正泰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被告人谷XX、赵XX、吴XX、吴XX、高XX供述及辩解,辨认笔录等证据证实。
4.2014年9、10月份的一天深夜,被告人唐XX在担任辽中县村委会主任期间,协助政府拆迁工作,因该村村民即被害人赵X2对拆迁补偿款有异议,不同意搬迁,唐XX遂授意被告人谷XX持铁棒将赵X2家窗户玻璃砸碎。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赵X2陈述,被告人谷XX、唐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5.2014年12月15日凌晨和12月16日深夜,被告人谷XX因被害人马X1的举报,遂指使被告人刘XX、吴XX、乔XX、那XX及费XX、刘X4等人,先后两次到辽中县被害人马X1家,将数捆“二踢脚”点燃后扔进马X1家院内,致窗户玻璃震碎。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莫X、马X1陈述,书证现场照片、辽中县公安局受案登记表被告人谷XX、刘XX、乔XX、吴XX、那XX供述及辩解,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证实。
6.2014年12月28日零时许,被告人谷XX、赵XX及费XX等人在辽中县赛江南XX唱歌时,与进错包房的被害人宋X2发生口角,谷XX、赵XX、费XX等人持刀等凶器,对宋X2及其同行的被害人齐X1、许X、齐X2等人进行殴打,并强迫齐X1、齐X2向其下跪。造成许X体表创口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宋X2头皮创口致瘢痕形成的损伤程度属轻微伤;齐X1左下肢创口致瘢痕形成的损伤程度属轻微伤。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宋X2、齐X1、许X、齐X2陈述,证人张X9、张X10证言,书证被害人宋X2、许X、齐X1住院病历,辨认笔录,沈阳正泰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被告人谷XX、赵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7.2015年3月4日,被害人赵X3因拆迁补偿问题到辽中县盛世御景楼盘工地与该楼盘开发商曹X1理论,在场的被告人谷XX为让赵X3离开,指使被告人赵X、乔XX及刘X4等人对被害人赵X3进行殴打,随后又强行将赵X3带至辽中县蒲河北XX,再次对其进行殴打。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赵X3陈述,证人白X1、冯X2证言,书证被害人赵X3住院病历、辽中县公安局受案登记表、中止案件调查决定书,被告人谷XX、乔XX、赵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8.2015年6月15日20时许,被告人谷XX骑自行车行经辽中县XX烧烤店门前时,因被害人张X1(未成年人)骑摩托车快速超过谷XX,谷XX遂辱骂张X1,并与被告人赵XX将张X1打伤。另查,被告人谷XX事后对被害人张X1给予赔偿。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张X1陈述,证人白X2证言,书证被害人张X1住院病案、辽中县公安局治安调解协议书,被告人谷XX、赵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9.2015年8月11日16时许,被告人谷XX在辽中县XX门前,因与被害人张X2言语不和,遂持刀威胁张X2,并用拳脚将张X2打伤。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张X2陈述,书证辽中县公安局受案回执、被害人张X2的住院病历,被告人谷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10.2015年12月12日,被害人王X3得知与其有矛盾的郭X1在被告人谷XX的天霸市场办公室,前去找郭X1沟通。后因言语不和,谷XX与被告人赵XX对王X3进行殴打。致王X3双腿、右肩、左手及头部受伤。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王X3陈述,证人汪X、郭X1、刘X7证言,书证辽中县公安局报警情况登记表、被害人王X3住院病历,被告人赵XX、王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11.2016年1月29日,被害人杨X1到被告人谷X3经营的辽中县西房XX回迁楼物业锅炉房拉炉灰,与谷X3产生矛盾,谷X3遂通知被告人谷XX处理此事。谷XX到达时,杨X1因害怕已离开现场,恰被害人付X此时来到锅炉房。谷XX误认为付X是来替杨X1说和此事,遂辱骂付X后离开。当日10时许,付X追至西房身村村委会办公室找谷XX理论,谷XX与被告人赵XX、刘XX持刀威胁付X,并将其打伤。当日22时许,杨X1到天霸市场欲找谷X3赔礼道歉,谷XX与赵XX、乔XX、刘XX、赵X等人强迫杨X1下跪并对其进行殴打,后将杨X1带至西房身村回迁楼物业锅炉房外,再次对杨X1进行殴打并强迫其下跪。造成付X外伤致牙齿缺失属轻微伤。另查,事后被害人付X接受被告人谷XX赔偿款人民币5万元。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付X、杨X1陈述,证人何X1证言,书证受案登记表、回执、调解协议书,沈阳正泰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被告人谷X3、谷XX、赵XX、乔XX供述及辩解,辨认笔录等证据证实。
12.2016年6月,被告人谷XX向被害人马X2经营的圆方公司以20.5万元的价格购买稳定土拌和站设备1套,先行支付5万元。在第一车设备到货后,谷XX拒不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尾款,并强行卸货。马X2得知情况后告知运送第二车设备的司机董X停止送货,董X将货车停在京沈高速兴城XX。2016年6月21日19时许,谷XX纠集被告人赵XX、郑XX、于X及费XX等人驾车沿京沈高速山海关至辽中XX各服务区搜寻,在兴城服务区找到运输设备的车辆后,谷XX等人持械威胁董X,强迫董X将设备运至辽中。后经马X2多次催要,谷XX拒不支付货款人民币15.5万元。另查,上述设备已被公安机关扣押并返还被害人。
