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江律师
王立江律师
浙江-绍兴专职律师执业30年
查看服务地区

咨询我

屠某与孙某、**环境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

发布者:王立江律师 时间:2022年10月25日 384人看过 举报

律师观点分析

原告:屠某

委托代理人:张亚江,浙江鉴湖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孙某

被告:**环境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绍兴市胜利东路392号16楼。

法定代表人:杨,系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立江,浙江龙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绍兴*****国际家居装饰广场有限公司,住所地绍兴市二环北路38号。

法定代表人:赵,系公司总经理。

诉讼代表人:浙江越光律师事务所,系该公司破产管理人。

委托代理人:滕永林,浙江越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屠某为与被告孙某**环境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建设公司)、绍兴*****国际家居装饰广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于2016年1月5日起诉来院,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王炳江独任审判,于2016年3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屠某的委托代理人张亚江,被告**建设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立江,被告*****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滕永林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孙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时间线

原告屠某诉称:2012年9月26日,被告**建设公司与被告*****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承建绍兴*****家居装饰广场(二期)工程。2013年6月8日,被告孙某与被告**建设公司签订施工项目内部经济承包合同,约定由被告孙某承包该工程。2013年8月3日,原告与**环境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家居装饰广场(二期)项目部签订土方施工合同,约定由原告分包该工程的土方施工。后工程因故停工。经确认,原告土方施工人工费共计910980元,尚有360980元未收到。2015年4月17日,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5)浙绍破(预)字第7号《民事裁定书》,依法裁定受理被告*****公司破产清算一案。原告认为,被告孙某**建设公司应当共同向原告支付工程款,发包人*****公司应当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原告承担责任,并且,原告有权就绍兴*****家居装饰广场(二期)工程拍卖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为此,原告依法诉至法院,诉请判令:一、被告孙某**建设公司共同向原告支付工程款(土方施工人工费)360980元;二、被告*****公司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原告承担责任;三、确认原告就绍兴*****家居装饰广场(二期)工程拍卖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被告孙某未发表答辩意见,亦未向本院提交证据材料。

被告**建设公司辩称:被告**建设公司从被告*****公司承包案涉工程、又将工程实际承包给被告孙某,情况属实。原告至被告**建设公司反映多次,但因被告*****公司处于破产状态,未能支付被告**建设公司相应的工程款,被告**建设公司目前也没有能力支付原告相应的人工费和工程款。

被告*****公司辩称:第一,对于被告孙某将案涉工程违法分包给原告的事实,被告*****公司不清楚,根据被告**建设公司的答辩意见以及经依法确认的证据,被告*****公司对于法院针对工程款作出的判决予以认可,原告也可据生效判决向被告*****公司主张权利;第二,被告**建设公司确实对被告*****公司享有债权,但该债权中包括工程款、工程款利息、停工损失等多项内容,在被告**建设公司对被告*****公司的债权尚未确认优先受偿权的情况下,原告只对被告孙某享有债权,不宜直接向被告*****公司提出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以下事实:2012年9月26日,被告*****公司与被告**建设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被告**建设公司总承包被告*****公司发包的*****国际家居装饰广场二期建设项目工程,工期585日历天,工程价款50109274元。双方还约定了其他事项。2013年6月8日,被告**建设公司与被告孙某签订《施工项目内部经济承包合同》一份,约定被告孙某承包被告**建设公司转包的*****国际家居装饰广场二期建设项目工程,工期585日历天,工程造价50109274元。双方还约定了其他事项。2013年8月3日,原告与**环境建设集团*****国际家居装饰广场(二期)(金来祥签署)签订《土方施工合同》一份,约定由原告分包*****国际家居装饰广场(二期)土方施工工程,合同价款暂定方为2万方,塌方的土方计入总量,单价35元/立方,开竣工日期为2013年7月5日至2013年9月5日。双方还约定了其他事项。2013年10月17日,原告的土方量经孟国海(驻工地代表)证明核实并经被告孙某确认为25986立方米,西面换土挖机台班4620元。后案涉工程因故停工,原告诉至法院遂成讼。

上述事实由原告提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复印件、《施工项目内部经济承包合同》复印件、《土方施工合同》、土方量确认单以及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等证据证明。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公司将*****国际家居装饰广场二期建设项目工程发包于被告**建设公司总承包的事实,原、被告陈述一致,且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辅证,应予认定。《施工项目内部经济承包合同》,虽名为内部经济承包,实为被告**建设公司与被告孙某之间的违法转包,而金来祥代被告孙某与原告签订《土方施工合同》的事实,原告与被告**建设公司陈述一致,且被告孙某签署《施工项目内部经济承包合同》及签字确认土方量确认单的事实对此可予印证,故被告**建设公司将上述工程转包于被告孙某、被告孙某又将工程中的土方施工工程分包于原告的事实,本院亦予认定。然原告与被告孙某作为自然人,并无涉案建设工程相应施工资质,故双方签订的《土方施工合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应认定为无效。但案涉工程已因故实际停工,而原告已完成的工程量业经被告孙某确认,故原告作为实际施工人要求被告孙某支付工程价款,于法有据,其合理部分理应予以支持。具体工程价款,本院结合被告孙某确认的工程量及《土方施工合同》约定的工程量单价核定为910980元(25896立方米×35元/立方米+4620元),扣除原告自认的已付工程价款550000元,被告孙某尚应支付原告工程款360980元。

对于被告**建设公司、*****公司的责任承担。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实际施工人原则上只能向合同相对人主张权利,发包人则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但被告**建设公司相对于原告而言,既非合同相对人,亦非工程发包人,故原告主张要求被告**建设公司承担欠付工程款共同支付责任,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公司尚欠付被告**建设公司工程款并由此导致债务锁链的事实,原、被告陈述一致,应予认定。被告*****公司作为发包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应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即本案原告承担责任,现被告*****公司已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故本院依法确认原告对被告*****公司在其欠付工程款范围内享有工程款360980元的破产债权。

对于优先受偿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四条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6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据此,工程实际竣工的,工程实际竣工之日为6个月的起算点;工程未实际竣工的,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为6个月的起算点,约定的竣工日期早于实际停工日期的,实际停工之日为六个月的起算点。本案工程至今未实际竣工,《土方施工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为2013年9月5日,而原告自认的工程停工日期为2013年10月17日,原告于2016年1月15日诉至本院首次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已超过6个月法定期限,故原告要求确认其对*****国际家居装饰广场二期建设项目工程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孙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庭审,不影响本院根据查明的事实依法作出处理。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十六之规定,判决如下:

判决结果

一、被告孙某应支付原告屠某剩余工程款360980元,款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二、确认原告屠某对被告绍兴*****国际家居装饰广场有限公司在其欠付工程款范围内享有上述工程款360980元的破产债权;

三、驳回原告屠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715元(预缴),减半收取3358元,由被告孙某、绍兴*****国际家居装饰广场有限公司各半负担,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缴纳。

王立江,从事律师工作28年,曾任工商局合同处处长、兼劳动争议仲裁员。经验丰富,特别擅长合同纠纷、建筑工程等相关领域。本着... 查看详细 >>
  • 执业地区:浙江-绍兴
  • 执业单位:浙江龙山律师事务所
  • 律师职务:专职律师
  • 执业证号:1330619********62
  • 擅长领域:合同纠纷、工程建筑、公司法、法律顾问、房产纠纷