上述事实,有被害单位马X2、温X1陈述,证人张X11、董X、逯雪垒证言,书证工业品买卖合同、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发还清单、涉案机器设备的照片,沈阳市大东区价格认证中心价格认定结论书,辨认笔录,被告人谷XX、赵XX、郑XX、于X、毕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13.2016年7月27日12时许,被害人刘X1、裴X夫妇驾驶货车到辽中区高力房XX李X2经营的李家饭店参加“满月宴”,二人为停车而驶入谷X3物业公司管理的辽西华XX内。管理物业的被告人**等人以园区禁止货车进入为由与刘X1、裴X发生口角,继而**与裴X发生厮打。随后**将此事告知被告人谷X3,谷X3纠集被告人谷XX、刘XX、毕XX、于X、乔XX及费XX、王X6、张X6等10余人到物业公司办公室,胁迫李X2将已离开现场的刘X1找回。在刘X1返回途中,于X将刘X1挟持到李X2儿子李X6驾驶的车上并对刘X1进行殴打。刘X1被带回物业公司办公室后,在大量村民围观的情况下,谷X3指使谷XX等上述被告人再次对刘X1进行殴打,并将裴X打伤。造成刘X1右侧第3、4、5、6肋骨骨折属轻伤二级,右枕部头皮挫伤、面部多处软组织挫伤、鼻挫伤致鼻出血均属轻微伤;裴X右手软组织挫伤、躯干部软组织挫伤、四肢软组织挫伤均属轻微伤。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刘X1、裴X陈述,书证辽中县公安局受案登记表、被害人刘X1、裴X住院病历,证人李X2、李X6、张X6、王X6证言,辽宁仁和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沈阳佳实司法鉴定所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辨认笔录,被告人谷XX、赵XX、刘XX、乔XX、毕XX、于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三)聚众斗殴犯罪
2014年11月6日,边X(已判决)发现其女友苏X与通过手机交友软件结识的被告人乔XX通电话。后边X与被告人乔XX、刘XX在电话中相互谩骂,双方约定当晚在辽中县第五小学门前殴斗。当日18时许,乔XX、刘XX纠集被告人那XX、吴XX、吴XX及刘X4等人,统一穿着绿色外衣,手持自制带尖钢管,与边X及其纠集的王X8(已判决)等人在辽中县第五小学门前发生械斗。期间,乔XX、刘XX、那XX、吴XX、吴XX、刘X4持钢管群殴王X8,致其受伤。造成王X8头部损伤致瘢痕形成属轻伤二级,右手中指肌腱损伤、右手环指远节指骨骨折属轻微伤。
上述事实,有证人边X、姜X1、王X8、苏X、刘X4证言,书证沈阳市公安局大东分局拘留证、逮捕通知书、传唤证,沈阳正泰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辨认笔录,被告人乔XX、刘XX、吴XX、吴XX、那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四)故意毁坏财物犯罪
2015年3月,被告人唐XX在担任辽中县村委会主任期间,协助政府拆迁工作,因该村村民即被害人冯X1、冯X2、赵X4对果树的拆迁补偿数额有异议,未能达成拆迁协议,唐XX授意被告人谷XX解决此事。2015年3月初的一天22时许,谷XX纠集被告人赵XX、刘XX、乔XX、那XX、吴XX、吴XX、高XX及费XX、刘X4等人,并指使刘XX从辽宁省灯塔市找来社会闲散人员10余名,使用油锯、消防斧等工具将冯X1等人种植的188棵李子树、52棵苹果树砍倒。被毁坏果树价值人民币3.988万元。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冯X2、冯X1、赵X4陈述,现场录像,书证辽宁长信房地产土地评估有限公司现场核量单,沈阳市辽中区价格认证中心价格认定结论书,证人刘X4证言被告人谷XX、唐XX、赵XX、刘XX、乔XX、那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五)强迫交易犯罪
1.2015年3月,被告人谷XX、唐XX为迫使曹X1经营的XX公司从谷XX处购买残土,指使被告人赵XX及费XX多次开车拦堵XX公司位于辽中县盛世御景楼盘XX,阻止施工车辆进出,致使工地无法正常施工。后曹X1被迫支付人民币50余万元从谷XX处购买残土。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曹X1陈述,书证被告人谷XX与XX公司签订的协议书、XX公司关于拉土费用的财务帐复印件、收条、银行取款凭条,证人邢X、刘X8、张X12、王X9、辛X、郑X、曹X2证言,辨认笔录,被告人谷XX、唐XX、赵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2.2015年10月,被告人谷X3、谷XX、李X7(另案处理)等人成立天霸市场。2016年1月至2017年6月,被告人谷X3、谷XX等人在时任辽中县XX所长杨X4(另案处理)及派驻检疫人员的配合和帮助下,指使被告人**、赵XX、刘XX、王XX、李X、赵X、乔XX、于X、那XX、吴XX、高XX、毕XX及费XX、刘X4、王X6、张X6等人对辽中XX的生猪收购人及生猪收购经纪人进行威胁恐吓,并对进入辽中的收猪车辆进行堵截,以强制生猪检疫为由,强行向生猪收购人非法收取“信息费”共计人民币117余万元。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侯X、陆X、李X1、孙X1、关X1、徐X1、祁X、肖X、张X3、王X4、杜X、王X2、薛X1、张X4、潘X2、赵X5、沈X、王X5、徐X2、张X5、葛X1、刘X3等陈述,书证天霸市场工商登记档案、合作协议、兼职用工协议、天霸市场账簿复印件、证人李X7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人李X1泉、田X2、田X1、邵X、白X3、郭X2、吴X4、代某、闵X2、姜X2、刘X3、李X8、周X、蔺X、李X7、金X2、孟X1、王X1李X9、安X、王X11、张X6、吕X等人证言,被告人谷X3、谷XX、**、王XX、刘XX、李X、赵X、乔XX、高XX、吴XX、于X、那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六)敲诈勒索犯罪
1.2015年3月至2016年5月,被告人谷XX以打伤赵X1,系替被害人曹X1出头所引发为由,纠集被告人唐XX、赵XX、李X、郑XX、赵X及费XX等人,多次到辽中县,采取对曹X1持刀恐吓、殴打、围堵工地大门、以其家人人身安全相要挟等手段,向曹X1勒索财物。2015年4月7日,曹X1被迫以其朋友李X3名义赔偿赵X1人民币200万元;2016年1月5日,谷XX向曹X1勒索其开发的盛世御景楼盘门市房3套,市值人民币200余万元;2016年3月末和同年5月末,谷XX先后两次勒索曹X1共计人民币185万元。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曹X1陈述,书证史某、刘X8建设银行账户个人活期明细、取款凭条、XX公司账目情况、借条2张、土地承包合同、设施农用地使用权流转协议、网上银行电子回单、专用收款收据、商品房买卖合同、沈阳市辽中区不动产登记中心证明、房屋租赁协议、盛世御景商品房认购协议、专用收款收据,证人李X3、史某、赵X1、邢X、刘X8、赵X7、徐X3、曹X2、辛X、郑X、王X9、曹X3、张X12、王X12、李X10、庄X、王X13证言,辨认笔录,被告人谷XX、唐XX、赵XX、李X、赵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2.自2015年12月末起,被告人谷XX以打伤汪X系被害人郭X1引发、谷XX等人需躲避公安机关抓捕为由,多次纠集被告人赵XX、郑XX、毕XX、及费XX等人将郭X1带至辽中县,采取言语威胁、持刀恐吓等手段,向郭X1勒索财物。郭X1被迫以银行转账、现金付款的方式交付人民币100余万元。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郭X1陈述,书证郭X1中国建设银行个人活期明细信息、赔偿协议、谅解书,证人汪X、刘X9证言,辨认笔录,被告人谷XX、赵XX、毕XX、郑XX、王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3.2016年7月27日,被告人谷XX以殴打刘X1、裴X夫妇一案,系刘X1到被害人李X2饭店参加“满月宴”引发为由。在天霸市场办公室,谷XX伙同被告人乔XX、毕XX等人对李X2进行威胁、恐吓,要求李X2出资赔偿刘X1。2016年8月15日,李X2被迫按照谷XX的要求,将人民币19万元交给毕XX,并以毕XX名义赔偿刘X1。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李X2陈述,书证赔偿协议书、谅解书,证人何X1、王X14、王X15证言,辨认笔录,被告人毕XX、乔XX、李X2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七)窝藏犯罪
1.2015年3月至5月,唐XX在费XX、李X、刘XX、那XX、乔XX、刘X4打伤赵X3、赵X1后在逃期间,让其朋友在辽宁省黑山县为上述人员安排藏匿地点,谷XX还将费XX、李X安排在沈阳市苏家屯区XX。被告人郑XX明知上述人员涉嫌犯罪,仍驾车将刘XX、那XX送至辽宁省黑山县藏匿地点,并多次驾车与谷XX到辽宁省黑山县、沈阳市苏家屯区探望上述人员。
上述事实,有书证指认现场照片、在逃人员登记表、撤销表,证人刘X4、王X16、王X17证言,辨认笔录,被告人谷XX、赵XX、李X、唐XX、那XX、刘XX、乔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2.2016年9月至2017年1月中旬,被告人郑XX明知谷XX、赵XX、王XX打伤汪X涉嫌犯罪,仍驾车将谷XX、赵XX送至辽宁省台安县,安排车辆将王XX送至辽宁省盘山县,并租用辽宁省台安县桓洞镇龙湖温泉度假村B3号楼5单XX、202室以及辽宁省盘山县高升镇郁金香小区5号楼1单XX三处房屋供谷XX、赵XX、王XX居住藏匿,还租赁多台车辆供上述人员在逃期间使用。
上述事实,有书证在逃人员登记表、郑XX向李X12微信转账的交易记录、郑XX与沈阳XX公司签订的汽车租赁合同、商品房买卖合同、房屋产权证复印件、指认现场照片;证人王X1王X19、李X11、李X1郭X1证言;被告人谷XX、谷X3、赵XX、王XX、毕XX供述及辩解、辨认笔录等证据证实。
3.2017年4月,被告人郑XX明知谷XX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追捕,仍将其车牌号为辽A×××××的白色桑塔纳轿车借给谷XX使用,并多次为谷XX购买手机和电话卡,帮助谷XX逃匿。
上述事实,有书证辽A×××××号白色桑塔纳车辆照片;被告人谷XX、郑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4.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1日,被告人郑XX明知费XX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追捕,仍多次为费XX购买药品,并驾车为费XX出行提供便利,帮助费XX逃匿。
上述事实,有证人刘X10证言、被告人郑XX供述及辩解、辩认笔录等证据证实。
(八)妨害作证犯罪
2017年5月17日,被告人谷X3在谷XX被公安机关抓获后,为帮助谷XX逃避法律追究,找到2011年被谷XX轧伤的被害人吕X,授意吕X不配合公安机关进行法医鉴定,并资助吕X人民币2000元让其躲藏。
上述事实,有书证辽中县公安局122交通事故接、处警登记表,取保候审决定书、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起诉意见书,证人吕X、薛X2、安X证言等证据证实。
(九)非法采矿犯罪
2009年4月3日,被告人谷X3与辽中县经济合作社签订鱼池承包协议,以人民币2.7万元的价格承包东牛心坨村回水坝西XX的杨树趟鱼池30亩。2011年至2015年,被告人谷X3、谷XX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使用钩机、采砂船等挖掘设备在该鱼池内进行非法采砂,并安排被告人赵XX、李X及费XX对拉砂车辆进行计数。经鉴定,被告人盗采特细砂57290.7立方米,价值人民币120余万元。
上述事实,有书证鱼池承包合同照片、砂子账单,证人孙X3、陈X1、高X、陈X2、孙X5、孙X6、谢X1、田X3、赵X8、齐X3、夏X、谢X2、匙XX、闵X1、李X13、刘X5、刘X11、刘X12、王X20证言,辽宁地矿测绘院、辽宁省物测勘察院《沈阳市辽中区养士堡镇东牛心坨村鱼塘采砂地点测绘勘察工程勘测报告》、沈阳市大东区价格认证中心《价格认定结论书》,被告人谷XX、谷X3、赵XX、李X、唐XX、赵X、那XX、高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十)非法占用农用地犯罪
2008年9月12日,被告人谷X3、谷XX与辽中县经济合作社签订鱼池承包协议,以人民币7万元的价格承包辽中县省道北侧鱼池16亩。2010年开始,谷X3、谷XX使用残土、砂石回填该鱼池。2015年6月至10月,谷X3、谷XX违反土地管理法规,在未履行法定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擅自改变土地用途,在该鱼池及周边土地上进行施工,铺设水泥地面,加盖房屋,建设天霸市场。
上述事实,有书证沈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辽中分局出具关于辽中区养士堡镇天霸市场等地块地类的情况说明、辽中县规划和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出具材料、鱼池承包合同、天霸市场照片,证人陈X2、孙X5、孙X3、孟X2、闵X1证言,被告人赵XX、李X、唐XX供述及辩解等证据证实。
三、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实施的其他犯罪
2004年2月14日17时许,被告人谷XX在辽中县镇南XX营城网吧,因言语不和与被害人陶X发生口角,遂持折叠弹簧刀猛扎陶X数刀。造成陶X腹部损伤致小肠全层破裂,并行手术治疗属重伤二级;胸部损伤致胸腔积血、积气属轻伤二级。另查,因该案被告人谷XX曾于2004年2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6日被监视居住,实际羁押206日。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陶X陈述,证人邱X、杨X2、唐X、葛X2证言,书证辽中县公安局受理刑事案件登记表、刑事案件立案报告表、110出警交接单,鉴定意见沈阳正泰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被告人谷XX供述等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经公开开庭审理,对本案涉案证据进行了庭审质证,并根据被告人谷XX、谷X3、**、赵XX、刘XX、唐XX、王XX、李X、乔XX、郑XX、赵X、毕XX、那XX、吴XX、吴XX、于X、高XX的具体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五款、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百七十五条、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三百一十条第一款、第三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四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认定被告人谷XX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一百万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四年,没收财产人民币一百万元、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被告人谷X3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一百万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犯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二年,没收财产人民币一百万元,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被告人**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赵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被告人刘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唐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撤销沈阳市辽中区人民法院(2017)辽0115刑初126号刑事判决书主文被告人唐XX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的缓刑部分,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罚金人民币二十二万元。被告人王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李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被告人乔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郑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被告人赵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被告人毕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那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吴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被告人吴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被告人于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被告人高XX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罚金人民币五万元。随案扣押物证作案工具砍刀、钢叉,依法没收。责令被告人谷XX、谷X3、唐XX、赵XX、李X、郑XX、赵X、毕XX、乔XX退赔敲诈勒索犯罪违法所得,返还被害人曹X1、郭X1、李X2。案涉黑社会性质组织聚敛的财物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上诉人谷XX的上诉理由是:1.其行为不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原判认定部分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求二审法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改判。
上诉人谷XX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谷XX的行为不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原判认定谷XX故意伤害宋X1、王X1事实不清,证据不足;3.原判认定谷XX对孙X2、刘X2实施寻衅滋事犯罪证据不足;4.原判认定谷XX的行为构成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非法占用农用地证据不足。
上诉人谷X3的上诉理由是:其没有实施犯罪行为,不构成任何犯罪,其他人的犯罪行为与其无关。
上诉人谷X3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与谷X3一致。
上诉人赵XX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其未实施敲诈勒索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2.其未实施强迫交易行为,不构成强迫交易罪;3.量刑过重。
上诉人唐XX的上诉理由是:1.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2.其检举多起谷XX犯罪事实,原判未对其从轻处罚。
上诉人刘XX的上诉理由是:1.原判未认定其具有立功情节;2.其作用较小,量刑过重。
上诉人刘XX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刘XX在多起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原判认定其系该组织骨干分子与事实不符;2.刘XX具有多起检举他人犯罪事实的立功情节,对其量刑过重。
上诉人李X的上诉理由是:1.其未实施强买强卖、敲诈勒索以及非法采砂行为,不构成相关犯罪;2.量刑过重。
上诉人乔XX的上诉理由是:1.其未对李X2实施敲诈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2.量刑过重。
上诉人赵X的上诉理由是:原判认定其行为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上诉人赵X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原判认定赵X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是:1.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和强迫交易罪;2.量刑过重。
上诉人**的辩护人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原判认定**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且系积极参加者证据不足;2.**在强迫交易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应当认定从犯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3.原判认定**犯寻衅滋事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上诉人郑XX的上诉理由是:原判认定其行为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上诉人毕XX的上诉理由是:1.原判认定其敲诈勒索犯罪金额不准确;2.其有立功表现,对其量刑过重。
上诉人吴XX的上诉理由是:1.其未参与实施故意毁坏财物犯罪,原判认定事实错误;2.原判未认定其具有立功表现,量刑过重;3.对于其参与的多起犯罪都不知情,原判认定其系积极参加者与事实不符。
上诉人吴XX的上诉理由是:1.其未参与实施故意毁坏财物犯罪,原判认定事实错误;2.量刑过重。
上诉人于X的上诉理由是:1.其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量刑过重。
上诉人高XX的上诉理由是:1.其未参与实施故意毁坏财物犯罪,原判认定事实错误;2.量刑过重。
上诉人王XX的上诉理由是:其被监视居住期间未折抵刑期,量刑过重。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谷XX、谷X3、赵XX、唐XX、刘XX、李X、乔XX、赵X、**、郑XX、毕XX、吴XX、吴XX、于X、高XX、王XX、那XX的上述犯罪事实清楚。原审判决采信的证据,均经原审庭审质证,本院依法均予确认。
对各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以及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关于上诉人谷XX、谷X3、唐XX、赵X、**、郑XX、于X以及各辩护人所提各上诉人的行为不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在案证据证实,自2009年以来,上诉人谷XX、谷X3为树立非法权威,先后纠集上诉人赵XX、唐XX、**、刘XX、李X、赵X、乔XX、郑XX、毕XX、王XX、那XX、吴XX、吴XX、于X、高XX、刘X4等刑满释放及社会闲散人员,长期横行乡里,动辄使用暴力、威胁恐吓等手段滋事生非,对当地群众形成心理强制,使人敢怒而不敢言,逐渐形成恶名。其间,谷XX、谷X3通过盗采河砂、承包拆迁工程等经营行为增强经济实力,并籍此逐步形成了以谷XX、谷X3为组织者、领导者,以赵XX、刘XX、**等人为骨干成员,以唐XX、王XX、李X、乔XX、郑XX、赵X、毕XX、那XX、吴XX、吴XX、于X、高XX等人为积极参加者,以刘X4、王X6、张X6等人为一般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通过向成员发放工资、奖金、安排食宿、帮助实施违法犯罪行为的成员逃避法律追究等奖励措施笼络人心,并以殴打、辱骂、恐吓等手段强化对违反命令、擅自脱离组织成员的控制,不断强化组织纪律和规约,树立组织者、领导者的绝对权威。该犯罪组织通过有组织地实施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壮大名声、聚敛钱财,谷XX、谷X3依托其恶名成立天霸市场等经济实体,强行向辽中XX生猪收购人收取“信息费”,垄断该地区生猪交易,大肆攫取非法经济利益;同时谷XX、谷X3又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国家工作人员不依法、依规履行职责,以确保其能顺利聚敛钱财。该组织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实施故意伤害、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窝藏、非法采矿、非法占用农用地、妨害作证等数十起违法犯罪活动,共造成1人重伤、7人轻伤、6人轻微伤、大量财物毁损、巨额非法获利等十分严重的危害后果。综上,以谷XX、谷X3为首的该犯罪组织已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原判认定各被告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事实清楚,定性准确。故对以上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各上诉人所提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经查,原判认定各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以及各量刑情节,本院经审查后均予以确认。本案中,谷XX、谷X3系该犯罪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对犯罪集团的全部罪行承担刑事责任;赵XX、刘XX长期参加该犯罪组织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为该组织的壮大、稳定起重要作用,**辅助管理天霸市场、恐吓生猪收购人,为该组织得以顺利敛财起重要作用,对其三人认定骨干成员符合客观实际,应对其指挥、参与的全部犯罪承担刑事责任;唐XX、王XX、李X、乔XX、郑XX、赵X、毕XX、那XX、吴XX、吴XX、于X、高XX积极参加犯罪活动,应认定为该犯罪组织的积极参加者,对其参加的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该组织以实施故意伤害、故意毁坏财物、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暴力、威胁行为为手段,利用长期以来形成的强势地位,残害群众,称霸一方,恣意践踏法纪,严重破坏当地的社会生活、经济秩序,严重损害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幸福感,严重侵犯各被害人的人身、财产权益,犯罪后果严重,社会影响恶劣,应当依法严惩。原判对各被告人所判刑罚充分考虑到本案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量刑科学合理,并无不当。故对以上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谷XX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认定谷XX故意伤害被害人宋X1、王X1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宋X1陈述、证人王X7等人证言、被告人谷X3、赵XX供述等证据能够证实谷XX因宋X1与其父谷X3发生纠纷,遂伙同赵XX报复宋X1,携带刀具并授意赵XX发生冲突后持刀捅刺宋X1,谷XX在与宋X1交涉过程中主动持烟灰缸击打宋X1头部,赵XX即持刀捅刺宋X1腹部,其二人事先预谋并共同实施伤害行为,致被害人重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的法定刑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追诉时效为十年,本案对谷XX并未过追诉时效,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上诉人李X故意伤害被害人王X1后,谷XX帮助李X赔偿王X1的行为可视为该犯罪组织对李X犯罪行为的追认,可以认定为该犯罪组织实施的犯罪行为,谷XX应对该起伤害行为承担刑事责任。故对以上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谷XX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认定谷XX对孙X2、刘X2实施寻衅滋事犯罪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孙X2陈述、证人吴X3证言能够证实谷XX纠集多人到孙X2家中实施寻衅滋事行为;被害人刘X2陈述、证人姚X证言等证据能够证实上诉人赵X砍伤刘X2后,谷XX赔偿被害人,帮助赵X逃避法律追究。以上两起犯罪事实或者有谷XX参与,或者事后得到谷XX认可,均能认定为该犯罪组织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谷XX应当承担刑事责任。故对以上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谷XX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认定谷XX的行为构成强迫交易罪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曹X1陈述、协议书、XX公司关于拉土费用的财务帐复印件、收条、银行取款凭条、证人曹X2、邢X等人证言能够证实谷XX纠集赵XX、唐XX等人采取堵塞工地出口、阻止施工车辆进出等手段,强迫被害人曹X1从谷XX处购买残土,其行为已构成强迫交易罪;被害人侯X、陆X等人陈述、天霸市场账簿复印件、证人李X7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人李X1泉、田X2等人证言等证据能够证实,谷XX、谷X3设立天霸市场后,贿买国家工作人员,在天霸市场设立辽中XX唯一的生猪检疫点,同时指使**、赵XX、王XX等人采取威胁、恐吓、罚款等手段,强迫收猪经纪人、收猪人必须通过天霸市场进行交易,强制收取收猪经纪人“信息费”,其行为已构成强迫交易罪。原判对此节定性准确,故对以上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谷XX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认定谷XX的行为构成聚众斗殴罪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乔XX、刘XX等人的供述证实,参与聚众斗殴犯罪的行为人均系谷XX、谷X3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刘XX等人作案后担心处罚将该犯罪事实告知谷XX,谷XX明确表示处理此事,对此可视为该犯罪组织对该起犯罪行为的追认,谷XX应对该起聚众斗殴行为承担刑事责任。故对以上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谷XX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认定谷XX的行为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沈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辽中分局出具关于天霸市场等地块地类的情况说明等证据能够证实上诉人谷XX、谷X3违反土地管理法规,擅自改变土地用途,将承包的鱼塘填平、铺设水泥地面、加盖房屋,使得该鱼塘遭到永久性破坏,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故对以上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谷X3及其辩护人所提谷X3没有实施犯罪行为,不构成任何犯罪,其他人的犯罪行为与其无关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谷X3、谷XX父子二人依仗谷XX、赵XX等人闯下的恶名,成立了成员固定、层次分明的犯罪组织,谷X3经常指挥犯罪,并在该组织实施的重要活动中起关键作用、决策作用,系该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作为犯罪集团的组织者、领导者,不论谷X3是否知晓或亲自实施犯罪行为,其都应当对该犯罪集团的全部罪行承担刑事责任。故对以上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赵XX及其辩护人所提其未实施敲诈勒索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曹X1、郭X1陈述,证人曹X2证言、被告人郑XX等人供述能够证实赵XX多次跟随谷XX等人勒索曹X1、郭X1钱财,辨认笔录亦证实曹X1、郭X1辨认出赵XX系跟随谷XX一同实施勒索行为之人,赵XX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对是非善恶应有常人之判断,其跟随谷XX多次勒索他人钱财并非处于被胁迫,且其身具多次前科,对被害人极易形成的心理压制,以便促成谷XX之犯罪目的,故认定其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符合客观实际,现有证据足以认定赵XX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故对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赵XX及其辩护人所提其未实施强买强卖行为,不构成强迫交易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曹X1陈述、证人曹X2、李X1泉、田X2、金X2、李X7等人证言能够证实赵XX受谷XX指使,对曹X1、李X1泉等人实施威胁、恐吓行为,强迫与谷XX进行交易,赵XX对此节亦有供述,现有证据能够认定其行为构成强迫交易罪。现赵XX予以否认,但其未能提供有力证据佐证其观点,故对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唐XX所提其行为不构成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的上诉理由,经查,被害人曹X1陈述、证人曹X2供述能够证实唐XX以其系敖司牛村主任的身份威胁曹X1,强迫曹X1购买谷XX残土,其利用身份地位,伙同谷XX共同强卖他人物品,其行为已构成强迫交易罪;被害人曹X1陈述、证人曹X2、李X3证言、被告人李X供述均能证实唐XX多次跟随谷XX对曹X1实施勒索钱财的行为,且唐XX对此节亦予以供认,现有证据能够认定唐XX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故对以上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唐XX所提其检举多起谷XX犯罪事实,原判未对其从轻处罚的上诉理由,经查,原判认定唐XX具有立功表现,在量刑时已经对其从轻处罚,故对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刘XX及其辩护人所提刘XX在多起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原判认定其系该组织骨干分子与事实不符的上诉理由,经查,刘XX介绍乔XX、吴XX、吴XX等多名辽阳籍社会闲散人员加入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并按照谷XX的指使带领相关人员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其行为为扩充组织成员、壮大组织势力、增强犯罪能力起到了重要作用。原判认定刘XX系骨干成员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故对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李X所提其未实施强买强卖、敲诈勒索以及非法采砂行为,不构成相关犯罪的上诉理由,经查,在案证据能够证实李X等人受谷XX、谷X3指使对辽中XX的收猪车辆进行拦截,并言语恐吓、威胁收猪经纪人,其行为为谷XX、谷X3实施强迫交易犯罪提供重要作用,其行为已构成强迫交易罪;被害人曹X1陈述、证人李X3、邢X等人证言、取款凭条、商品房买卖合同等证据能够证实谷XX以替曹X1出头致其手下成员受到法律追究需要补偿为由,多次勒索曹X1钱财,其行为已构成强迫交易罪,曹X1、李X3、邢X等多人辨认笔录证实李X曾多次跟随谷XX勒索曹X1钱财,尽管李X未实施勒索行为,但其陪同谷XX的行为无形中对被害人造成心里强制,为谷XX顺利实施敲诈勒索犯罪提供帮助,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告人李X供述证实其明知谷XX实施盗采河砂行为,依然帮助谷XX记录采砂数量,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故对以上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乔XX所提其未对李X2实施敲诈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的上诉理由,经查,被告人毕XX供述证实,谷XX对李X2事实敲诈勒索行为时,乔XX在场并掌掴李X2,而后李X2迫于威胁交付人民币19万元。原判认定乔XX与谷XX、毕XX共同实施敲诈勒索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故对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赵X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认定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辨认笔录证实被害人曹X1、李X3辨认出赵X系跟随谷XX一同实施敲诈行为之人;谷XX组织多人多次敲诈曹X1钱财,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并不要求所有人均实施敲诈勒索犯罪的实行行为。赵X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多次跟随谷XX等人勒索他人钱财,虽然其未实施暴力行为,但确为谷XX顺利达成犯罪目的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足以证明其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认定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并无不当。故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赵X所提原判认定其行为构成强迫交易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经查,被告人赵XX、王XX、乔XX等人供述证实谷XX指使赵XX、赵X等人在路口拦截收猪车辆,并恐吓不在天霸市场交易的收猪人,强迫对方在天霸市场进行生猪交易。赵X对此节亦有供述,且能与其他被告人供述相印证,足以认定其行为构成强迫交易罪。现赵X对此节予以否认,但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佐证其观点,与常理不符。故对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所提**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刘X1、裴X陈述、证人李X2等人证言、被告人谷XX等人供述能够证实,**将其与刘X1夫妇发生纠纷一事告诉谷XX后,谷XX纠集多人当众殴打刘X1夫妇致二被害人受伤;**与谷X3系亲属关系,**明知将其被打一事告诉谷X3会引发其他犯罪行为而不制止,致使谷X3纠集谷XX等人将被害人当众打伤,严重影响社会秩序,**对本起犯罪的形成起到重要作用,其行为亦构成寻衅滋事罪。故对以上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辩护人所提**在强迫交易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应当认定从犯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在案证据能够证实**负责天霸市场的日常管理、经手收取案涉“信息费”、为垄断经营直接指挥对外地收猪车辆的“巡查”活动,其在强迫交易犯罪中的作用至关重要,地位仅次于谷X3、谷XX,系主犯。故对以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郑XX所提原判认定其犯寻衅滋事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经查,证人张X11、董X证言、被告人谷XX、郑XX、赵XX、毕XX供述能够证实,谷XX组织赵XX等多人于深夜在多个高速公路服务区搜寻被害单位运送设备的车辆,公然强拿硬要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郑XX明知谷XX等人实施犯罪行为,依然驾驶车辆全程参与,其行为亦构成寻衅滋事罪。故对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关于郑XX所提原判认定其犯敲诈勒索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经查,辨认笔录证实被害人曹X1、郭X1辨认出郑XX系跟随谷XX一同实施敲诈行为之人,被害人郭X1陈述、被告人赵XX供述能够证实郑XX参与敲诈郭X1;谷XX组织多人多次敲诈曹X1、郭X1钱财,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并不要求所有人均实施敲诈勒索犯罪的实行行为。郑XX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多次跟随谷XX等人勒索他人钱财,虽然其未实施暴力行为,但确为谷XX顺利达成犯罪目的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足以证明其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认定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并无不当。故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毕XX所提原判认定其敲诈勒索犯罪金额不准确的上诉理由,经查,被害人郭X1陈述、辨认笔录、郭X1中国建设银行活期明细、赔偿协议、谷XX、毕XX供述证实谷XX纠集毕XX等多人以威胁恐吓手段勒索郭X1人民币100余万元;被害人李X2陈述、证人王X14、王X15证言、李X2辨认笔录、被告人乔XX、毕XX供述能够证实谷XX纠集毕XX等多人以威胁恐吓手段勒索李X2人民币19万元,毕XX参与实施对被害人郭X1、李X2两起敲诈勒索犯罪行为,原判认定毕XX敲诈勒索他人钱财数额特别巨大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故对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吴XX、吴XX、高XX所提其三人未参与实施故意毁坏财物犯罪,原判认定事实错误的上诉理由,经查,证人刘X4证言、被告人赵XX、乔XX、那XX供述证实,参与砍果树的有谷XX、赵XX、费XX、那XX、高XX、吴XX、乔XX、刘XX等人,现多人证实吴XX、吴XX、高XX参与实施故意毁坏财物犯罪,且其三人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佐证其观点,原判认定其三人的行为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故对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王XX所提其被监视居住期间未折抵刑期的上诉理由,经查,公安机关对王XX采取的强制措施系普通监视居住,而非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在被监视居住时间不折抵刑期,故对该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谷XX、谷X3组织、领导人数众多、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的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支持该组织活动的经济实力,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在辽中XX生猪交易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其二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上诉人赵XX、唐XX、刘XX、李X、乔XX、赵X、**、郑XX、毕XX、吴XX、吴XX、于X、高XX、王XX、那XX积极参加该犯罪组织实施并不同程度参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其行为均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谷XX、谷X3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又实施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窝藏罪、妨害作证罪、非法采矿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原审判决关于各上诉人实施的犯罪行为以及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的认定准确,证据确实、充分。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吴敬律师 已认证
  • 执业18年
  • 13164284676
  • 北京家济律师事务所
咨询律师
  • 入驻华律

    5年

  • 用户采纳

    5次 (优于84.28%的律师)

  • 用户点赞

    2次 (优于85.29%的律师)

  • 平台积分

    5352分 (优于93.47%的律师)

  • 响应时间

    一天内

  • 投稿文章

    9篇 (优于91.46%的律师)

版权所有:吴敬律师
技术支持:华律网蜀ICP备11014096号-1 个人网站总访问量:80313 昨日访问量:66

华律网提示:本页面内容信息由律师本人发布并对信息的真实性及合法性负责,如您对信息真实性及合法性有质疑,请向华律网反馈 有害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